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他身后,谢九刀从陆三郎身边经过时,稍作停留,虎目里迸射出刀子一般的锐利。

    陆三郎陡然眯了眼……是警告?

    这粗壮的大个儿,给自己警告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,却被那一记警告的眼神,激起了一丝好奇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子回宫,连凤丫回凤淮雅居。

    她一跨入府门,就被人拦住:

    “老夫人正等着,请随老奴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回禀老夫人,我有事,事后自会去给她老人家请安。”

    那奴婢面色闪过不愉,“老夫人等得紧,大小姐还是现在就随奴婢前去的好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顿住脚,上下一扫那前来的奴婢,眼中无波无澜,无喜无怒,轻描淡写道:

    “怎么?听你这话,我此刻不随你去,你还要告我刁状?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敢,大小姐不愿意去见老夫人,奴婢自然只会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看着那娇嫩的脸蛋,忽地苍色的唇瓣勾起:

    “哦?怎样个实话实说法?”

    那前来通传的奴婢脸色一变,但随即,又觉得有所适才:

    “……是大小姐自己不肯去见老夫人的。奴婢有什么错?”

    “你没错。”连凤丫淡淡道,眸子微垂,在那面前娇嫩的脸蛋上,一掠而过,“九刀,把这人丢给沈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那奴婢脸色一变,还有辩争:“奴婢可做错什么了?大小姐要把奴婢发落到老太爷跟前?就算要辩,也该是大小姐随奴婢去老夫人跟前去寻道理。”如何也不该是老太爷!

    谢九刀已经上前一步,一手如钩,攫住了她的衣领,对连凤丫道:

    “是,当家的。”

    又问:“老太爷面前,如何说?”

    “说这个奴才,让我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谢九刀不管那奴婢如何尖叫挣扎,他一把拎起她的衣领,身子陡然腾空而起,那奴婢突然脚下空了,低头一看,自己已经在半空之中,立即吓得尖叫连连,再也顾不得狡辩争论,还有她的大道理了。

    连凤丫淡漠地收回视线,她此刻,本心情就不好。

    既然有人送上门来找抽,那不资源利用都对不起上天给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大步往自己的院子去,这座府邸占地不比英国公府大,却也不小。

    至少从前他们一家子在柳南巷子,是住一个院子的,在这里,就各自住一个院子了。

    她没说一句话,只字不言的,一路绕过前庭,廊坊,花园,绕过她爹娘那院子,直抵自己的院落。

    江去埋着头,沉默的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连凤丫进自己的院落,周围是奴仆,这些奴仆是沈家安置过来的,

    她一进自己的院落,周围立即齐刷刷的眼神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也不予理会,四个丫鬟上前:“大小姐,我们是老夫人派来服侍大小姐的大丫鬟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,就见那一袭鹅黄绕过了她们,一个眼神都没落在她们身上,径自一把推开房门进了屋。

    江去犹豫着,

    面前这道门,算是女子闺房。

    从前在柳南巷子的时候,那一院子里齐谐和睦,大家伙儿没有那么多规矩。

    但这里是英国公沈家。

    他有些犹豫,到底要不要跟进去。

    “滚进来——”

    门内突然传来女子怒意声。

    院落里的奴婢奴才都被突如其来的暴怒声吓了一跳,一个个一改之前的混赖,变得小心翼翼起来。

    门口,江去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不敢再耽误,提步走进去。

    那四个大丫鬟倒是皱了下眉头,却此刻没人敢吱声去拦。

    江去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把门关上。”

    那四个丫鬟齐齐面色一变,“大小姐,不可!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男女有别!”

    她们四人齐刷刷地挤到了门口,为首两个人,手扶住了门,不让关。

    那屋子里,外间是八仙圆桌,桌旁是仕女图的扑花捕蝶屏风,光线从窗栏射入,罩在那屋内女子的身上,笼得一身朦胧光晕。

    光晕随暖风流转,四人看到,那坐在八仙桌旁的那个女子,阴暗不明中,朝着她们瞧来。

    那眼神……四人无不是脚下一缩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女子声音,比之之前,显得平静淡然,但那门口四个大丫鬟,却觉得,此刻比先前那暴怒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眼中露出不甘,还要说什么,被身旁的人,连忙抓住了手,制止,她身旁那个大丫鬟,礼了礼自己的衣服,对门内女子行了标准的一礼:

    “奴婢们告退,大小姐有事情,尽管吩咐奴婢们。”

    临走时,还不忘把那两扇门扉给关上。

    屋内,只剩下了连凤丫和江去。

    江去笔直地立在八仙桌前,他埋着脸,沉默寡言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要对我说的?”许久,女子淡漠开口。

    立在桌前的高大个儿肩膀一颤,却没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那一箭是朝你去的。”是陈述句不是问句。

    江去埋首默然。

    女子眼中怒意一闪:

    “你这是已经准备好,要对你的那位一先生,慷慨赴死?!”

    她震怒,在“砰——”的一声,拳头狠狠砸在了八仙桌上,直把那上好的八仙桌,拍得桌面跳三跳。

    从前,江去多数时间都在柳南巷子那宅子中,不出门,偶尔她派他出门办事,这人也谨慎得很,戴个帷帽半遮。

    一时也没人认出来。

    但今日众目睽睽之下,是躲也躲不过去的了。

    也是她不好,没有想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事出突然,当时镇北军归京毫无预兆,她又被沈家那位老夫人缠住了,

    再者,当时她手上身边能用的人,就那几个,其余之人,全部都在庄子上头。

    一时怎么就忘记了,江去的身份,还有江去之前诈死的事情。

    以及那背后那始终见不得光的一先生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但江去一定是想到了。

    否则,那一箭射来之后,他的面色一点波澜都没有,眼中神色像是早就知道会那样。

    “你一早已经知道自己此番有危险,为何不说?”她拍桌:“我纵然算无遗漏,也会有疏忽之时。

    江去,你不提醒我,却慷慨赴死。

    你这是认定了,一先生面前,你必死无疑,如今挣扎都不挣扎一下?”

    江去似对这话有了反应:

    “当家的,你没见过一先生,你不知道一先生的可怕之处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不是不挣扎……”

    他似有难言之隐,好半晌,抬起了头,冲着那八仙桌旁端坐的女子,苦笑着:“……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没用的……任何挣扎都没用的,任何反抗都没用的。

    这是江去那三个字后面深重别样的含义。

    连凤丫看着江去,清澈的眸子里,江去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,只觉得那双眸子里,有万千星辰,亦有天空与大海,仿佛无边无际。

    在那么一双清透得几近明澈的眸子注视下,江去头皮发麻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又以为,我今日做的这些,是为什么?”那女子声音清淡的,终于开了口。

    连凤丫很平静,平静得像是泰山石敢当,万年不动地,她说:

    “江去,我来告诉你。

    地道口在哪里,我很早就已经清楚。

    之所以一直没有动作,任由你嘴中那个一先生肆意。

    是因为我另有安排。

    今天,着实不是一个揭发地道处的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问江去: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,我原先的计划吗?”

    江去不明所以,点头。

    连凤丫淡淡说:

    “最初,我就在想,怎么会有人能够凭空出现,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你嘴里的一先生很厉害,但我不信,他能厉害到,让一群人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你可记得,你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蚁群,于一先生而言,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但皇帝找遍了整个京都城,却没有找出蚁群的一丝线索。

    你还说,蚁群,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这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,蚁群藏身之地,不是正常人能够生存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这偌大京都城中,什么地方是御林军和五城兵马司齐齐出动,又找不到一丝踪迹,却又能够大量大量藏人的地方?

    地底下。

    我那天巡逻了温泉庄子,借着机会,转遍了庄子内外,最终,我十分确定,蚁群是怎么进入庄子内的。

    而你的话,蚁群,无处不在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,江去看到那女子笑了笑,又轻描淡写道:

    “江去,一先生动闻枯荣,却牵连带累了我阿弟,这笔账,我自然要向他收。

    他要还礼给我,地道,就是最好的礼。

    我却不能够贸然带着庄子里的人去挖地道。

    说来,天可怜见,镇北军的残兵老将,陛下正为如何安置下这些人头疼脑热。

    收下这支残军,

    我好借着庄子上人手突然增多,需要再扩建庄子为由,那时候再领着镇北军的残部动土,

    很容易就能顺势发现地道。”

    江去一脸震惊地盯着那桌旁女子……她早就已经有了完善的计划!

    “可是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连凤丫平静地说道: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没有按照计划,等到过几日扩建庄子时再动土对吗?

    江去,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,你一心求死,今日你怕是早就已经料到会有这一劫难,

    你连挣扎一下都没有,你那样直接慷慨赴死,倒是跪的很彻底。

    我今日冒着暴露的风险,在镇北军回京的第一天,领着他们就回温泉庄子,

    直接挖了地道口,揭露了蚁群所据地。

    就是为了告诉你,

    你心里惧怕的一先生,并不如你所觉得那样可怕。也是警告他,不要动我的人,他动我的人,我就动他的根。”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我读研的那些事儿 离职后,我中了五千万 90年代打工人生 拒当备胎,拥抱白月光 股民的炒股日记 此间月夕花晨 反派:舔女主干嘛?女反派不香吗 开局桥上救下轻生女,系统激活 兽族来袭 欲物猎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