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今夜

    夜很黑,风很大,人……人很冷,一道人影瑟缩了一下,裹紧了身上的衣服,聚一些暖意。

    那人影优哉游哉,在这偏僻的路道,晃晃悠悠走着。

    左看看,右看看,不时摇摇头,嘴里嘟喃着别人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什么“死相难看”,什么“命不该绝”,什么“倒霉哟,又是一个被主家虐杀的丫头哟”

    在这一切万籁俱寂之时,乱葬岗上,那道身影,仿佛逛菜市场一样,悠哉自得地逛着这……乱葬岗。

    忽地,晃晃悠悠的人影突然在一具尸山前头停住了脚步,够着脑袋,往前髡了髡脖子,“啧啧,算你命大咧,遇到老头儿我。”

    那怪人停下来,慢悠悠从怀中掏出来什么东西,来不及看清楚,手指一弹,那指尖迸射出一道气流,气流直指那尸山上……一具尸体,一具……新鲜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嗡”的一声,气流就这样撑开了那具还有余温的尸体的唇,

    那尸体紫黑色的双唇,嘴角忽地迸射出一道黑血。

    站在尸山前的怪老头儿伸出了手,不必看,一把抓下去,就把那尚且余温尚存的新鲜尸体,生生从尸山中一堆死相难看的尸体中,捞了出来。

    砰——一把丢在一旁空地之上。

    老头的一只脚,有一下没一点地轻轻拍打着地面,发出来的“啪嗒啪嗒”声,像是人在数拍子一样。

    事实上,老头儿确实是在数拍子。

    一、二、三……九!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一道轻若于无的气息声,在这一堆尸体的乱葬岗里,无声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呼——那气流,不是怪老头儿发出的。

    而是——而是那具被怪老头儿从尸体堆里捞出来的那具尸体发出的。

    下一刻

    足以惊恐人的事情,发生了。

    尸体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还处在刚刚清醒的迷茫之中。

    怪老头“啧啧”一声,“算你命大咯。”那老头儿嘴里嘿嘿一笑,露出一嘴的大黄牙,怎么看怎么猥琐。

    那“尸体”终于清醒了几分。

    一旦清醒,立即警惕地望向他跟前站着的那个怪老头儿。

    老头儿冷笑一声:“老头儿我要杀你,小拇指都不用出。”

    可不就是,老头儿不救这“尸体”,“尸体”就真的只能是尸体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……谁……”

    那“尸体”开了口,嗓子里破锣鼓一样粗嘎,破碎,喉咙仿佛被捏碎了喉骨一样,发出破碎难听的声音。

    即使这样,这“尸体”也是十分勉强才从那双由紫黑渐渐回缓成青紫的双唇中,艰难地吐出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那怪老头儿是真的怪,人家问他他是谁,他倒是不急着回答,优哉游哉小指头挖了挖耳朵,挖出一堆……嗯,送到嘴边……呼——的一吹,那细碎的……嗯,不知道什么的粉末,愣是被吹到了那“尸体”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尸体”也是有尊严的,只觉得备受欺辱,顿时心中恼怒愤起:“你!”

    “恼羞成怒啊。杀你的你不去杀,救你的你倒是怒了。”老头儿翻个白眼儿,“切”了一声:“要这尊严有何用?”

    那“尸体”陡然一震,忽地全部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是了,他……死了!

    死在、死在……猛地紧紧一握拳,“尸体”狠狠闭上眼!

    他是死在他尊重如命的“先生”手中!

    “你姓江,叫江去。一去不回的去。跟我走吧。”老头儿淡淡道,一双老眼无甚感情地落在那“尸体”一脸痛苦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认错人了,我不姓江,我叫无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成句,老头儿那双本来就不带什么感情的老眼,蓦地一凝,老眼中射出一道利刃:

    “你不姓江,那老头儿我的确就是认错‘人’了。”这句话听起来没有什么奇怪的,老头儿垂首望着地面,自言自语:

    “江去江去,不是江去,那便不让他做‘人’了吧。”

    何来的认错“人”,不是江去,那就……不必再做“人”,“还做你的‘尸体’去吧。”

    老头话落,“尸体”陡然浑身一冷,那冷意瞬间弥漫四肢百骸,直穿人心,那“尸体”瞬间狠狠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我是……江……去,一……去不回……的去!”那“尸体”一下子喊出来,喉骨艰涩地痛着,此刻他额头上冷汗直流,却不敢有半分耽搁。

    如果就在不久前,他刚刚经历过一回生死。

    那么,此刻,在这个怪人的面前,他——无桀,又重新领略了一回生死时刻的恐惧,甚至,甚至比之前那一次,更加让他恐惧。

    老头儿这回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你师父总算没有白教你十年。”

    无桀,不,现在是“江去”,江去像是被触到了什么机关,瞬间仰头,急切问道:“你……认……识我……师父?”他的喉骨在他“死”的那一刻,就被那香炉的毒香侵蚀了大半!

    老头儿继续小手指趴着耳朵:“喊什么喊。破锣嗓子,比公鸭叫还难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老家伙啊,就喜欢装圣人,装着一番偏偏君子的模样,最后还不是死在了闭关之中。

    他是没想到啊,你这个唯一的弟子,却走上了歧路。

    你跟着那个伪君子,能够得什么好。

    瞧瞧,死都没口薄棺。啧,惨哟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我师父……的……挚友?”江去艰难沙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屁挚友,我和你那君子师父啊,一辈子互看不上眼。”怪老头不屑地一瞥江去:

    “不过那老家伙闭关前,恐是预料到了他这次闭关不能善了,算出了自己的死结。

    倒是给我传过书信,让老头我若是遇到你这个他唯一的弟子时,能帮就帮一把。”

    怪老头儿嘴里说着过往,好似什么都不在乎,在谈及那个他嘴中的“君子”时,眼底却露出了难过,忽地拿起腰间的酒葫芦,倒头就仰灌一口,狠狠地一口下去,咕嘟咕嘟,热辣辣的酒水入了肚,

    老头儿好似浑身暖了一些,才又恢复刚才优哉游哉的模样,睇了江去一眼:

    “你运气不错,还真叫老头儿我遇上了。嘿嘿,怕是你师父那个老家伙在地底下正气得跺脚,不是老头儿我横插一脚,你俩师徒此刻已经在阴间相聚重逢咯。”

    嘴里这么说,江去此刻却明白,要不是这怪老头儿,要不是他的先师曾经的拜托,他无桀……不,他江去此刻就真的是死人一个。

    老头儿晃晃悠悠穿梭在死尸之间,江去亦步亦趋跟随其后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死过一回的人,得益于这怪老头儿的相救,但是身上受的伤,却没有好。

    气力不济,内力损耗,外伤内伤相加,说话都费力,走路更是费力。

    他艰难地跟在那怪老头儿身后,走几步便一阵撕心裂肺地咳嗽。

    再走几步,便浑身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忽地一个影子抛物线一样,抛向他来,江去直觉伸手一抓,定睛一看,才看清,手中物件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喝。”

    怪老头儿一声喝。

    江去捂着胸口,拧开葫芦,火辣的酒液一下子灌入鼻息间,滑过喉骨,呛住了地猛咳,那入了口的酒,被咳得一地。

    老头儿一脸心疼:“败家子哟。老头儿我怎么救了个败家子。哎哟,这可是上好的英雄酿。有钱也是买不到的哟。”

    江去一脸的愧色:“对不起……”小声道。

    老头儿朝他翻个白眼儿:“快喝。”

    江去也猜不透老头儿的心思,这老头儿是真的怪,嫌自己浪费了好酒,一边又催促自己快喝。

    他没法,只得按照这怪老头儿的意思,拿着酒葫芦,对着嘴就灌,耳畔:

    “再喝。”

    “再喝。”

    “再喝。”

    不停地催促声,江去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,脑子里也囫囵不清,只知道,按照耳畔那怪老头儿的声音,一次一次地大口往嘴里灌烈酒。

    终于,酒空了。

    葫芦也被斜刺里一只手掌捞走了。

    江去脸色泛红,也不知道是因为酒烈还是之前受伤。

    下一刻

    噗——的一下子,江去脸色骤变,唇中喷出黑紫色的不明液体。

    他在冷风中,狠狠喘气,大口大口地吞了几口冰凉的空气,这一口紫黑色的液体喷出来,人却莫名舒坦许多。

    冷风倒灌进衣领,他吐出一口白乎乎的热气,脸色却从之前的紫黑变得正常起来。

    “舒服些了,就继续走。”

    老头儿背着手在身后,歪歪扭扭,连路都不好好走。

    但江去此刻却觉得,这眼前这怪老头儿,看不透。

    亦步亦趋跟随在老头儿身后。

    一声鸡鸣起,天色将亮时。

    老头儿在一巷子里,一院门前,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扭头,斜眼扫身后跟着的那人:

    “进了这门,你就是江去。”

    江去站在院门前,望着这院门,默默地,一颔首:“我是江去,一去不回的去,我是,酒娘子连大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老头儿“嘿嘿”一笑:“算你小子机灵。”

    伸手,敲门,门开。

    老头儿咧嘴一笑:“褚先生,早啊。”他微微挪开身子,露出身后的江去,冲褚先生笑着一挑眉,露出满口大黄牙:“江去,我干儿子。”

    褚先生“呵呵”一个冷笑:“我看是你干孙子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拿话奚落了江老头儿,又去看向门外江去:“进来吧。锅里有热粥。”

    江去身子一震,垂首,飞快迈步进门内,眼中,莫名一丝酸涩。

    上一次有人跟他说“锅里有热粥”是什么时候?

    江去迷茫……好像是,师父在世时。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顶流出道: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: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: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