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江去陡然一震!

    心脏皱缩,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掐住了一样,他此刻,呼吸急促,死死盯着桌旁女子看。

    她怎么能够这么平静,平静地剖析着整个事件,平静的告诉他,她今天所微,显得鲁莽冒进?

    就好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情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可是做到这一地步,为了区区一个江去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明知最初的计划才是最保险的计划,她为了自己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是的混账,亲手舍了那最完美的计划,打破了最初的预想。

    她又怎么能够如此毫不犹豫做出抉择,

    江去无法明白,为什么一个女子家,却能让他的心,像是活过来了一样,

    她说什么?

    她说……

    他动我的人,我就动他的根!

    “我……当家的!”江去“砰”的一声,直挺挺地跪了下去,他什么话都没有说,一双眼,红如牛眼,盯着女子那双清透冷静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江去,你是江去,不是无桀。

    如果,江老头的江,还不能让你从一先生的恐惧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那么,你记住。

    江去,你的江,是我凤淮的江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站了起身,面容越发平静了,垂眸扫跪地不起的江去:

    “现在该头疼的不是你,

    任何人做任何事,都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现在,轮到你嘴里那位一先生头疼了。”

    江去知道,她说的不假。

    “动地道,就是动蚁群。我很期待,看看你嘴里那位无所不能的一先生,还能够光风霁月躲在后面老神在在拨弄风云么?”

    “我期待他的反击。”

    江去听到那女子的脚步声离去,随脚步声同起的还有那句“我期待他的反击”。

    她走出去,四个大丫鬟围了上来,眼神都很毒,各个往连凤丫的寝房里瞥,却怔住,就看到那个高大个儿一个人结结实实地跪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让你跪这里,为什么?”其中一人问道。

    江去起身,没理会她们,径自往外走,那大丫鬟一手抓住江去的胳膊:“问你话呐,你和大小姐刚才在这屋里作甚啊?”

    江去霍地扭头,双目恶狠狠地瞪向那丫鬟,他没说话,那大丫鬟被他这模样吓得脸色发白,连忙放开手:

    “不说就不说,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,还怕人知道么?”

    江去听到这话,只觉得一股恶火往上窜,凶狠地低喝道: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哇~”可怜这大丫鬟在沈家的奴仆中,也算是有些身份的,这就被江去给吓得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江去额头上青筋毕露:“你再哭试试!”

    他真不知道女孩儿哭的时候,不能够这样凶狠。

    本意是叫那姑娘别哭了,结果把人吓得倒是不哇哇大哭了,人家不敢出声,光流眼泪,默默地哭。

    还哽咽着。

    恰是这时候,院子门口响起了熟悉的声音:

    “如意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原来这大哭的大丫鬟,名叫如意,如意听到熟悉的声音,立刻扭头循声而去:

    “蓝嬷嬷,你怎么才来啊。”

    听那哽咽的声音,和那说小话的模样,显见的好像被人欺负了一样。

    蓝嬷嬷闻言,果真蹙了下眉,就往江去那儿看去:“此处是小姐的居所,你一个外男,怎能入内?”

    不等江去回话,如意抢道:

    “是大小姐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蓝嬷嬷听着这话,更是眼中闪过什么,却不表态。

    只道:

    “正经人家都没有这样的规矩,家里女子家的居所,能够让不明不白的男人家进,这成何体统。简直是没规没距……”

    “哟,这找规矩都找到我院子里来了?”

    蓝嬷嬷听到这声音,立即转头,“大小姐。”她垂眉顺目,看似恭敬。

    连凤丫看向江去: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,平时这时候做什么,这会儿还去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江去悟了,这会儿,他该劈柴火了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蓝嬷嬷想喝住他,连凤丫不动声色往前头一挡:

    “我看着你眼生,谁许你闯进我凤淮雅居的?”

    蓝嬷嬷气得差点儿吐血……眼生!

    她可是跟在老太太身边的人,见过好几回了,再者,之前去往柳南巷子替老夫人看一看那一家子的人,也是她,怎么会眼生?

    眼前这位刚认祖归宗的大小姐分明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这会儿就这种问题和家里的小姐吵起来,显然并不明智。

    蓝嬷嬷愣是吞下这口气,道:

    “老奴姓蓝,是老夫人跟前服侍的亲近。”

    那“亲近”二字,蓝嬷嬷特意给咬字了重音。

    连凤丫只当没有听懂,“哦,原来是蓝嬷嬷。”

    蓝嬷嬷正想着,也终于不装不认识了?

    就听到对方一声: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蓝嬷嬷觉得自己这一股热血好像要往头顶上冲,连凤丫看她那模样,心里琢磨着,可别气出个高血压了。

    不过显然,老而不死是为贼。

    这话很多时候,还是有些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请大小姐去。”蓝嬷嬷终于面无表情地说道,不再准备和面前这女子辩嘴了,她这是妥妥的认识到一件事——

    这丫头的嘴巴厉害的很。

    “行啊,蓝嬷嬷前头带路。”

    她回答得这么爽,倒是把蓝嬷嬷给惊到了。

    不禁狐疑起,看这样子,回答这么爽,那先前派了小丫鬟过来,怎么就传出了这位大小姐不愿意去给老夫人请安的话来。

    带着心中的疑惑,蓝嬷嬷给连凤丫引路。

    出那道刚开辟的圆拱门,连接的就是英国公府沈家原先的府邸。

    又往后院去,老太太居所雅致。

    庭院中梅花几棵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盆栽。

    可见那盆栽是有专人修整打理的,长势极好。

    “问老夫人安。”连凤丫屈身行一礼。

    老夫人雍容华贵,面容慈和,连凤丫看着那慈和的老太太,心中却清楚,这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主。

    “可不敢受你的请安礼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垂眸,眸底闪过幽光,她再抬起头时,换上了乖巧:

    “老夫人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问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笑眯眯地对着她:

    “听梦儿说,凤丫你不愿意来见我这老人家?”

    她话刚落,连凤丫面色巨变,痛斥道: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

    是哪个乱传乱说!

    老夫人你把人叫出来,我和她当面对质!”

    她这样坚定,沈老夫人瞧着厅堂中间,她那刚认祖归宗的孙女痛斥着丫鬟的不是,此刻,心里也涌起一丝狐疑。

    她这双老眼,也算是见过世事,看过人心。

    这后宅的事情,少不了阴私龌龊。

    但这孙女,她再不喜,却也看不出她面上神情有一丝作伪,不禁老眼中露出狐疑:

    “好,蓝嬷嬷,去把梦儿带过来。咱们沈家的大小姐,也是她敢冤枉的。”

    蓝嬷嬷得令,立即去提了那小丫鬟过来。

    连凤丫都不需要去看,就知道,老夫人嘴里的梦儿,就是刚才她让谢九刀送去沈老爷子那边去的丫鬟。

    那丫鬟一进门,就哭哭啼啼,哭诉自己怎么就惹了大小姐生气,直把自己说成个小可怜,连凤丫站一旁听着,也不打断。

    说真的,这种事儿,还挺新奇的。

    至少,从前个,在柳南巷子里,她家院子中,可没有这种事儿发生。

    老太太见她糯米做的菩萨一样,动也不动,任由那丫鬟一顿陈述哭诉,不禁多看了她一眼,那丫鬟哭得差不多了,

    她老人家才开口慢吞吞道:

    “好了,哭什么!

    大小姐就在这里,是非曲直,你但在这里,辩个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你放心,我老太太年岁大了,脑子还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但凡你有冤屈,我老太太还是能够替你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着,要是连凤丫是个急性子,直脾气,只怕此刻已经火冒三丈地跳脚了。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一路情深:伪装几多情 顺风顺水 将军娘子喜种田 空间谋宫之夫人最大 田园蜜宠:悍女种田有好夫(重生之农门药香) 太子妃家的暴君又吃醋了 重生后她成了将军府团宠 我的治愈系男友 我是堡主大人 将门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