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四百五十五章 茧若成蝶

    那跪地不起的夜行衣者,原唤作无桀,那无桀目呲欲裂,痛惜难言地望着高高在上的老者:

    “先生,你就只是为了验证这样一个事实吗?”

    “就?”老者半挑寿眉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!

    就只是为了验证这样一件事情!

    先生!

    二百众蚁群啊!

    那是一直跟随我等之人,他们是活生生的一条条人命啊!

    他们即便注定要死,也该死在这大庆最高贵,最把守严谨的地方!

    而不是,那样一个温泉庄子!”

    “蚁群就是蚁群,他们成为蚁群的一员时,就已经不是人了。”先生轻描淡写道。

    无桀蓦地捂住心口,“先生……你!”

    他瞪大眼睛,不敢置信!

    那太师椅上端坐的先生,却抬起了手,轻轻拨弄书桌上放着的香炉,香炉里,轻烟袅袅,异香淡淡,先生慢悠悠地拨弄香炉里最后一点香,随即缓缓落一眼,那一眼落在无桀的脸上,仿佛看一个死人:

    “蚁群,就是蚁群,蚁群若灭,群中蚁王,也该随之死去。”

    话落,无桀七窍流血,无声倒地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先生淡淡开了口,门口两道身影,无声无息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两人像是没有看到地上的尸体,一人把那香炉“请”出去,另一人手端着铜盆,铜盆里清水,倒映着先生的那张脸。

    先生的那张脸,有一处十分特别,却有一根发带绑着额头。

    先生慢悠悠伸手进铜盆,盆中清水漫过了那双不太像是年迈着的手掌,先生轻轻地搓磨,细细地洗着。

    他洗的很细致,连那指缝处都要洗净。

    举着铜盆的人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先生接过了干净的帕子,轻轻擦了手掌:

    “老夫亦是无可奈何。河童,清童,你们可懂,死的是无桀,痛的是老夫?”

    那二人原来一个叫做河童,一个叫做清童。

    二人点头道:

    “无桀死得其所,却犯了大错,害先生脏了手。”

    真是……无耻之极的言论……分明是先生以毒香杀了无桀,却说无桀害先生脏了手。

    “是,无桀本该自裁。”清童接了话。

    先生点点头:

    “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死。”一脸惋惜痛彻:“老夫,心中苦啊。”

    “无桀不是因先生而死,无桀是因那老贼而死。”河童道。

    清童亦点头:“先生何辜。”

    “哎,也是跟了我许久的……蚁群一蚁王,葬了吧。尘归尘,土归土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先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刻

    南城温泉庄子

    手底下的人,干事利落。

    连凤丫站在院中。

    四周已经收拾干净,此刻要不是空中残留的血气,她甚至不会觉得,此前不久时,这里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“当家的,今夜的事情,您说,到底是巧合还是……?”

    郑三娘也刚忙着一起收拾了院中狼藉,此刻好不容易能够喘口气,站在连凤丫身后,蹙眉问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直有个疑惑:“为何就是今夜?”

    她身前的女子,立在院子中,望着前方,也不知道这女子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一定是今夜,但一定是,今年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启唇说道,郑三娘更加不解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,盐引啊。”女子淡淡回答道。

    来年的盐引,此去已在北上路途中的当朝太子。

    一触即发的战役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这个时代,无论多恶的人,对于春节新年的看重。

    他们不会选在过年时动手。

    也只剩下这年前的最后几天而已。

    不是今夜,也会是,今年。

    过了今年,就只能够再等一月。

    他们,等得起吗?

    表面看,盐引和温泉庄子似乎没有什么联系。

    但,坏就坏在,盐引之事,和温泉庄子之事,几乎是同时期。

    盐引是大事,边城战役更是大事,不可能没有人“惦记”,但事发起,盐引之事,却没有真正引起轩然大波,几个波浪打下来,就平息掉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——不合理。

    ——太平静。

    无论盐引还是边城战役,都不可能“太平静”,那便只有剩下的一个可能了——有人如老狐,正面不好查探,那就从另一面。

    那另一面,

    便是——这与“盐引”之事,同期发生的“温泉庄子”。

    盐引,温泉庄子,这两件事,是否有关联,对方但凡有疑虑,就会试探一下这“温泉庄子”,哪怕试探出的结果让他们失望,不是他们所想,

    但这世界上,有些人,只要有疑虑,就一定会去验证。

    这一点,老皇帝心思深沉,自然也能猜到。

    这个瓮,从她接手温泉庄子那一天,就已经开始设下了。

    瓮设好了,那入瓮的“狼”呢?

    不过也就是这几日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在等,老皇帝也在等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她知道老皇帝在等,老皇帝知不知道她知道他在等,那便是一个疑问了。

    至于袁云凉突然的出现,那是一个巧合吗?……连凤丫眼中露出了迷茫。

    从袁云凉在京都城那条大街上出现的那一刻,从袁云凉掀开他座下那辆马车的车帘的那一刻……从她在这京都城见到袁云凉的那一刻,

    那一刻,她福至心灵,突然之间便决定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试探——故意的嚣张,就是试探。

    以她向来谨小慎微的作风,本来是准备与袁云凉周旋一二,不该在那人来人往的大街上,如此嚣张,让谢九刀大打出手。但,在那一刻,她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一探之下,那人,果然没有预料到,她会那样直接,大打出手,果真,逼了他出手。

    袁云凉有问题,这,她很早就察觉。

    但袁云凉,到底有什么问题,她却从来没有弄清楚过。这种感觉,很不好。

    袁云凉的出现,老皇帝预料不到,也是在她预料之外。

    这人,总共在她身前出现过三次。

    第一次,北上途中,野林之内。

    第二次,淮安城中,夜半无人时。

    第三次……便是这德盛四十四年冬日最后的两日!

    他,出现的时间,太巧了。

    可至今……

    “三娘,有一个人,非友非敌,我至今,也看不清。”

    是巧合吗?……她迷茫望着空空如也的前方。

    “大娘子,你想的太多。”郑三娘摇摇头:“这有什么啊。

    看不清看得清,弄得那么清楚。

    要我看,喜欢的就亲近一些,不喜欢的防着一些,哪有那么多嘘嘘绕绕啊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眼中清明一闪,亮晶晶地望向了郑三娘:“三娘说的有理,是我俗气了。”

    喜欢就亲近一些,不喜欢就防着一些。

    什么看得清看不清?

    凭心而为,不好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

    皇宫之中

    御书房里,闻老太傅今夜居然也在。

    刚听完郭能所报。

    老皇帝挥退了郭能,却侧首问一旁始终一语不发的老太傅:

    “老师,你说,你那关门弟子的阿姐,那位年纪轻轻的酒娘子连大家,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奉朕的密旨行事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老皇帝顿了顿,眯起眼:

    “她心有九窍?”知之而充作不知?

    闻老太傅垂眸望地,执手躬了躬身:

    “陛下,凡大庆子民,心有陛下,他无二心,

    是不是心有九窍玲珑,重要吗?”

    老皇帝闻言,微微一震,随即露出一抹释怀的笑:“老师就是老师,为朕指点迷津。朕便,等她一月。”

    老太傅接了话:

    “老臣不敢托大。

    就陪陛下一起等,

    一月之后,茧若成蝶……”

    “茧若成蝶,朕何必做坏人,自见证一场奇迹,当赐她一场机缘。”

    君臣二人,皆没再就此事,多议,至于,什么机缘?

    “——鱼跃龙门!”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农女手里有口泉 枫凌天下 少东的彪悍爱妻 宠妻无度:影帝很会撩 穿成反派权臣的炮灰妻 花都修真狂少 游戏之从愤怒的小鸟开始无敌 暧婚之重生恶妻 荒岛原始生活 强制渣男从良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