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五百零九章 何为君子

    东华门下的事情,从来就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连竹心邀战,汪文请战,此事放在茶馆是雅事,放在酒肆是雅事,放在画舫是雅事,但,放在这东华门下,就是大事。

    即便连竹心邀战,汪文请战,这战,却不是连竹心说邀就行,汪文说请就行的。

    大监身后站出来两宫人,向前几步,一左一右门神一样立在汪文面前,两宫人一样神色,不出喜怒,桩子一样,深扎那里,虽不说一个“挡”字,

    但任何人看去,那态势,就是一个“挡”。

    汪文心对连竹心不服,此处正是被那口不能言的小儿激怒,羞辱之下更是恨不得立刻就将那小儿拿下,让他好好出丑,看他还能不能语出狂言。

    此刻被两宫人挡在身前,一口怒气生生被压下,顿时更加意难平。

    左右扫看两宫人,却不敢在这二人面前放肆张狂。

    别看这两宫人未必在那宫中地位如何,但有一点绝不会变——这两宫人是从大庆朝最尊荣的地方出来的。

    今日的事情本就闹得沸沸腾腾,观战也好,入局也罢的那些人,各自心中有着不同想法,皆因各自立场不同,或者目的不同,又或者利益共趋。

    无论什么理由,矛盾激化下,本以为能够看到一场上佳的好戏,更别提,那风暴圈中今日事件的主人公,竟然敢来这里,不光来了,还在众目睽睽之下邀战。

    众人都等着这接下来的论战,正是看得起兴时候,一盆冷水浇下——居然有坏事者,那两宫人挡在那里不前进,却也不后退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事儿!”人群中,有人跺脚干着急。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”还有人心里怪那两宫人多事儿,可这话是真不敢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东华门下士子中,有人眼里冒火,更是嫉妒地盯着连竹心,又看那两个挡路的宫人……不知是谁嘀咕一句:“做当朝太傅的弟子就是好啊。”

    话听起来似乎没什么,脑子转个弯弯来就听懂了——做当朝太傅的弟子就是好啊,连宫里的人都偏袒帮衬。

    可不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大监耳毒,眼更毒,“嗖——”一下,如毒蛇一般,尖锐看向那嘀咕的人,那人顿时脑门儿起了冷汗,缩了缩肩膀。

    大监眼没从那人身上挪开,挥挥手,身后一小宫人近前,俯首贴耳于大监左侧,乖顺认真聆听,只见大监嘴巴对了对,那宫人俯身行躬礼,悄无声息退去,有眼尖的人,

    看那退去的宫人形色匆匆往皇宫方向去。

    正是晌午,虽说春季,呆久了,晌午的太阳照下,也渐渐毒辣起来。

    但没人敢去质问一句,也没人敢在这个时候有异动,都只能光看着,等着看今日这一幕如何落幕。

    大监身后那个小宫人离开的时候,离东华门最近的那座酒肆,其中一间包房中,也有一青布小厮匆匆下楼,离开酒肆,顺着街市,往回去,越走越偏远,最后消失在城中一处小院落里。

    小院鸟语花香,还有一老叟,老叟闻旧门“吱嘎——”声,睁眼,慢悠悠道:“举国之重的老太傅过去了?”

    虽说是问话,那口吻却是意料之中一般,可见说话的人,胸有成竹。又说那句“举国之重的老太傅”,怎么也含着一丝嘲弄。

    青布小厮闻言,向前去的脚步半空中僵住了一下,随即,禀道:

    “去的不是老太傅,是……是探花郎。”

    竹篾摇椅上的老者眉心一动,微不可查,又恢复如常,慢悠悠问:“他去了?去做什么?挡刀的替死鬼?”依旧胸有成足。

    其形优雅,其声徐缓,好似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小厮后背绷紧,腮帮子鼓了鼓,终是二躬身:“回先生话,探花郎说:疑惑、不解、不平、不服,我就在这里,来!”

    老者瞳孔骤缩,声音不比先前慢悠悠,微紧,脱口出:

    “他说,不服来战?”

    实在是老者目光太利,身前那小厮因着头皮,一咬牙:“是!”

    老者神色莫测,不知在想什么,前一刻还发怒,下一瞬嘴角扬起笑:“有趣,有趣。”苍迈的声音,竟然像个小孩儿一样欢喜。

    可青布小厮心就一紧,更把嘴巴闭经,眼前这个人,喜怒无常,杀人更是眼不眨,他就亲眼见到过,前一刻还把人服气,好生宽慰,笑意和善,下一瞬,就夺了他人性命。

    果然——!

    老者蓦地脸上笑意全无,一转头,冷幽幽地盯着小厮,冷冰冰问:“那你回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吓得小厮“砰——”地跪下磕头:“探花郎邀战,士子中有人应战,大监身边的亲信拦住了应战的人,又让人往皇宫那边去,属下猜测,东华门的事情,大监做不了主,

    探花郎东华门下邀战,大监不知如何处置,是让人去回宫求圣意去了,

    属下琢磨着,既然大监让身边亲信回宫禀报,属下也该回来向先生禀报,”

    小厮一口气说完,大气都不敢喘,直到头顶上老者那道目光散去,那股压力退去,他才心里一松,喘了一口气,立即一抬头,双手一拳一掌一击:

    “先生!接下去,我们要怎么做?请先生示意!”

    老者浑浊的眼球里似乎什么一闪而过,垂首扫地上:“看戏。”

    此事竟然不在他的意料中……“出去,继续盯着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门阖上,小院又恢复宁静,只是这回,老者不再躺在摇椅上那样悠闲,起身,静静坐着,眼里有什么锐色闪过,自言自语:“闻枯荣……闻枯荣……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走了一步好棋路,只是不知,开路的棋子得不得用,好棋路也许好棋子啊。”东华门下今日聚集的上百号人,一个小儿,能够以一敌百乎?

    那小儿虽过了会试,会试的成绩并不特别突出。皇宫里那个老东西亲自点了探花……老者眼中露出明晃晃的讽刺……皇宫里那个还是那么的会收买人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华门

    此刻

    那宫人去而复返,手里是张纸条,递给大监,后者摊开看过,便抬头看一眼身侧坐在蒲团上的少年郎,

    复转首对众生,阴柔尖锐的嗓音提起:

    “陛下口谕:准战!”

    需到这时,先前死命认定宫人包庇偏袒太傅弟子的士子们,这才陡然明悟:不是偏袒,而是,去请圣意。

    其他人还好,汪文是第一个请战的,此刻就成了焦点,顿时轰——的一下子,脸红耳赤,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之前的羞辱,之后的自以为是,此刻众人的调侃眼色,羞耻之下,汪文更是怒火从烧,眼里冒火,嗖嗖——的死死盯着身前那个小哑巴……都是他!让自己丢这样大的脸!

    定是要速战速决,叫这小哑巴也出大丑!

    向前一步,“今日也耽搁许久,不如速战速决。”汪文冷脸哼道:“探花郎,可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话落,丢出命题:

    “子曰:君子周而不比,小人比而不周。问探花郎,何为君子?”

    这问……狠!

    明面讲得是,德行高尚的人以正道广泛交友但不互相勾结,品格卑下的人互相勾结却不顾道义。

    但实则讲的是在暗指,金科探花郎连竹心品行不端。

    比起汪文的激进,另一个主人公却显得礼数尽尽。

    蒲团上盘腿而坐的连竹心起身,微倾身,对汪文施一礼。

    这是读书人之间互相辩论前双方互行的礼数。

    汪文并不傻,这一对比,他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论战才开始,他就先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君子如兰……他没做到。

    暗恼,急追问:“君子周而不比,小人比而不周。探花郎还没作答,何为君子!”

    这哪里是要连竹心回答什么是君子?

    这就是在讽刺连竹心品德不端!

    百姓们不解,但人群中有读书人翻译成白话,

    东华门下士子们各个翘首以盼,等着的就是金科探花郎这回怎么办!

    褚先生急:“太过分!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包下沿街各店铺雅座的各方人家各方势力,各个玩味,显然,这一闹,只怕是今年最热闹的一场了,此一幕少不得要被史官记载入史册。

    一件雅间里,袁云凉单手支着下巴,歪着脑袋,百无聊赖向窗下扫去,纵街上人潮拥堵,那双黑眸里映入一抹素淡的身影,薄唇一挽,逸出一声沙哑笑意。

    “请探花郎作答!”汪文气势如虹,向前一步跨出逼问,声若洪钟,喝!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全民觉醒: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 龙腾枭雄 四合院:开局报警抓傻柱 重生76:工业互联网帝国 玄学大佬又蹭病娇傅少气运续命 打造超级财团,享受美妙人生 重生七零我靠种田暴富了 一群白眼狼,都别管我叫哥 你选绿茶男,我离开你哭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