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五百一十五章 不简单的小腹黑

    鸡生蛋,蛋生鸡,先有蛋?先有鸡?

    额?

    小丫头话出,下头已经众说纷纭,可不光只是那东华门下今日慷慨激昂的士子学子们。

    寻常百姓,贩夫走卒,也是开始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这就跟啥一样呢?

    就像是刚才是在听天书,读书人们之乎者也,纵然辩论激烈,你来我往之间,火花四射,寻常百姓却也只是听个响,听个热闹,热闹就行,谁管他们都在说啥?

    好吧,换句大白话:俺们听不懂。

    可这回呢,蛋生鸡,鸡生蛋,到底先有鸡还是先有蛋,啧啧,这问题不难啊,简单呀,他们可都听得懂。

    各个议论的一头劲儿啊,可想刚才听了一大堆的“天书”,这会儿终于是碰上了自己这小老百姓都懂的了。

    这不可得逮着机会好生议论一番。

    一个兴高采烈地含着:“当然是鸡生蛋。没鸡咋有蛋?”

    另一个立刻反驳:“你傻糊涂了,鸡从哪儿来的?还不就是蛋,蛋不孵出小鸡,哪儿来的鸡?”

    这可好,都有理啊,那这到底是蛋生鸡,还是鸡生蛋?

    这下子,可是冷水入热锅,次啦啦的炸开了花。

    张二鱼耳听四面八方争论声不停休,笑得那是一个开心啊,怎么看自家小小姐怎么就是觉得“天才”啊。

    别说是张二鱼,不苟言笑的谢九刀此刻都是一脸的舒心,还有那闷葫芦的江去,刚烈的唇边也不禁是溢出一丝丝的笑意。

    褚先生摸着胡须,笑得更别提,见眉不见眼。

    连凤丫此刻心里却是突突的,额角也突突的,眼皮子跳了又跳。褚先生见她脸上没笑意,问道:“当家的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连凤丫深吸一口气,拼命忍着伸手揉捏眉心的冲动,一双眼,死死地盯着那屋檐上的一老一小,她终于是想起来了,小丫头那一套一套的看着像是与人比斗前的某种仪式……屁的“像是”!

    那就是!

    “那小滑头,跟谁学得那一套一套的?”终是,咬牙切齿地盯着屋檐上,骑马马地坐在那猥琐瘦老头儿肩膀上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褚先生一时没有弄明白,身旁这位当家人的话中意思来,还宽慰道:“小小姐聪慧过人,当家的怎么一脸……”便秘……“咳……忧愁……”

    连凤丫胸口剧烈的起伏,这会儿连脑仁儿都觉得好疼好疼:“褚先生就没觉得,那小滑头刚才那一套套的眼熟?”

    这会儿,褚先生才听懂了那意思,仔细一回想,那一套套的,什么“敢问阁下,高姓是何,师承哪家”,这话,听着可不就是一股子江湖气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这个,这个莫不是听望川楼的说书先生听来的?”褚先生见身旁女子脸色十分不好,这会儿,小心翼翼地宽慰起来:“小孩子嘛,学得快,听到的就记在心里了,不奇怪,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又马上转移了话题:“这不重要啊,当下紧要中的紧要,不就是怎么把眼下这难关过掉?”

    闻言,连凤丫这才闭上了眼,狠狠平息了心口那莫名乱窜的恼,“这问题,若是对着褚先生问,您老该怎么回答?”

    额……这个……鸡生蛋蛋生鸡,先有鸡?先有蛋?……褚先生哑口无言,一脸的黑线。

    这个……褚先生终于发现了问题之所在,“这问题问出,的确是能够难住那叫做吴玉的书生……”

    话却犹犹豫豫不好开口了。

    连凤丫冷笑一声:“呵,可不只是难住了那吴玉一个人吧。”

    的确……这是难住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这问题就来了,吴玉答不出,到时候一甩锅,又丢给了连竹心,这下可就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褚先生不语了,也不笑了。

    一脸忧心忡忡地看着那东华门下英姿飒帅的少年郎,发了呆。

    又竖着耳朵听着四面八方越发激烈的争吵声。

    争吵争论之剧烈,就连五城兵马司的官兵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那二楼酒肆茶座的雅间里,一个个一间间,也都睁着眼睛,一脸的戏谑,好奇的有啊,脸色奇怪的也有啊。

    一间雅座里

    几个加起来两三百岁都有的笑谈开来,“那小丫头也算是个歪才了。”恐怕也只有这般童真的小孩子,才会问出这样“幼稚”的问题,只是这看似“幼稚”的问题,当真,难得很。

    歪才,不是天才,也非是骂人的话。

    另一个抚着胡须笑得呀,“来,徐二郎你来说说,先有鸡乎?先有蛋乎”

    那叫做徐二郎的哈哈一笑,中年正是展宏图时,何况如今又得圣眷,本是春风得意,却只哈哈大笑,连连摆手:“各位不必为难我,既然是问的鸡生蛋,蛋生鸡,那本该去问问当事者才对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人一听,愣了下,下一刻,哄堂大笑,“好你个徐如,惯是会推脱,都道你徐二郎处事圆滑,今日这一遭,果真,圆滑世故。”当事者?

    不就是鸡和蛋?

    去问鸡和蛋?

    亏他徐如想得出!

    徐如一听,眼睛往那人一瞥,似笑非笑:“你说我徐二郎圆滑世故,本是没有的事,既然是你辛九郎说的,我勉为其难认了,那你辛九郎不圆滑不世故,且说说,先有鸡乎?先有蛋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这一时间里,发生的其中一件。

    又说其他雅座里,又是一番笑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往皇宫去,往城郊偏僻小院去的,各有人马,

    老皇帝坐在御书房里,原本今日东华门下哗变,龙颜有怒。

    却不成想,狗屎一样糟心的这件事,原以为要动用禁军,高威之下,再以宽抚,此事倒也不难办,但发生了,那也十分糟心,即便妥善处理了,只怕他那老师闻老太傅这一生的清高德行之下,也恐有留下污迹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一糟心事,却异变几番突生,老皇帝坐高处,自然将下头一切看得清清楚楚,事实之上,从那句质疑连竹心凭甚登高摘夺探花郎时,老皇帝得知这事,立即就已经猜出这事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    有人,要动他的老师啊。

    动他的老师,那就是,动他的左膀右臂!

    老皇帝通悟这一点,眼里寒芒烁烁,斩他左膀右臂……左膀右臂岂是能够被斩的!

    老太傅,是天下人的太傅,天下之师!

    动天下之师,动荡人心,人心动荡,国本动荡!

    却不成想,他那被人诬德行有亏的老师没有去,东华门下却立了一个少年郎。

    少年郎说:你们不是问,我凭什么摘夺探花郎吗?来!不服,来战!

    老皇帝得到报信时,满是褶子的嘴角翘了起来,老眼欣赏一闪:好儿郎!

    心下更觉得,自己果然没有选错人。

    御笔一勾:准战。

    这之后,随着时间过去,信使接二连三,不停歇地往皇宫御书房里报消息。

    老皇帝听着“战况”,每多一次战绩,嘴角的笑意就更深一重。

    连家那小儿,当扶!

    这会儿信使又来报信了,老皇帝听着,可不只是笑意深深了,太监总管笑呵呵地在一旁,耳边听着龙颜大悦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小李子,你说说看,先有鸡先有蛋?”

    “老奴,不知。”李公公笑着回。

    老皇帝笑说:“那小丫头果然与她那阿娘一样。有趣得很,若是得闲,朕倒是想要见一见这丫头来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恭恭敬敬笑着到“是”,却没傻着去问君王,何时钦点那有趣的小丫头来面圣,当了老皇帝身边一辈子的亲侍,心知这不过是君王高兴时的一时快语。

    老皇帝笑着笑着就不笑了,叹息一声:“这小丫头是给她亲舅舅出了难题了。”

    都是人精,李公公也叹息了一声,再清楚不过,那叫做吴玉的书生回答不出,会恼羞成怒地干脆把这难答的问题抛给新晋的探花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

    京都城偏处小院里,摇椅上的老者听完后,冲着脚下跪着的小厮挥了挥手,苍老的声音沙哑道:“再探。”波澜不惊,眉眼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那边东华门下

    已经热闹得不成样,只怕不比上元节里还热闹咧。

    士子学子读书人们,各有神色不一。

    朱麟安想着的是:吴玉完了,探花郎也完了。

    祁进本是这一局中与连竹心对弈的那一个当事者,此刻倒是挥着扇子,笑呵呵的站一旁,好像自己是个局外人,乐得看这热闹,只是吊儿郎当的表皮下,垂着的眼,与他这皮子完全不像的精光,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有人追问那吴玉:“兄台还要想多久,可有答案了?”

    吴玉面色涨红,神色变了又变,终于朝那屋檐上的小丫头一拱手:

    “吾答不出。”

    有人喊道:“认输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这心下叹息了一声,一波不平一波又起,只见那吴玉再一拱手:“还请这位出题的小小姐告诉吾,先有鸡先有蛋?”

    “呀!”不知谁发出唏嘘声。

    如雨后春笋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纵然这吴玉没有做错,但他这般大人,也好意思欺负孩子。”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不太光彩,不过我也想要听听,那出题的小丫头怎么答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问了,那问问题的,想必是心中有答案的。”

    众说纷纭。

    这下子,一双双眼睛,都落在那娇俏的小姑娘身上。

    褚先生脸色变了又变,焦急起:“可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苍色唇瓣微微抿了抿。

    角落处,二爷也看着自家闺女,一脚正朝外踏出。

    ——“珠珠要是知道,还向吴叔叔请教什么?”一声软语娇俏。

    众人:……

    朝那屋檐上的小姑娘看了去。

    小丫头模样依旧娇俏玲珑,一张粉嫩小脸蛋,粉唇撅起,众人……眨巴眨巴眼,好像,有哪里不对?

    可瞧那小丫头一脸“我要是知道我问你干嘛”的理所应当,一脸的忒得有道理,众人:……

    好像……也是?

    我知道还问你干嘛?

    吴玉只觉得喉咙一阵腥甜,险些喷血出。

    角落处,二爷暂且收回脚,笑得冷峻的眉眼都温柔了。

    “珠珠还小,又没上过书塾。吴叔叔读书几多年了?吴叔叔还是南阳书院的学子,我听我褚爷爷说过,南阳书院出才子的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一本正经啊,一脸认真的咬字“出才子的”,又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,无辜地望着吴玉,好似在说:南阳书院出才子的,才子就是这样的吗?

    吴玉那张脸青红交加,已经不能看了。

    旁侧也好,警戒线外里也有一些南阳书院的,顿时齐齐转头,咬牙切齿地恨不得把那吴玉给吞了不可!

    小姑娘的问题问得刁钻,回答不出来可以,但你吴玉没事打断人家祁进与探花郎的术数比试干什么!

    有你吴玉什么事儿啊!

    这下好了,南阳书院要出名了。

    南阳书院本来就出名,没听人家小姑娘说,南阳书院出才子?

    这一下啊,更出名了!

    那吴玉气得啊,险些真吐血。

    眼珠子一转,狠辣地瞥向了一旁的探花郎……我这边被你小侄女羞辱得丢丑,你这个做舅舅的清风朗月?

    做你的梦去吧!

    吴玉忍着心口那一口怒火,转身,朝着连竹心一礼:“吴玉只是南阳书院一学子,学识浅薄,令家小侄女聪颖过人,想来探花郎学富五车,区区小儿问答,已然心中有答案了吧?”

    至此……看懂时事的人,心道一声:果然这样了!

    更多没看透的,此刻又被这一波三折钓得兴致冲冲。

    吴玉已经破罐子破摔了,那些南阳书院的学子,有些面孔,他都是认识的,但此刻这些个人,对自己是咬牙切齿的怒瞪。

    今日这件事之后,且不知,他还能不能够在南阳书院呆着了。

    咬牙切齿对连竹心:“还请探花郎赐教。”

    屋檐上的江老头儿瞅着自己肩膀上的小丫头,娇俏的小脸上目瞪口呆,“江爷爷,他他他太坏了!”

    江老头儿从善如流,根本没有纠正小丫头,是你这小滑头太坏了吧,笑呵呵连道:“对,这龟孙子太坏了!”

    小丫头顿时苦了小脸了:“怎么办?舅舅被珠珠害了,珠珠不想害舅舅的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说着说着,眼圈就泛了红,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,含着泪,“江爷爷,怎么办?珠珠要害惨舅舅了。”

    江老头儿一边安慰小丫头,什么不是你的错啊,是那吴玉的龟孙子太坏了,“别怕,回去你阿娘揍你屁股时,江爷爷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天不怕地不怕,此刻红着眼睛眨巴眨巴:“都怪珠珠不好,要是听小鱼儿的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座下的江老头儿嘴上说“是”,翻个白眼儿,听那小子的只怕吴玉此刻要捂脸无颜见人了。

    “请探花郎赐教。”吴玉再逼迫。

    看那探花郎没有动作,心道:我不好你也别想好!

    要是你一个探花郎都回答不出来,我区区一个布衣书生回答不上,也就说得过去了。

    至少南阳书院里,还有他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“令侄女的问题,当舅舅的,还摘了金科三鼎甲之一,探花郎,你也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咄咄逼人!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今日这一朝,早已经偏离了轨道,什么东华门下聚众抗议,什么服与不服,此刻显得没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在等连竹心的回答。

    要是探花郎也回答不上自己亲侄女的问题,那可就不只是吴玉那样了。

    只怕要成这京都城……不,这大庆朝的笑柄了。

    “连竹心!到底是先有鸡先有蛋!”吴玉势在一搏!

    一侧大监眉心紧蹙,但他此处,却不能表现一二。

    那边始终有信使往皇宫中去消息,他在此处,不过是暂且震慑住闹事的士子们。

    旁的,却是无法。

    只能,把担忧藏在深处,同所有人一样,望着那闭目中的少年。

    那少年郎端坐蒲团上,闭着的眼睛睁开了,极为徐缓地执笔,笔尖润满了墨汁,笔随心动,如走游龙。

    端方透古朴,苍劲,力透纸背。

    几多人够着脖子去看。

    少年郎身后小厮那有些难听的鸭叫嗓音,陡然响起:

    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世间万物,相生相伴。”

    那小厮顿住下,微喘息。

    众人拧眉:“怎讲起道法来,这探花郎勾扯得未免太牵强。”

    鸭嗓又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如世间君臣之道,无君国不成,无民不成国。载舟之水,行将踏浪,覆水之舟,广至千里。”

    那小厮望向吴玉:“敢问吴公子,先有君?先有臣民?”

    敢问吴公子,先有君?先有臣民!

    吴玉脑子里嗡的一声,哐啷软坐在地上,脸上已经毫无血色,惨白一片。

    此间,大庭广众之下,人头擦肩接踵,却静默无声。

    东华门下众士子默然,而寻常百姓最会察言观色,闹事的士子学子们一片静默,不觉也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朱麟安陡然从人群之中站出,朝那蒲团上的少年郎,深深一躬礼,态度诚恳至极:“探花郎有奇才,国子监朱麟安钦佩!至此一别,望来日再见探花郎风采!”

    说罢,起身,大步离去,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彼时,一人出,二人出,三人出,接二连三,“探花郎当之无愧,吾等惭愧!告辞!”

    此时,东华门下满满当当的士子学子,已经十去七八。

    祁进一笑,也朝连竹心一礼:“探花郎真才学。”

    话落,转身歪着身子,慢吞吞往旁侧走去。

    还是那吊儿郎当的模样,还是那一身金灿灿的。

    只是,那吴玉,还在。

    吴玉深吸一口气:“探花郎取巧。终是没有正面回答,先有鸡先有蛋。”

    众士子学子心默:确实没有正面回答,可已经答出精髓来了。

    先有蛋先有鸡,还重要吗?

    “若是探花郎无法正面答出,吴某敢问,哑疾如你连竹心,如何承这探花郎!”

    此话出,吴玉已经是背水一战,众人心道:吴玉疯了!

    胜负已定,吴玉还在苦苦挣扎,是为哪般?!

    “连公子不要忘记,众位也不要忘记,本朝开国以来,从未有身残者得以科举之路!

    此已经是违背礼法祖制!

    其他之言,全不必再说!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先把这条说清楚,说不清楚,其他都没有说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若非连公子之师,乃当朝太傅,各道府县怎敢开先例!”

    “如是说来,连公子本是一废人,无缘科举,是太傅偏私,敢问一声,天下人之师,太傅何德何能!”

    ——疯了!

    许多人脸色骤变!

    却又有一些人被说动!

    对!甭管这连竹心有否才能,是否真才实学,但这连竹心本就是一个哑巴,开国以来,无一身残者可以走仕途科举之路。

    他——连竹心,凭什么特殊!

    走掉的人,大多已经走到,东华门下,却也还有着不算少的一批。

    这其中,有许多脸色变了的,盯着连竹心,眼里有什么东西,浓臭浓臭的,快要溢出来。

    连竹心脸色也是一变,先前的清风朗月不见,脸色凌冽,眼神凌厉,侮他连竹心,可与之道理一二。

    侮他那个才德天下无二的师父,不行。

    清俊面庞,尚未长开,怒气盈惯!

    忽一声娇俏软语,如黄鹂百灵鸟:

    “珠珠听过一句话:临渊羡鱼,不如退而求网。吴叔叔,珠珠不解,这话是什么意思?吴叔叔帮珠珠解一解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举众哗然一片!

    吴玉脸色霎变,已经不是难看,发青转红又发白。那小姑娘的娇俏软语,却如同重拳一击,击在心口,震得吴玉才爬起的两腿,脚下虚浮,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警戒线外,连凤丫苦笑一声撑额,这话……“你教的?”她转头问褚先生。

    褚先生比她还张口结舌,听闻她问话,忙摆手:“老夫可不敢。”

    临渊羡鱼,不如退而求网。

    ——与其羡慕,不如实实在在好好读书去。你作什么红眼病。

    屋檐上,江老头儿笑容顿了下,随即,又咧嘴笑开,一口大黄牙尤为惹眼。

    到底,还是听了那小子的。

    而街道旁,赫然有家三层小楼,楼下牌匾,黑底烫金的三个字——简居楼。

    简居楼处三楼最东边那间包房里,安九爷瞅了一眼身旁的稚童,

    安九爷下意识地微躬身,扫眼朝那屋檐上老家伙驮着的小姑娘看去。

    小丫头闹得满城风雨,后头出主意的却是,却是……他身侧的小男孩儿。

    虽然不尽相同,却又殊途同归。

    稚童头戴一顶小一号的帷帽,稍瘦的小身子,挺得笔挺的腰杆子,立在窗畔,帷帽下,一双凤眼清淡,粗看,像他阿娘,细看,却根本找不出相似处,淡色的粉嫩小嘴,缓缓地一勾。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我的国风百艺系统 顶流出道: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: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:木木果实最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