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四百六十三章 北国佳人,风雪夜倾城

    乔四出了简居楼,谨慎地往相反的方向而去,进了一个偏僻的院子,这个院子着实不起眼,院墙已经破旧,房舍屋顶有些坍塌,他进了这个院子之后,在里头呆了没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进了又出,前后也不过就是百来数的时间。

    等到他从这破旧小院走出来,夜风吹在身上,他哆嗦了一下,脸上却有一分得意。

    深夜里,僻静的小巷中,他哼着小曲儿,很是悠哉。

    袖子中,厚厚一叠银票子,还有怀中那人赏赐的上好羊脂玉。

    他从怀中掏出那羊脂玉的玉佩,掂了掂,嘴角露出一丝满意来。

    刚把那羊脂玉玉佩重新放进怀中,脑袋和身子便分了家。

    乔四死的不明不白,到死,也不知道死因是什么。

    那身子笔直伫立在狭窄的巷子里,“噗通”一声,什么东西落了地,滚呀滚,滚到一双黑面厚底的靴子前,那头颅朝上,一双眼死不瞑目地睁着,由下而上地望着头顶的人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那双眼睛已经没有光彩,放大的瞳孔里,没了人色。

    黑影一脚踹开那头颅,冷冰冰走到不远处,伫立着的那具身子前,伸手将乔四的身体,搜罗个遍,揣上从乔四身上搜出来的东西,转身弯腰拎起那孤零零的头颅,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这个巷子。

    至于乔四的身体,在那黑影洒下一瓶不知何物的粉末,肉眼可见的,瞬间变化作一摊血水。

    简居楼

    一阵冷风,伴随门开,一个人,手中拎着个头颅,走了进去:“安爷。”

    他把乔四的头颅,拎起,举高,示意乔四已经死得不能再死,安九爷下达的命令,他已经完成了。

    安九爷转身,余光只微掠过那乔四死不瞑目的脸,就从那颗头颅上挪开了视线,落向单膝跪地的黑衣人,缓缓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并不是把乔四的头颅给安九爷,而是从怀中揣出厚厚一叠银票,还有其他一些从乔四身上搜罗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些银票,安九爷一眼都没有看:“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九爷。”

    那一堆乔四身上搜罗来的物件里,安九爷惟独对那枚羊脂玉的玉佩格外多看两眼。

    眼中一丝回忆……这个东西,倒是有几分眼熟。

    一时却是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安九爷举起玉佩,对着光线,看了又看,忽地,眼中精光一闪,随即抚摸着胡须,意味深长:

    “这可是一块上好的羊脂玉啊。

    老夫记得,这玉佩之前在玉落斋里见过。”

    玉落斋,是一家经营金银玉首饰的店铺。

    在大庆上下,也十分有名望。

    “想要玉落斋的东西,有钱也未必能够进去那门槛。”安九爷轻笑了一声:“呵,乔四倒也算是个人物,攀上这样的贵主。”

    看似,安九爷是在称赞乔四有眼光,但话中的讽刺,那单膝跪地不起的黑衣人,却是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安九爷没再说什么,只居高临下,扫了一眼那颗孤零零的头颅,撇唇淡声咒:“蠢货。”

    论这大庆朝上下,最贵是帝王,除却帝王,这世间,还有谁人可称贵?

    ——东宫之主!

    便是当朝皇后,与这大庆朝的存在意义,也未必比一国太子身份更贵。

    “可属下跟随乔四,去到一个院子,属下亲眼看到乔四进去又出来。

    九爷,怕是您与那位贵人的关系,已经露出去了。

    还有今夜您安排信使往边塞去,乔四的嘴,怕是也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爷的人,这件事,只怕对方早就知道,不然乔四也不会被人盯上了。”安九爷摆摆手,冷面漠视,这样的安九爷,却是和连凤丫认识的那个,似乎有那么一些不同了:

    “至于今夜老夫安排的那两个信使,”安九爷眯眼摸着胡须:

    “虚虚实实,真真假假,调虎离山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懂了,之前那两个信使是虚晃一招,安九爷早就已经有了防备,真正的信使,另有他人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这样,那……黑衣人猛地抬头望向那烛光下的老者,为自己心中跳出来的那个想法,惊骇不已!

    事情若是真的是这样,那就是说……“九爷早就知道乔四叛变?”

    安九爷没正面回来,却叹息一声:

    “人老了,看得也就多了。唉~”

    似叹息自己年华而去,衰老已在。

    又似叹息他那一双老眼,看得这世间太多太多,分分合合,背叛与出卖。

    这一夜,安九爷未曾好眠。

    而此刻,边塞之地

    这里的风,比金陵城的更冷冽,这里的天,也比金陵城的更乌压压,压得人游戏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陆平守在太子爷身后,身前靠椅之上,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掌,正在记账,另一只手,却拨打算盘。

    屋子里,算盘珠子的声音,错落有致,偶尔桌案上的蜡烛,还会“啪嗒”爆出一声细微声响。

    “殿下,天色不早了,您已经忙碌了好几日,这种记账算数的事情,还是交给下头的人来做吧。”陆平望着天色说道,“这种事情何需要殿下您亲自着手?”

    而桌案上,正拨打算盘边记账的男子,头也没有抬一下,那如玉指尖,“啪嗒”拨下一颗算盘珠子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许是这边塞之地,凄凉寒冷,而那桌案前的男子,又已经忙碌数日,今夜再一次地深夜中,埋头做事,几声轻咳,惹了寒气。

    这下陆平忍不住了:“殿下!这种小事,交给下头做吧!”

    哪里需要精贵的一朝太子亲自而为???

    太子爷这才停下笔,抬头侧眼扫一眼陆平:“累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累了可以去休息。”太子爷很彻底无视陆平的话。

    “殿下,属下不累!”陆平重申。

    话落,却对上一双狭长幽深的眼,太子爷那双眼,就这么足足盯着陆平十数息之久,直把陆平盯得头皮发麻:

    “属下,属下真的不累,真的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桌案前,太子爷淡淡收回视线,陆平刚要松一口气,就听他主子淡漠的声音道:

    “那就是太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……”不是……

    陆平涨红了脸,一时有些结巴,可他话没有说完——

    “既然太闲,来,和孤一起对账。”

    于是,陆平一脸愕然地就这么被拉着一起坐到桌案旁,直到手中举着羊毫笔,还一脸莫名其妙怎么他就被拉着一起记账了?

    太子望着面前一堆账簿,这里都是总账,这些时日,各地商家,有心角逐盐引的商贾,每家带来粮草入账,底下人按照名姓户籍和带来粮草数量记账,

    点数检查粮车,记账这些,不好作假,都有人盯着。

    并且分拨好几拨人换岗轮岗,这是为了防止这些时日商贾运来的粮草数量被敌方知晓。

    有了吴栋那件事,这军队中,不知有一个吴栋,还是两个三个四个五个……

    几波人轮岗,时间到,上交账簿,账簿直接不经他人手,到自己手里,总账都在他这里,就算是这军中还有奸细,对方想要知道军中已有粮草的虚实,也很难。

    一主一仆桌案前忙着,屋外却有动静。

    太子停下拨算盘的手指,“陆平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陆平起身往外去。

    门口自然有人看守,太子的安危,可谓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又是把守着这粮簿,重中之重的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防守严得不能再严格。

    所以,来人堪堪被挡在了院子中,离这屋门口隔着不到一里(500米)地的距离,

    “什么人擅闯太子殿下居所,军中重地!”

    身穿盔甲的侍卫,冷漠无情地喝道,丝毫没有一丝动容放水的迹象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一丝焦躁时,便看到稍远处,走来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人?”陆平走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刚起,被挡在外头的来人立即心中一喜,“陆大人,是我。”

    陆平听到那声音,熟悉着,一眯眼,顿时认出,立即脸上凌冽不见,刚烈的男性面庞,棱角柔和了一丝,几大步走向那人:

    “沈小姐。”

    夜风中,佳人身披狐裘披风,雪白的狐裘披风,帽子扣在头上,露出一张绝美容颜来,微屈一礼:“陆大人。”

    北国佳人,风雪夜倾城。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顶流出道: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: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: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