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四百八十六章 慧极必伤

    “奴婢嫣然。”

    院子中,连凤丫听此名,忽转身,果真,那门口站着的就是嫣然。

    褚先生还在询问嫣然:“姑娘来此,寻谁?”

    “褚先生,嫣然姑娘是闻老太傅府上的大丫鬟。”连凤丫道。

    嫣然眸光朝她看了来,盈盈一笑,一礼:“嫣然见过县主。”

    “嫣然姑娘这是?”连凤丫举步走到了嫣然身前,眼底亦有疑色,却等嫣然下文。

    一张身契却递了过来,“县主,从今儿个起,嫣然可就是县主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又是闹得哪一出?

    连凤丫扫一眼那身契,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嫣然见此,倒也聪敏:

    “太傅言,闻府不缺一个丫鬟。

    县主这里,却是该有个丫鬟了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闻言,明悟,眼底一丝笑意……这老太傅,倒是考虑最周全。

    “嫣然姑娘本是太傅府上大丫鬟,本也金贵的人儿,

    来我这小院,怕是委屈了。”连凤丫道,却一双眸子落在对面嫣然的身上,只怕太傅是好意,小丫头却未必愿意啊。

    同是丫鬟不假,但有道是,宰相门前的管家也比得上七品芝麻官。

    本是太傅府上大丫鬟,如今却要在这名不见经传的小院里照顾她,都是丫鬟不假,区别可是大了去了。

    这话便算是瞧一瞧嫣然心中是真愿意来此屈就,还是只是不得不听从闻老太傅的吩咐。

    “嫣然一个奴婢,哪儿来的金贵人儿,能服侍县主,是嫣然福分。”

    那门口的姑娘,不阿谀不谄媚,话却说得真挚。

    连凤丫看了又看,昨天的赏花宴提醒了她,自己是该有个贴身服侍的女眷了。

    往后这样的场景会更多,谢九刀一个男丁,实在许多时候不便随身跟着。

    但她也不想就为难了别人。

    “好。嫣然姑娘,往后,便就请把这里当做家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说道,转身已经进了屋。

    嫣然缓步跟随而来。

    她实则也有许多疑问,这疑问是从昨天山庄里见到的那个不得了的大人物起,就埋藏在心中的。

    待她按照那位所说,与厅中安宁公主解释了,凤淮县主腹痛难忍,急于求医,实在抱歉,有失礼数不告而别。

    又按照那位所说,回去闻府后。

    家中老太傅还没有入睡,却是自己刚回家,就叫人把她叫了去。

    问她今日所闻所见。

    嫣然一一道来,却有疑问,问太傅:“老爷,奴婢今夜在山庄里所见的那位,为何要帮凤淮县主。”

    太傅却道:“莫多问。你自明日起,便去给凤淮县主当贴身的丫鬟去吧。”

    起初嫣然吓一跳,太傅却遣管家连夜拿来了身契,只等老太傅亲手将她的身契递到她手上时,语重心长:“自去凤淮县主身边做事,凡事定要兢兢业业。

    莫要觉得委屈了自己,你虽从小长在太傅府,虽是府上大丫鬟,老夫却也是将你当做半个闺女教养大,比之寻常四品下的人家家中的千金,你自不差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可莫要因此就觉得,照顾凤淮县主,就觉委屈。

    老夫亦是告竭你,跟随凤淮县主,比呆在这太傅府上,将来你的前程未必差。

    可有一点要记得,自踏入她家的门槛,你便就是她家的人。

    嫣然,如若你不愿意去,老夫派其他人去就是。你自己选择吧。”

    嫣然看了老太傅手上的身契好一会儿,最终伸手接过那身契:“嫣然定当全心全力,服侍县主左右。”

    如是,今日早,嫣然才携着身契来这柳南巷子。

    这是昨夜之事,此间不缀多言。

    但嫣然随身前女子进后院,心中疑问却始终没有解开。

    那昨夜山庄里见到的,她确信自己当没有看错,可那位贵极了的爷,怎么会管凤淮县主的闲事。

    这疑问,却在她见到后院里那两个孩子时,化作了更深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阿娘,你可回来了,昨夜个,阿娘往哪儿去了?”小丫头模样甚好,全与凤淮县主的素淡不同,五官虽没有长开,容貌却是一等一的好,“又是温泉山庄吗,阿娘,那山庄里有甚好?可有珠珠好?”

    小丫头活泼又开朗,旁侧还有一个小男孩儿,却与小丫头全然不同的内敛沉稳。

    嫣然脑海里闪过这个词,突然觉得有些好笑,一个四五来岁的小男孩儿,哪儿来的沉稳和内敛。

    可也不知怎么的,看着那小男孩儿,脑海里就是蹦出来这个词儿来。

    连凤丫蹲下身,一把抱住了小丫头:“我珠珠最最最好。”只字不提昨夜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又把一旁小小年纪就一把老沉的小男儿拢向了自己:“我玉儿和珠儿都是顶顶好的好孩子。”不称职的是她这个为母的。

    “阿爷和阿奶呐?”她又问。

    珠珠搂着她在她怀中撒娇:“阿奶能下床走动了,阿爷扶着阿奶走两步,阿爷可比阿奶还要累。”小丫头又一脸疑惑问她:

    “阿娘,为啥病着的是阿奶,阿爷只不过扶一扶,怎么就比阿奶还要累?”

    连凤丫听着童言童语,险些被逗笑,“这个啊?许是你阿奶故意叫你阿爷累一累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小丫头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连凤丫点头,说得一脸真诚不作假,却差点憋笑了,当然是……假的!

    人若能动能走,自然旁边一个扶着的人,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但有一句话,叫做:死沉死沉。

    她娘摔折了腿脚,下床动一动,走两步,那全身的重量不也大半压在了她那老爹的身上?

    脑海里不禁浮现万氏和连大山两口子折腾着走两步的画面来,除了觉得这画面有趣得好笑,却也觉得一丝羡慕。

    所谓夫妻夫妻,大抵都是如此吧?

    相互的扶持,这一生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“都来见一见你们嫣然姨,往后啊,然姨就和咱住一块儿了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说着,嫣然上前,施一礼,规规矩矩:“奴婢见过小少爷小小姐。”

    珠珠张着好奇的眼睛,甜甜喊:“然姨好。”

    玉儿却用一双眼,落在嫣然身上看了一会儿,才收回了视线,清淡地喊了一声:“然姨。”

    分明是一母同胞的龙凤胎,性格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一个活泼一个沉稳。

    一个开朗一个内敛。

    论模样,兄妹两长相极为相似。

    但却有不同。

    珠珠五官更为柔和,玉儿却雕琢得有些棱角。

    嫣然笑着应声。

    “娘,我带猪猪回房。”玉儿牵起小姑娘的手,转身走两步,却停了下来,回头望了一眼他身后的连凤丫:

    “娘,昨夜里你真的去的是温泉山庄吗?”

    话落,却在连凤丫惊愕的目光下,牵着他阿妹的手往后院走。

    连凤丫望着那金童玉女一般的兄妹二人,小小的两个身子,顺着路,踩着青石,在两旁迎春的掩映下,消失在视线尽头。

    心中却已经汹涌起伏……慧极必伤……这,不是她想要看到的。

    惟愿她的孩子,平安喜乐一生,不必如她这般,活在算计和筹谋之中。

    要问连凤丫最想要的是什么,大约是把两个小家伙快乐地抚养成人,不必过于聪慧,不必比他人家的孩子优秀。

    寻寻常常才是最好。

    可……她苦笑一声,似乎,老天爷给她开了个大玩笑。

    本以为,两个小家伙只是寻常聪慧。

    怎知……玉儿那孩子,人小却过慧……但,自古以来,慧极必伤啊。

    这也才五岁大而已啊。

    嫣然心中也起了波涛骇浪,那孩子……最后看她的那一眼,嫣然觉得荒谬,她竟被一个小孩子的目光威慑住了。

    贵气……她脑海里冒出这两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县主,坊间都传,县主只有一女。这……”

    那分明是一对龙凤胎!

    “玉儿出生时,胎中带病,险些夭折,

    我一家都以为,这孩子怕是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民间有说,孩子贱名好养活,还有的说,对外不提这孩子的存在,好瞒骗过牛头马面黑白无常,孩子就能够活。”

    这话半真半假,最根本的原因是……她自己最清楚,她这一双儿女的孩子生父,只怕不是寻常人。

    那年凤淮山中的一夜,她虽然没有见到那个男人的容貌,但记忆中,那男人身上凌冽的气势……那绝不是寻常人会有的!

    若是有朝一日,那人知道她还有个儿子,那家人会不会要来她的儿子,认祖归宗,这便不可知。

    茫茫人海不假,世间之大不假,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这样的可能性发生。

    而她,便要在最开始,将这一切可能性,掐断在摇篮中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她步步坎坷,踩荆棘一路向上,除了不愿意被人欺之外,还有一个原因,从没有与人说道,那便是——

    孩子终会长大,她要趁着这些年里,快速地强大起来,强大到将来即便有人要来和要她的孩子,她也能够与之对衡。

    她连凤丫的孩子,不是谁想要就可以要到的!

    五年布局,精打细算,游走在危险和机遇之间,为的就是强大起来。

    强大,不是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,而是她不想要做什么,就没人能够强迫逼迫她做什么!

    连凤丫沉眉敛母凝思,眼中涛浪涌动……快了,快了……还差一些……只差一些了。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顶流出道: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: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: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