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四百八十五章 不解释吗

    世上谁人真洒脱。半道上的素衣女子向后看去,连凤丫眼中淡淡的流光一闪,紧蹙的眉心,看不出神色,只是眸光里,那远处的山庄依旧岿然而立,

    浑身的酸涩提醒了她,在那个山庄里昨夜里发生的一切,每走一步,脚下发软,仿若踩在棉花上,于女子清白和贞洁,她没有那么矫情,但也没有那么的毫不在乎。

    纵有一肚子怒火,却与那今晨枕边男子无法清算……倒也算他是救了自己,

    正也因为如此,那怒火藏与胸腔之内,愤愤难平,却无处可发泄。

    于贞操,她或可一笑置之,只当,只当一夜情了,万事皆休。

    于某位天仙的算计,她便绝不会如此罢休!

    她转身,神色已经如常,只是眼底的冷芒一闪即逝……有一些账,总归要清算。

    有一些人,总得要收拾。

    她,连凤丫不是什么心地宽广的大善人,被人算计了还能够一笑置之。

    世上谁人真洒脱?……她,不是。

    柳南巷子口,谢九刀魁梧而立,连凤丫没说话,眸色淡如水,透得比天色更远,就那么望着谢九刀。

    “不解释?”许久,女子淡淡启唇。

    高大的个头儿蓦地一僵,随即埋首:

    “夜色浓时,我去打听过,那处山庄那里,守门的侍卫说,县主已经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眯起了眼,她昨夜有没有离开过那山庄,自己是再清楚不过的。

    “嫣然呢?”

    嫣然昨天既是她的丫鬟,自然,嫣然的行踪就是关键。

    “久久不见当家的回来,山庄那里又说当家的已经回府了,

    所以,我又去了太傅府,太傅府上大丫鬟嫣然出来说的,当家的劳累,已经在太傅府上入睡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听着,唇角微掀:“这话你信?”

    眸光一变,却道:“昨夜是月十五。”

    这话天下人都可以信,惟独谢九刀不该信!

    她一双眼,清澈如泉,却也冷得如泉,就这么盯着对面比她不知高出几许的魁梧男子,

    谢九刀默然:“不信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没说话,只是眼中的冷意退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至少,这家伙实话实说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在这柳南巷子口,守了一夜。”他猛地一抬头,虎目坚韧,却一字一字道:

    “我也只能够在这个柳南巷子口,等一夜,守当家的回来。”其余,再也做不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这话却是另有含义。

    连凤丫听着是一个意思,谢九刀却又是另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陆平那里,昨天就传来话来,这女人在那位那里,能出什么事?他谢九刀除了一夜守在家门口,其余又能够做什么事?

    他却是紧张的,大掌下,沁出冷汗。

    虎目落在对面那女子的身上,那女子,闻言却垂首似沉思。

    谎话经不过推敲,何况这女人的心思无比通透。

    刚才那番话,已经是谢九刀在这巷子口守了一夜,也想了一夜,想出来的说辞了。

    索性,他也真的去了太傅府,也真的见到了大丫鬟嫣然。

    只是那嫣然见到他时,神色也刹那的怪异。

    想来,她也是受了人指示了。

    对面女子抬起了头,发微乱,风一吹,散落的发丝,徐徐而动。

    清风拂面,春寒未退。

    那女子微乱着发,不再一言,举步向着巷子里走,谢九刀没动,始终伫立在原地,虎目中,却一点点的暗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时间也许过得很快,也许只是片刻短,他却觉得漫长如那水牢中的岁月。

    天色明朗,阳光明媚,他却觉得黑夜袭来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?还有人要守着他回来?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,淡淡。

    谢九刀一愣,猛地转头望去,那女子侧身立在门口,依旧有些凌乱的发,

    乌云被扫开,晴空万里,连春风里的冷也退去了凌厉,魁梧的大个儿摸着脑门儿,“没!就只守当家的!”

    高大个儿步伐匆匆,大步跑过去:“我以为你恼我?”

    “恼你做什么?”女子道,却垂眸扫向自己的一截胳膊,衣衫遮住了那寸寸红的唇印……只是,能把一切安排得如此妥帖,打发了嫣然,又打发了谢九刀,

    一切,却也不是为了害她。

    这背后有一只手,看不见,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在所有人怀疑之前,将事情摆平,又平衡了各方。

    连凤丫不认为,这个人会是安宁公主,亦或者是那位名满天下的沈小姐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个人,又会是谁?

    这只手,到底如何翻手云覆手雨,顷刻间解决一切?

    而最终的是,那人,为什么要帮她?

    关门时

    眼角余光却扫到巷子口对面商铺前的两道偷偷摸摸,形迹可疑的人影。

    她眸一寒:“跟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谢九刀虎目一眯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身形便消失在了院子口。

    过一盏茶时间,谢九刀回来:“人往之词胡同去的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点点头:“沈家的那个之词胡同?”

    问的却不是之词胡同的沈家,两个意思似乎差不多,却也已经肯定了:昨天的鸿门宴,与沈家有关系。

    那么,算计她的,十之八九就是那位名动天下沈微莲了。

    她没把昨夜发生的插曲告诉谢九刀,一来觉得没必要,二来事情已过,那今早枕边的男人,今后也不会再见面。

    但昨夜沈微莲强要留她到夜宴……“九刀,最近留意这京都城里,那位神医倾歌公子有没有踪迹。”

    巫倾歌既为天下神医,如果来京都城了,必然会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“藏幽谷的巫倾歌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。”知道她身上中了寒热双毒的人,除了自己,就是谢九刀,巫倾歌,还有一个就是……五年之约,至今未曾谋面的那个男子。

    那未曾谋面的男子是谁,至今不知,

    那巫倾歌这里,却更有可能性。

    连凤丫记得,当年淮安斗酒大会之时,巫倾歌和沈微莲同在高台之上,偶然之间,看到巫倾歌看沈微莲的眼神……那眼神,绝不是寻常之间的眼神。

    当年自己不曾细想,如今脑海里却是一闪而过那样的画面,那个眼神。

    但她依然不能确定,沈微莲到底知不知道她身有暗疾这件事。

    一切,不过是猜测而已。但也提醒她,沈微莲此人,需谨慎以对。

    院门忽地被敲响。

    褚先生去开了门:“姑娘找谁?”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90年代打工人生 拒当备胎,拥抱白月光 股民的炒股日记 此间月夕花晨 反派:舔女主干嘛?女反派不香吗 开局桥上救下轻生女,系统激活 兽族来袭 欲物猎人 想当神医被告,果断转行做兽医 拥有学习面板的神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