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五百一十四章 好惨一男的

    “珠珠没有胡闹。”小丫头一本正经地说,一双黑珍珠一般的眼珠子,澄澈地望着那恶声恶语的学子去。

    “大胆,还说没有胡闹,当今陛下乃天家圣人,”那学子怕是也知道,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和一个小姑娘真的争论起来,他自己脸上也没有光,怕是要被人说一句以大欺小,和小孩子一般见识,所以这话,看似是和珠珠说的,

    实则,这学子却是转脸看向连竹心,更说:

    “竟不知尊卑礼数,陛下乃天子,小儿胆大,霸主爷爷岂也敢如是称呼,藐视天子圣威?小儿无知,探花郎也不知礼数尊卑,君君臣臣的道理?”

    这话歹毒,活生生就把一顶藐视皇家圣威的帽子,扣在了连竹心的脑门子上,

    话分明是个才四五岁的小丫头说的,可却偏偏让这士子拉扯到连竹心这个当“舅舅”的头上,有所谓子不教父之过,到了这里,这士子就生生牵强成“子侄不教叔舅之过”。

    今天这里,多的是人精,心知肚明着,这学子就是故意扣一顶大帽子在这个新任探花郎的头上,自然有人鄙视这样小人行径,但鄙视归鄙视,却也乐得看热闹。

    反正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。

    “忒得歹毒。”褚先生咬牙切齿,就连后头连家其他人也恨得咬牙切齿,什么事情,一旦跟皇权挂钩,还真是一步都不能行差踏错。

    “人散了,盯着他。”连凤丫双眸沉沉。

    褚先生蓦地心跳半拍,半晌,咂摸出味道来,惊疑道:“当家的是怀疑他?”话落,又朝那人惊疑不定地望过去,百思不得其解:

    “这人看起来不甚特殊。”言下之意,真有怀疑的,也不该是这人,前头几个不是更可疑。

    “老朽倒是瞧着那祁进问题岂不是更大?”

    连凤丫摇摇头,清眸依旧没从那看似义愤填膺突兀冒出来的那学子身上挪开,“那祁进……我还看不出什么道头来,但,这个人,”指的自然是那给连竹心扣下一定藐视皇威帽子的学子:

    “从东华门事起,这人始终也不起眼。”

    “是,当家的既然说他不起眼……”褚先生不解。

    “这才可疑,从事起,这人就没什么存在感,你瞧东华门下,其他的士子们,再对我家竹心有敌意,但有一点,比文比武,就连祁进这看似吊儿郎当的另类子,另辟蹊径比术数——那也是堂堂正正比。

    惟独这个人,先前不起眼的狠,一出场就扣帽子。”连凤丫淡淡说着,眸子里刀剑锐利:

    “此人,用心不良。”

    褚先生朝那扣帽子的学子看过去,确实,这士子的举动怪异。

    果然,这学子一番带节奏下,众人的关注点,竟也被带着偏移,当然,这并不是所有人的注意点都被带偏移,这里,还是有很多精明人。

    但带节奏这种事儿,向来只需要点一把火,再来一些摇旗呐喊的,这火就越烧越旺。

    那人看着连竹心被群起攻之,说探花郎藐视皇威,不把天子放在眼里,竟敢对当今天子胡乱称呼,那人扫视一圈周围,嘴角藏着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江老头儿很是无赖地坐在屋檐上,熬着脖子往肩膀上坐着的小丫头看,笑呵呵道:“珠珠啊,你瞧,不是江爷爷不带你来吧,给你舅舅惹祸了不是?”

    小丫头气鼓鼓地腮帮子,小胸口呼哧呼哧,显然是气到了。

    给她骑马马的江老头儿还得继续拿话挠着小丫头的心肝脾肺胃,不痒不痛地说着:

    “这下回去,看你阿娘怎么罚你咯,江爷爷是没办法帮你咯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也不知是被那些对她舅舅指鼻子指眼睛的人气了,还是被驮着她的江老头儿气了,凤眼沉沉的,黑梭梭的瞳子,眨也不眨地盯着那个带节奏的士子,奶声就道:

    “我娘说了,天下之大,莫非王土。

    天下都是皇帝爷爷的,皇帝爷爷就是这天下的霸主,珠珠唤皇帝爷爷为霸主爷爷,哪儿有错?”

    小姑娘甜美嗓音,却带着“这个道理没错”的倔强,众人闻言,却一阵愕然。

    就连那给连竹心扣帽子的家伙,也都嗫了一下……这,还真的没错。

    可难道要他当众给这屁大孩子承认错误?那人梗着脖子,落下脸就喝道:

    “胡闹!今天东华门下,是国事,探花郎竟不知轻重,让一小儿胡闹!可有尊卑规矩?”

    本来就想硬是把错重新编排进连竹心不知轻重上,就把刚才他丢脸的事情绕过去了,偏偏,咱们珠珠儿小胸口已经气得呼哧呼哧了,硬是认死理,梗着脖子就对这人说:

    “珠珠说错了吗?大叔你说。

    娘说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大叔说珠珠说错哪里,珠珠改!”

    这姑娘的倔劲儿……偏偏小姑娘说得那是一个一本正经,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噗嗤~”祁进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这一笑,四周相约出现低笑声。

    二爷在角落嘎啦里,心情越快地勾着唇角,原本准备踏出去的脚,重新缩了回来……霸主爷爷?他的珠珠别说叫霸主爷爷了,叫阿爷都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那士子脸色青一阵白一阵,约莫根本没有想到,没有栽在连竹心的手底下,却栽在一个屁大丫头的“认真”下。

    改?改甚?这黄毛丫头,你能说她说错了?

    天子不是天下霸主?

    酒肆茶座的包间中,各家也都出现笑声,这边的笑声,可就没有东华门下的笑声那么委婉了。

    “那丫头有趣。”有人说。

    相约而同,另一个包间:“那是凤淮县主家的千金?可定下婚约?”

    还有的包间里,有人笑说:“倒是个伶牙俐齿的。她生母是凤淮县主,听闻凤淮县主出生淮安一山中村落?

    可这小姑娘的气度,我怎么看着,不像是寻常能够养出的?”

    “你,你一个小丫头知道什么!”那学子脸色青得难看,只能黑沉着脸,色厉内荏地喝道,底气却不足啊。

    珠珠把粉嫩嫩的嘴角一勾,另辟蹊径,仰着小下巴问那学子:

    “珠珠有一个问题,叔叔要是能够答上来,珠珠服你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你答不上来,我不服你,你说的,我不认。

    许多些通透的人,一听这话,啧啧有声,“小姑娘年纪小小,倒是霸气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此刻被逼梁山,这会儿有梯子下,他也认为,再怎样,他难道还答不上一个毛丫头的问题?

    “你问。”他昂首。

    岂不知此刻,他就已经输了下风……你说,你跟个四五稚儿比什么?赢了是应该,输了……呵呵。

    果然,他这一点头,这话一出。

    下头就有人摇头了。

    “小女珠珠,当今凤淮县主是我阿娘,金科探花是我舅舅,敢问阁下,高姓是何,师承哪家?”

    这话问得有理有据,很有一番模样,话出,众人愕……这,谁教这小姑娘的?

    小丫头唇红齿白,娇俏可爱,奶声奶气却吐字清晰,有模有样地一拱手……这个,这个怎么有点像是与人比试前的仪式?

    那人也是一顿,随即似乎十分不耐烦,敷衍道:“姓吴,单名玉。南阳书院入学。”

    显然,就只是走个仪式,很敷衍了事。

    那小姑娘却十分认真地点点头:“原来是南阳书院高徒。珠珠有一问,吴叔叔听好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有模有样,众人看得也十分有趣。

    珠珠扬起声音问:“鸡生蛋蛋生鸡,问,这世上,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吴玉嘴角抽搐不停。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顶流出道: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: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: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