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萧瑾神色不变,淡然道:

    “老先生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落,一道黑影似箭,流光一样,朝他而来。

    这影太快,萧瑾此刻再退,根本来不及。

    一咬牙,伸手硬杠硬,一掌朝着那黑影击出,下一刻,双掌相对,砰——的一声,萧瑾被震得后退几步,堪堪站稳,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一口黑血吐出。

    萧瑾捂着胸口,再抬起头时,脸色却比之前好多了,他朝那黑影一拱手:

    “多谢老先生这一掌,晚辈瘀血已出。”原来这一掌却不是杀人的招式,反倒是救人的手段。

    对方挥了挥手,不在意地说道:

    “顺手的事情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萧瑾闻言,心中却震了下……他自己的身子,自己知道,去北疆前,费了心神以内力压制她身上寒热双毒的恶化,怕他到时候远在北疆,她不在自己的眼前,要是出点差池,自己远水难解近火。

    那时就受了一些内伤,不久前,刚刚痊愈。

    痊愈不久,前些日子,又在太傅府上耗费了内力。

    今日夜闯英国公府,原本只是想要与她说说,今天温泉庄子地道的事情,她把自己陷入危险之地,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进了她的寝房,那女人睡着了却还紧锁着眉头喊了一声疼。

    他才后知后觉明白,原来,寒热双毒并不只是每月月十五发作那一夜才会疼。

    固然发作时,是生不如死,平时倒不会。

    隐约一个猜测:这寒热双毒,随着时间越久,发作过的次数越多,只怕那痛也会成为跗骨之蛆一样,

    不是毒发作时的生不如死的痛,却是发作的次数多了,经脉、骨骼、血肉全部都受了伤,也许这痛比不上毒发时的生不如死,却是时时刻刻长长久久地在疼着。

    要她平常时候不再痛,只有修复梳理已经受伤的经络。

    接连三次大量的耗费内力,纵然萧瑾半步宗师境,他也内伤不轻,想要痊愈,没个三个月是别想了。

    要是再多几次这样耗费内力,半年也未必能缓过来。

    而就是这样重的内伤,眼前这个不起眼的老爷子,一招之间,就打通他闭塞的经络,逼出他那口积压的瘀血,要是只凭他自己,要逼出这口瘀血,少则一个月。

    顺手而为,没什么大不了的……这就是半步宗师和宗师境的鸿沟么!

    而眼前这个看起来邋遢的老人家……他,又是什么人?这样的人,又为什么呆在那女人身边?

    重重震惊和疑云,萧瑾薄唇微抿,警惕地盯着对面的人,眼底思索深沉。

    “后生,”老头儿连忙摆摆手:“老头子我稀罕那丫头的紧,从前闲云野鹤惯了,现如今换个活法儿,也是不错。这生活滋润的,老头子我可不是要害那丫头的。”

    江老头儿一脸“你别这样看着我,我是好人”地连忙手摆个不停,

    心道:虽然我比你能打,但你还是太子爷,打死你我得被追杀得江河湖海到处跑,不划算不划算,这里有酒喝,还有娃儿可以玩,多好。

    萧瑾闻言,淡淡收回了视线,“老先生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老头儿嘴角扯了扯……狗屁的误会,他敢打包票,他要是真有伤那丫头的意思,这小崽子会和自己玩儿命。

    啧……亏得自己刚才才出手帮他。

    “不过,后生啊,虽然瘀血已出,你的内伤却还是需要时间调理的。

    别再像今夜这样了,再耗费内力,你的寒冰诀会不稳。

    你自己最清楚,寒冰诀不稳,练寒冰诀的人,会变成什么样。”老头儿瞅了一眼,警告道:

    “你天赋绝佳……别再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萧瑾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老头儿好奇,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疼,白天没见过她喊一声皱个眉头,夜里睡梦里眉头紧锁,她喊疼。”

    老头儿怔了下,随即,举起酒葫芦:“也是个倔强的……不过,你为她梳理经络,老头子我说服不了你。

    但其他的,就不必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寻常的一句话,萧瑾却从中捕捉到一丝别样的信息来,他神色一亮:

    “老先生暗中在帮她?”

    那老头儿举起酒葫芦,喝了一口,不否认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老先生能解寒热双毒?”

    “老头子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寒热双毒,还是无解吗?”萧瑾握住了拳:“老先生,这毒当真无解吗?”

    老头儿不回答,却说:

    “那丫头意志力坚定,只要她自己不想死,这一时半会儿,老头子还能够保她无事。”至于她身上的疼痛……这个、这个他老头子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这寒热双毒以内力梳理,那可是要肉贴肉,从后背、身前,几个穴位,依次打通梳理。

    这个、这个……他又不能像这小崽子一样去撕了人那丫头衣服不是?

    萧瑾笔挺的身躯,微微一动,他朝那老头儿一礼:“老先生,多谢。”

    那老头儿眼中一丝诧异……他可是知道的,小崽子骄傲的很,为了那丫头,倒是肯折腰。

    心中不免动了恻隐之心:“这寒热双毒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刚起,一眼注视到小崽子直勾勾的眼,忽地抬起盯着自己看,老头儿想说的话,吞了下去,眼底一丝不忍,却道:

    “也不是无解。等你到了宗师境,那时老头子传你心法口诀。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不是宗师境么?”

    “老头子是,但老头子不能够。

    男女授受不亲。”

    此话出,萧瑾悟了,要宗师境的,还要能够授受相亲的。

    嗯,明白。

    “多谢老先生。告辞。”

    萧瑾脚下一点,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江老头儿咕嘟咕嘟喝着葫芦里的酒:“诶,善意的谎言不是谎言是善意,对对对……老头子我今天没在府中,老头子去找小英娘去了,对对对,老头子我今晚不在府中哟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只见他身形一闪,此处已再无他身影,之词胡同里,一个糟老头子懒懒散散地往胡同外走。

    他去的是从前连凤丫的住所,柳南巷子。

    “小英娘的腰好,可是屁股瘦啊,

    小红娘的屁股倒是肥硕,可嘴上那痦子碍眼啊……诶?到底今晚找谁去?”

    柳南巷子很安静,就见一个老头嘀嘀咕咕地往里头走来。

    “诶?这哪儿来的几只臭虫啊?”老头儿在原先他们所居住的小院前停下了,院门敞开一条缝,有几道黑影在里面翻找什么。

    老头儿耙了耙耳朵,一脸喝大了的老酒鬼样,歪歪斜斜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院子中几道黑影立即齐齐停下手中动作,一齐朝着老头儿看去,眼底没有人类的感情,下一刻,

    暴风骤雨,齐齐杀来。

    用的是,杀人的剑。

    没有后悔的余地,没有商榷的余地,更没有给用剑的人,留下余地。

    杀人剑,只杀人,剑下只有惨死的鬼,绝没有只受伤的人。

    不讲道理,也无道理可讲。

    八只剑,同一时间,一起朝着醉歪歪的老头子刺杀而去。

    周围空气涌动,气流席卷翻腾。

    下一刻——

    八道黑影,无声地齐齐向身后倒去,眼还睁着,脸上依旧是毫无人类的感情,他们死时,都不知道那一刻怎么自己就死了。

    甚至,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死时,死了。

    老头儿醉醺醺的瞅一眼:“诶,八只臭虫,谁家的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歪歪扭扭转身去找他的小红娘还是小英娘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于好多人而言,都是一个不眠夜。

    一先生的小院,灯火一夜未歇。

    “他们,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阴凉的声音,内室里传来,他的手底下人,面色乍变,额头冷汗淋漓……

    “还,还没。”

    “再派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炷香都不用,小院中,传来略急促的脚步声:

    “他们,死了。”

    一先生放下手中的书,抬起了头:“死了?”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第一红人 武魂:开局觉醒黄金帝龙 寻觅心灵归宿 至尊大明星:我开局震惊了全网 偏执小狼狗的追妻日常 都市:大佬挂了,我继位! 我的疯狂逆袭人生 极品古玩商 70年代医生下海 灵能苏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