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四百六十二章 她的事,自然有人管

    谢九刀将心中疑惑悉数藏住,不曾宣之于口。

    连凤丫推门而入,她看不见身后那道满是疑惑和猜忌的眼神,看到那牛眼中,眼神里多了来的一丝复杂之色。

    推门而入,却是生机盎然,这个小院仿佛隔绝了外面一切的风雨,浑然成一体,院子中,江去砍柴,一根库木墩,一把开山斧,一斧子下去,木墩成半,二斧头下去,木墩成四。

    他从来到这个“家”里开始,便沉默得仿佛不会说话的哑巴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生活,是他阔别已久,在遥远的梦中,偶尔才能够撞见的。

    江去弯腰,拾起一块木墩,摆好,右手的开山斧,霍地向下劈去,顿时,木墩成半,抛的抛,滚的滚。

    这时候,额角汗淋淋,他抬手,擦一把额角的汗,眼角余光扫到敞开的院门处,他顿了顿,放下擦汗的手臂,稍退两步,朝那门口女子点点头,从始至终,没有开口说一句话,可是,却不影响他态度里不多一分不少一分的恭敬。

    那女子冲他温和一笑,算做回礼。

    江去便准备收回视线,重新投入到自己眼下的工作中去,眼角余光从那女子身上收回,便从她身后另一道魁梧的身躯上划过。

    那魁梧粗壮的大汉,正巧也在看他,须臾之间,两道视线交错,不过数息时间,却已经一番争斗。

    江去漠然地转开视线,去做他自己的事情,门口的谢九刀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他就是看这个江去不顺眼。

    江去就是无桀,无桀就是江去,这个秘密,江老头儿没有说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秘密却成了一个半公开的秘密。

    那一日,连凤丫清晨回来时,洗漱完毕休整一番后,在自家之中,第一次看到江去时,稍有疑惑,谢九刀在看到江去的第一眼,背后那把藏于破布之下的大刀,那刀锋便已经轰然而至。

    江去好似有伤在身,却硬生生接了谢九刀那一刀,而谢九刀的那一刀的势,也破开了江去的身份。

    江去过去叫无桀,谢九刀和连凤丫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知道,江去,就是那一夜领头血洗温泉庄子的黑衣刺客。

    谢九刀脸色一冷,要杀了江去时,那个在众人眼中的邋遢老头儿,始终没个正行的江老头儿慢悠悠横身一挡。

    谢九刀的刀,指在了江老头儿的鼻尖,只需再上前一点,江老头儿那个常年喝酒喝出来的酒糟鼻,怕是就要见血了。

    但,谢九刀的那把号称刀下亡魂千千百的大刀,它的刀尖,再也不能向前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江老头儿举起常年随带的酒葫芦,他还是那个扔在街头会叫人看做老叫花子的糟老头儿,喝了一口酒,咧嘴一笑,那口大黄牙,喷出一股浓烈的酒味,才慢吞吞地指着身后的江去:

    “老头儿我的干儿子,江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对着谢九刀说的,话落,视线却从谢九刀身上挪到了身前的女子身上:

    “以后给你家砍柴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忒无礼,到底谁是主人家。换做别人,或许要恼怒。

    连凤丫没说话,只把一双眼睛,在江去脸上转了一圈,才一点头,对江老头儿道:

    “好,听老爷子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前话。但自此后,谢九刀和江去,却成了见面互看不上眼的。

    而此刻,连凤丫刚从袁云凉那个杀神那儿回来。

    谢九刀和江去,就在那眼神碰触之间,又打了一会机锋。

    连凤丫之当做没有看见,若说,有深仇大恨的,那也应该是她,偏谢九刀和江去,却别想安然一室相处。

    她也私下问过谢九刀,这夯货却冷哼道:“就是看他不顺眼,不行?”

    当下,却把她怼得哑口无言,对着谢九刀那张冷面,她决定,以后再也不管这二人之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白驹过隙,白日换星辰。

    夜色微浓时

    谢九刀那个大老粗居然伏案飞快行云流水,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旧烛换新烛,这才小心翼翼把桌上的纸,叠起,又找一个信筒,塞进那小管中去。

    夜风有些大,遮住了木门开阖的轻微声响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,翻墙而出。

    那翻墙而出的身影背后,小院里,另一道黑影走了出来,冷眼望向院墙,脚尖一点,正要追过去时,

    “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一道苍老的声音,慢吞吞响起。

    江去凝眉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望向那院墙处。

    江老头儿歪歪斜斜的坐在石阶上:“砍好你的柴,其他莫管。”

    “他形迹可疑。”江去漠然指出这一点。

    江老头儿“嘿嘿”一笑:“那笨牛笨是笨了点,也有其他心思,但绝不会伤害到那丫头的。”

    江去闻言,眉心微微拧起,依旧没有挪回脚。

    前一刻还笑呵呵的糟老头儿,下一瞬间便“腾”的一下站起身,拍了拍屁股上不存在的灰尘,扭头往自己屋子的方向去,边走边慢慢悠悠说道:

    “那丫头的事情,自然有人管,你只要记得,你是江去,酒娘子连大家家里的砍柴夫就好。”

    又何须你多管闲事……这是江老头儿的画外音。

    江去身形,蓦地顿了顿,望着那道佝偻的背影,愈行愈远,终是消失在夜风之中。

    江老头儿名叫江贵儿,这摆在哪儿,都是和市井小民一个名儿的,但是江去知道,自己这个干爹,可没有他的名字那样寻常简单。

    越是与他这个干爹相处,江去越是看不透这个成日里一副懒洋洋,东街头调戏老寡妇,西街头偷看老鸨儿洗澡的猥琐老头儿。

    江去不懂这老头儿话中的“那丫头的事情,自然有人管”,这个“人”是谁。

    江去也没有看出来,江老头儿话中的“那丫头”,这院子里住着的连娘子,那个怎么看怎么都像是陪衬红花的绿叶,芸芸众生淹没其中的一个微尘一般的寻常女子,到底有什么让人刮目翘首以往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江去知道一点,这个看似疯疯癫癫的猥琐老头儿,其实很深不可测,而这样深不可测的江老头儿,却唯独守在这一方小院子中。

    江去埋头,望着地面,久久驻足不动。

    忽一阵寒风陡峭,他才举步往回走。

    身形,有些苍茫,缓缓隐没在黑夜中。

    谢九刀从简居楼出来不久,简居楼里不起眼的小门,便有两道黑影而出,他们骑马,一路过街,在城门停下,手里一块银牌亮出,守卫立即放行。

    简居楼,安九爷还没有睡,他的屋中还亮着光。

    他身后,是跟随他的老人了,这些,却是连凤丫在淮安时,从没有见到过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安爷,此时出城,怕是会引人注目,若是被人盯上,他二人只怕完不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安九爷摇摇头:“今日守城的是赵南石。要是今夜姓谢的不来,我也是打算今日往爷那里传递消息,派送信使。

    京都城中时局一日一变化,爷的身份摆在那里,边城之行,只怕危机重重。

    京城之中,多的是人不希望爷安然回京的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不明白,二爷他要谢九刀那厮的情报有何用?那厮成日守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安九爷冷笑着打断他这手下的话,一双老眼似笑非笑落在那人脸上:

    “不该你知道的,最好别知道。你这小命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值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那人霍地落在满头冷汗,眼角余光偷瞧到安九爷那双似笑非笑的眼,顿时,肩膀狠狠一哆嗦:“若无事,属下、属下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安九爷挥了挥手,一脸温和道:“下去吧,老夫也疲乏了。”

    只等屋中门一关,安九爷忽地脸色一冷:“乔四留不得了,解决掉吧。”他挥了挥手,对着空气说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,空挡我屋中,却传来一声:“是,属下遵命。”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拥有学习面板的神豪 傻子,别停啊 师傅忽悠我下山祸害师姐 怎么全家我战斗力最低? 直播:暴打东北虎,这叫小萝莉?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 都市魔道第一公子 偷香 娇妻别逃!boss非你不可! 不反着来就得病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