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一阵梳理经络,时间匆匆过去,也不知现下是什么时辰,连凤丫只觉得浑身舒散一般,就像在闻府的那一天一样,很久很久没有这么的放松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来的疼,每一次经历过那似生似死的折磨之后,第二天的清晨,一定是浑身的骨架都要散了一样,

    日积月累,这疼就像是随着时间,一点点侵蚀着她的血肉,

    也只是已经习惯了而已。

    习惯,并不等于不疼。

    一时放松了戒备,猫儿一样,软唇里溢出一声舒服的叹息。

    身后的二爷,稍一分神,险些出了岔子,暗咒一声……这女人,还真当自己是柳下惠了。

    眸子缩了下,静守心神,手下动作继续未完之事。

    又过了约莫半盏茶的时间,二爷的大掌,缓缓地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开口道,

    “本座没有骗你吧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的确浑身被顺毛捋一样,说不出的惬意松快,懒洋洋着,一时没理解这话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欢愉?可舒服?本座让你欢愉否,舒服否?”

    连凤丫瞬间悟了……这人满嘴子荤段子,明明是帮人的好事,到了他嘴里,变成了调戏良家妇女的登徒子。

    人家前脚刚帮她,至于为什么,她还想不通,想不通,她也不想再去想,爬起身,掀开床帘子就要往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其他人。”她还要去看看谢九刀,江去,这人也不知道对他二人下手重不重,低头一看,拧眉:

    “你松手。”

    话落,陡然瞪大了眼睛,仿佛不敢置信……她的身子,软软地倒在了二爷的怀中,“他们?那两个糙汉有什么好看的?”男人撇了撇嘴,很不高兴道,轻手轻脚将怀里的女人,搁进了床铺上,

    “现在,你该做的是好好睡一觉。这个月十五啊,我还来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眼睁睁看着这个人给自己盖上被子,身子不能动,口也不能言。

    若不是现在这样状态下,她简直不敢相信,这人就这样点了自己的穴位。

    这人给她盖了被子,却不急着走,就这样席地而坐,坐在她的床前木踏板上,手肘撑着床沿端着自己瞧,她倒是想要开口问一问,他又在搞什么。

    有心无力啊,谁叫自己动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只能一双眼睛,死死瞪着他瞧。

    二爷看得有趣,就支着下颚,凤眼眨也不眨地,

    好整以暇瞧着她明明怒意冲天,却无处发泄的模样看。

    连凤丫一丝丝的睡意上了头,眼睛渐渐耷拉着了。

    窗畔边,男人絮絮叨叨地在说着什么,她听得不太真切,那声音,有时候远,有时候近,困意上头,努力想要清醒一点听清楚一些,

    下一刻,又会被另一波无边的困意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往后别那么冒险了。”他巴拉巴拉说了好一些话,最后也没有几个字落入连凤丫的耳朵里去,

    二爷支着下颚,眼睛里全是连凤丫,看着她的睡颜,凤眼里全是柔和,瞧她一只手掌落在外头,伸手握了住,帮她塞回被褥里,

    手却突然停住了,手势一变,与那只小巧的手掌,十指交握。

    指腹摩挲着她掌心的薄茧,他的凤丫儿,就是这手上薄茧,也是惹人怜爱的。

    二爷心想,要是五年前,有人告诉他,将有一日,会心悦一个容颜普通,满手粗茧的农户女子,他一定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而今……而今,却在这五年之中,这女人,一点一点走进了自己的心中来。

    再回首去想从前,二爷有些茫然,到底,到底是什么时候,让这女人进了心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她第一次毒发时生不如死也不肯认输,

    也许是她生子时明明儿子明眼人都看得出,活不下去必夭折,她却耗尽心神不肯松手不言放弃,几天几夜守着那出气多进气少的孩子,

    也许是她那一句“我想活”时那双眼中的决绝坚毅,二爷还记得那一眼那一刻那双绝不认命的眼给予自己的震颤,

    也许,是在这五年之间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这世上,有这么一个人,只是为了见自己一面,拼尽了力气,在这世间挣扎,为了见自己一面,她从泥泞中爬出来,

    一步一步走向了自己,

    一步一步,走近了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朝他走来,就是几年之久。

    这几年,却比旁人的几年,更艰难。

    一月一毒发,一年十二个月,一次一次在生死边缘徘徊,一次一次生不如死……有一个女人,历经五年,走向了自己,走近了自己,

    尽管,十分可能,她只是为了找自己算账。

    但这个耗时弥久的过程,在他的眼中,变得浩瀚而磅礴,足以震撼着一个名叫萧瑾的男人。

    从最初的玩笑一般的可有可无的放她一命,那时她真的无关紧要,他只是觉得有趣,想要看看她到底能够做出什么样能让他惊讶的事情,

    到后来的她让他满意,封她一个侧妃位,给个名分吧,这便是帝王之家,一国储君给予的最大的慷慨……曾经,他以为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再后来……这个名叫连凤丫的女人,彻彻底底地走进了他的眼中,他,再也难以放下了。

    他忘记了一件事,他给了她五年时间时,就也决定了,他,将用自己的眼睛,注视着她五年。

    只怕……不知要有多少个五年了。

    二爷摇头轻笑,不划算啊不划算啊这买卖。

    松开了她的手,二爷起身离去时,脸色有些灰白。

    侍卫有换岗的时间,他熟门熟路,又岂是那些侍卫能够发觉到他的身影的。

    走的自然不会是正面。

    “后生。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,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二爷停住,袖中手,悄然凝聚了寒气。

    他缓缓转身,一片浓墨夜色中,缓缓地出现一道人影,触及那道人影,二爷袖中的寒气悄悄散去,他朝那人影,稍一颔首,

    “老先生近来可好。”

    态度谦恭却不卑微,无论作为一国储君的萧瑾,还是二爷的萧凤年,他有自己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后生,寒冰诀不好练,稍有差池,功毁内力散尽。

    你既已入了半步宗师境,自好好闭关去罢。”半步宗师境,这辈子多少人难以企及的境界,这后生如此年纪,难能可贵。

    萧瑾眸色变了变:“多谢老先生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后生,你的气不稳。

    再继续下去,你想送命吗?”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顶流出道:国民女神是我头号迷妹 四合院:开局五八年镇压全院 拐个殿下当相公 流氓大亨之靓仔风流 韩国大财阀之崛起 夫人是满级神棍 墨太太又作妖了 私密健身师 全民觉醒:木木果实最强 超级仇恨戒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