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五百零八章 可你,就是个哑巴

    “连竹心……”有人轻呼。

    “连竹心……”还有的人一脸茫然,无所察觉的呢喃,随即,恍然。

    ——连竹心!

    一时,静悄悄。

    风有声,人无声。

    这一刻,连竹心成为了众人的焦点。

    那个少年郎,沉默着,无声着,轻易的成为了这条街市上的中心。

    人群中突然爆出一声惊呼,那人是谁不重要,他手指朝那少年郎一指,大呼道:“连竹心!”

    这一声大呼,成了一个契机,惊醒了街市上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也果然引起了哗然。

    大监眉微蹙,不必他开口,他身边的小太监绷着一张青涩未脱的脸,用着尖细的嗓音喝道:

    “肃静,不得喧哗——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五城兵马司在警戒线内拦着众人,官兵们也在喝止:“不得喧哗——”

    果然没人敢再大声喧哗,只剩下耳语,互相讨论猜测着,探花郎怎么会来这里。

    东华门下,士子们也各自心中起了波澜。

    朱麟安是站在东华门下众多士子中的一个,他站在最前面的一群中,抬头朝那少年望去,眉宇深锁……他来做什么。

    是嫌还不够热闹?

    这个当事者的探花郎来与不来,根本无法让事情有任何的改变。

    他不来,今日的事情也不能够解决。

    他来了,只会让他自己更糟糕。

    朱麟安望着近在眼前的少年郎,少年生得眉目清秀,身姿挺拔,如此看,也是一表人才,尤其是那张嘴,唇红齿白,看着少年一年,当真会生出一种,

    陌上人如玉,君子世无双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是那张嘴,只要一张开,就抹杀掉所有的好——他,连竹心,当今天子亲自点的金科探花郎,是个再实实在在不过的哑巴。

    哑巴就是哑巴,这谁也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朱麟安又猜测,那难道是连竹心的师父——闻老太傅,让他来的吗?

    让他来做什么?

    一个哑巴儿又能够做什么?

    想着想着,朱麟安望着连竹心,神色有了一丝同情——

    这少年还能够做一件事——背锅的牺牲品。

    朱麟安这样想着,他身边的很多人,此刻也和他想到了一处去了,再看他们近前的那个少年郎,眼神便变得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街市上,龙蛇混杂,除了普普通通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老百姓们,也混在了许多的不同人色,

    有这京都城中大大小小的势力帮派,也有很多家中在朝为官的,三教九流不缺。

    而这其中,又不乏许多心思深沉的,脑袋转得快眼睛看得清的,

    有人和朱麟安想到一处去了,望着连竹心,便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似惋惜,也似可惜。

    连凤丫也将一切看到眼里去了。

    褚先生是不信那位德高望重的老太傅,会弃车保帅的。

    却也看不明白,他家的小公子到底有什么打算,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扫一眼身旁不动声色的女子,轻声问道:“今日这一出,老夫是看不懂了,大娘子可能够猜一猜,小公子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连凤丫摇了摇头,也在思索,也真的猜不出她这个阿弟到底打的什么算盘。

    见身旁女子也没有主意,褚先生只能带着疑惑又把脑袋转向东华门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们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的。

    能够做的,只有站在一旁看。

    终于

    东华门下那些士子中,有些人按耐不住了,有人站出来大声质问:

    “你就是连竹心啊!”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来证明,你这探花郎,名副其实?”

    这人喝道,说得还算委婉。

    可有些,就显色脾气急躁了,另一人从士子群众跳出来,指着连竹心的鼻子质问:

    “你一哑巴儿有甚资格科考?

    有甚资格担负探花郎一名?”

    这句话戳中了东华门下聚众的士子们心中的痛,这话出,更多人再也忍耐不住了,质问声不停歇,

    文人们说话总是带着利刀子的,戳人都是戳得暗处。

    人言可畏,何况是这东华门下聚集的一大群士子们。

    一声接着一声的质问,铺天盖地的,

    质疑的目光,四面八方涌来。

    “我朝自太祖开国以来,就没有过身有残缺的考生取第进士!

    连竹心,你身有哑疾,有什么资格与我等一并入考场?

    此话说得难听,可你,就是个哑巴!”

    街市的人群中,连凤丫脸上的神色渐渐淡去,再无任何表情,只一双清眸,定定地望着那东华门下士子中,恨不得指点江山义正言辞的那个学子。

    连家的人,也都带着怒气。

    他们,从没有小看过竹心少爷,更从没有过对竹心少爷有过这样刻薄的指责。

    如今,自家掌心里的宝,却在这大庭广众下被人这样的欺负。

    张二鱼气不过,跳起来指着东华门那位嘴巴刻薄的士子骂道: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读书人!

    读书人道德廉耻都没有!

    一群人欺负一个比自己小半轮的少年人,还要不要脸!”

    那士子被人这么一指责,立马转头朝着街市上看去,隔着人群,涨红了脸,气急败坏: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

    你懂什么?

    我可说错?

    他就是个哑巴,难道我诬陷他了?

    本朝就没有过身有残缺的人科考的例子,别人都不可以,他连竹心为什么就可以?

    别人不可以,他就特殊了?

    还不就是因为他是当朝老太傅的亲传弟子?

    不然哪个哑巴可以参加科考?”

    此话出,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!”

    顿时引来群情激奋。

    各个恨不得伸张正义。

    忽有一人指着连凤丫一众人,大叫:“我认识他们,为首那女子是不久前刚封赏的凤淮县主!后头那几个,都是凤淮县主的家奴!”

    “啊!凤淮县主!”

    “是酒娘子连大家那个凤淮县主?”

    “天呐~是他们!”

    “难怪了……难怪他们那么急!原来那是探花郎的亲姐姐,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其他都不用说了,一句“一家人”,已经说明了众人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肃静,肃静!不得喧哗!”

    “不得喧哗!”

    场面一度又嘈杂纷乱起来。

    街市两旁酒座茶肆,二楼的雅间,今朝就没有一个空位,都被包揽下来了,各家的都有。

    靠窗而坐,一间雅座里,袁云凉冲着小二招招手:“再来一壶清酒……不,本公子要英雄酒。”

    东华门下

    连竹心坐在蒲团上,微动脖子,看向警戒线外他的阿姐,他的阿姐也正望着他瞧,少年殷红的唇一挽,挽出一个灿然明媚的笑。

    随即,少年不再留言他阿姐期许的目光,埋首执笔,白纸上力透笔墨一行字。

    他身后小厮小心翼翼把这纸张端起,吹了吹未干的墨,随即,高高举于头顶——

    疑惑、不解、不平、不服,我就在这里,来!

    众人凝目望去,一时不解……来?来什么?

    街市上,看热闹的人,够着脖子看。

    “喂!看得到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上头写了什么?”

    后头的人拼命催着前头的人,前头的人卯足了劲儿伸长脖子看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离了好大一段距离,“看不到啊,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看看,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真看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却听到一声粗粝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:

    “疑惑、不解、不平、不服,我就在这里,来!”众人这才抬起头,四处找这粗粝声音来出,却见不知何时,有轻功了得的江湖人跳上最前那间茶肆二楼的屋檐,

    那人粗粝声音说着:“那小儿的白纸上写得就是这句话,疑惑、不解、不平、不服,我就在这里,来!”

    “这话什么意思啊?

    什么叫做他就在这里?

    来?

    来什么?”

    有人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家公子问,没人愿意第一个来战吗?”说的话是连竹心身后那个小厮,传达的是连竹心的意思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恍然大悟——来……原来是这个意思啊……

    来战!

    东华门下士子们顿时涨红脸了,不是羞耻,是羞怒!

    耻辱!

    大大的耻辱!

    一个哑巴敢开海口!

    有人站出来:“连小公子今天是要战群雄吗!”

    蒲团上,连竹心抬首朝那人看去,眸光从东华门士子们身上一掠而过,很轻的一眼划过,终又落在那质问的人脸上,

    少年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那人眼里冒火,带着怒气,往前一站:“不才汪文,向探花郎讨教!”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娇宠童养媳:七爷,霸道爱 回到古代开书院 苏贵妃 盛少绝宠:替身小娇妻 呆萌追妻记GL 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胜者为王 透视小神医 妖妃倾城:高冷将军请自持 独家宠婚:景少,帅炸天(重生景少帅炸天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