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床榻上,女子浑身湿漉。

    月华照下,落得一地清霜。

    木床边。男人黑眸如墨,垂目落在床上的那个女子身上。

    女子素淡的面庞上,绯红一片。

    明明就是一张不起眼的脸,却意外的勾人。

    妖精……二爷眼中有火,咬牙暗道。

    狭长的眼眸漆黑如玉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一声细声。

    二爷眸中沉醉如醇酒。

    修长的指尖拉扯开自己的衣裳。广袖宽袍顺着修长的身子,缓缓的滑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忽的,长臂一伸,刺啦——一声,床上的女子,就这么鲜活地呈现着。

    他盘坐,拉起女子,体力内力顺着她的经络,徐徐传递了去,寒热双毒可压制,中了情香当然也可以解,

    这世间,一物降一物。

    但,二爷眸子一烁……情香的毒,该怎么解,那便是他说了算了。

    二爷丝毫不觉此举颇为无耻,睡她亦不是第一次,既有一次,就有二次,就有三次。

    道家不是说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万物演化,阴阳之始。

    望着香汗淋漓的女子,薄唇一勾……往后,会有无数多次的。

    夜渐深。屋内暖帐春香。

    二爷精壮的腰身,阔朗的背上,汗水涔涔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屋内的动静渐渐小了。

    屋外陆平一直守着。那动静即使他不是练武之人也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二爷向来守身,床第之间的事情更是寡素得很,望着天上明月当空,陆平不知在想什么?

    唉,一声无声的叹息。

    天下女子何其多,怎么就……就选择了这么一个!

    可是陆平是男人,他清楚,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是否有意,床上最能说的清楚。

    屋里又起了动静,目前除了叹息之外难言的苦涩。

    爷什么时候对一个女人如此过?

    屋内

    男人一身闷哼,餍足地抱着怀中的女人,垂眸望着女子满是疲倦的面容,薄唇便勾了起来……能看到她如此模样的只有自己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世间众人只看到了这个女子平静的一面,唯有自己才能把这个女子逼得如此疯狂。

    他此刻心情十分愉悦。

    健硕的手臂,抱着女子的腰身,二爷心满意足的沉沉入睡。

    天色渐亮,连凤丫睁开眼,神智未归,却已经觉得浑身酸涩。

    鼻尖是陌生人的气息,她已经缓过神来,敏锐的察觉到腰腹上的那只手,有人!

    陡然朝着身侧看去……一张俊美的脸,呈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连凤丫张了张嘴,神志回归,昨晚发生的一切,她记忆里很模糊,但很清楚,昨天就是一个局,有人对他下了这个局。

    而自己也中招了。

    他从宴会厅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出来了,宴会厅中那一股异香,十分古怪,仔细再想一想,已然清楚那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那身旁的这个男人……连凤丫脑中百转千回,思绪却在不停的转动,终于得出一个结论……她把人睡了?

    这个……这个……

    狠狠咬牙睡了就睡了吧,反正她连凤丫也不是什么好人,再看着身边男子的面庞,真正是俊美无涛毫无瑕疵……这个好像是自己占了别人的便宜吧?

    男人还没有醒,睡得十分深沉。

    这个难道是……昨天晚上太劳累了?

    不是吧,就自己这个容貌……倒不是她自己贬低现在这具身体的容貌,只是客观而言,确实不美,最多清秀小家而已。

    连凤丫悄悄起身,下了床榻,拾起地上的衣裳,她飞快穿上衣裳,从怀中掏出一物,丢在了床上男人枕边。

    转身离开了这个陌生的房间,至于这个男人是谁,她并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门外陆平听到屋里的动静,那脚步声绝不是他们家二爷的脚步声,他眼神一动,飞快的从门边闪开。

    柱子后他看着那个女人……走了?

    就这么走了???

    陆平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十分的奇怪,试问这天下间,哪个女人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床边睡着一个陌生的男人,然后还能十分平静的,就这么静悄悄的离开。

    要么这个女人十分放荡,那么她就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正任谁被一个陌生男子睡了之后,不说大哭大闹,但也至少不能这么平静吧。

    这怎么就跟个没事人一样?

    还有二爷也奇怪,二爷最是警觉,又怎么会察觉不到睡榻边的动静了?

    任凭陆平怎么想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日上三竿时,屋内传来一阵巨响。

    陆平一惊:“殿下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他推门走进去的时候,屋里男人已经起床,一天发现他家二爷脸上阴云密布,手里正紧紧捏着的什么:“殿下?”陆平不解。

    疑惑的喊了一声:

    “那个是?”他朝他家二爷的手上看了去。

    萧瑾死死捏着手中的荷包,一张脸比黑锅还要黑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的一声,萧瑾的手砸在了桌上,连同手掌中的东西一起砸在了桌上,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。

    陆平心惊胆战,朝着桌子看去。

    桌子那处,被砸出一个深坑,甚至深坑裂纹密布。

    但陆平发现深坑中有个东西,他悄悄靠近看了看,却发现坏的只有桌子,那东西还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但却听到一道声音阴沉阴沉:“找个木盒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找木盒干什么?

    陆平一脸懵圈。

    “叫你找就找,哪来的这么多废话。”男人的脸阴沉的能够滴出水来,忘了那个被扣在桌子上的荷包,胸口剧烈的起伏。

    好样的……他咬牙切齿!

    真是……他萧凤年的好凤儿呢……

    萧瑾眼中怒火中重烧,眸子里却映出了危险。

    等到陆平拿来了一个小木闸子,去看他家殿下把那东西从从破碎的桌面里取出来,放在了小木闸中。

    陆平实在忍不住好奇:“殿下,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了?”

    桌子旁男人缓缓抬起眼,淡淡一声:

    “瞟(同音啊不可说不可说)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陆平呆滞:“殿下您说什么?属下刚才没有听清楚。”

    萧瑾冷眼望去,“没听清楚?”他问,声音却淡。

    淡得一丝柔,却危险丛生,只可惜,陆平一时没察觉:“这个……属下最近耳朵是有些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男人淡淡颔首:“没听清楚,孤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凤淮县主给孤昨晚辛苦一夜的打赏,二两碎银。”

    话落,男人抱着盒子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陆平被寒风尾扫得浑身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打打打赏???

    那不就是……瞟资?

    给殿下的???

    那那那个村姑……用了二两碎银,睡了当今的太子殿下???拍拍屁股走了?

    反了吧,应该是……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我乃全能大明星 前任难追 花枝俏 替身王妃:王爷,妾身不想嫁 重生之天王培养计划 国民男神V587 朕的皇妃是朵毒玫瑰 一路情深:伪装几多情 顺风顺水 将军娘子喜种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