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一先生站了起来,来回报的人,都战战兢兢了起来:“在外头。”

    一先生不理会,往外去。

    八具尸体,整整齐齐排列在小院中,头脸上只简单地盖着白布。

    其他人跟在一先生身后,

    “掀开。”

    手底下的人,立即齐刷刷过去,将八具尸体上的遮尸布掀开,露出里面已经死了不能再死的尸体。

    一先生近前去,一眼看去,眼睛陡然眯起。

    他没有立即上手,绕到第二具尸体身前,看了一眼,其他人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,只见他从八具尸体身前,一具一句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先生,尸体没有外伤,属下等人已经检查了又检查,这几人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那之情把尸首从柳南巷子带出来的人,迟疑道。

    他和其他人都检查个遍,完全没有发现一丝伤痕,即便是头发之中,也扒开看过,绝对没有类似针孔之类的隐秘小伤。

    一先生直起了身子,垂眼从那八具尸体上一一滑过,“他们是被内力震死的。”

    周围一阵倒吸凉气声。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死去的八人,身手如何,大家都对他们有所了解,这八人功夫倒不一定一流,但一旦出手,就是必杀,不死不休,

    这么大的戾气下,一碰上就要致对方于死地,一般人反应不及,不死也重伤。

    何况,这八人在一起时,其形成的力量之恐怖,不只是八倍而已,

    “他们是被人活生生内力震死的,”一先生眼底露出深沉:“同一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就更让人难以置信了!

    同一时间,以内力震死八个身手不凡的死士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看这八人的眼中没有恐惧,甚至神色也没有变化,如果真的遇上恐怖的劲敌,这八人必然会警惕。”

    可如今这八人的神色,就像是他们这些人实行行动时的最寻常的神态。

    一先生一笑,笑容却讽刺:

    “劲敌?”他缓缓转过身,不再在那八具尸体上停留一个眼神:“也算他们今晚倒霉,遇到宗师境的大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宗师境?!”好几个人,忍不住惊呼出声,一旦惊呼出声,那几人脸色一白,齐刷刷地额头上一脑门子的冷汗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地偷看一先生,但今天,一先生似乎并不在乎他们此刻的放肆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真的有宗师境吗?”

    好半晌,有个人忍不住心里的好奇,小心翼翼地朝着一先生问去。

    他心中打鼓,只怕自己不会看时机,一句话惹得这性格阴晴不定的一先生怒了。

    却怎么也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。

    实在是,宗师境……那不是传说中的才有的吗?

    从他习武开始,就这么认定的。

    一先生眼底微冷,他想到了他曾恨之入骨的那个人,那个人高高在上,那个人是个好父亲,好丈夫……却不是他的,不是他生母的。

    那个人,何其不公!

    凭什么!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一先生的思绪飞远了,这眼下的一团乱麻,也不能够引起他多余的在意,他任由自己的思绪飞远,飞去几十年前的岁月。

    但那个人,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这八人遇到的,绝不是他恨之入骨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问他问他的那个人,在一先生思绪纷飞的时间里,早就已经汗流浃背,他胆战心惊,一先生越不说话,他越是害怕。

    这阴晴难定的一先生,上一刻还笑容满面,下一刻就要了人命……这种事情,他们是见过的。

    他并不想,这种事情,有朝一日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,可……难道今天就是他的死期了么?

    此刻这人后悔不已,怎么就没能够按耐住心里那股好奇心啊。

    “宗师境么?”许久,一先生苍老的声音,响了起来,所有人都陡然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宗师境么?”一先生的声音,有些缥缈:“这世上当然有宗师境的大能。又否则,江湖之上,怎么会有宗师境的传说?”

    几人同时内心一震……是啊,如果宗师境并不存在,又怎么会在江湖上留下传说,它存在着,只是这世上绝大部分人此生都不能够碰触到。

    此间,众人沉默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世间真的存在宗师境的大能,那这世间还藏着怎样的秘密。

    这世间的传说,今夜,在他们的身边,却成了事实。

    “你与我说说看,你去把这八人尸体带回来时,他们的尸体呈什么状态?”

    那把尸体带回来的人,思索了下,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一先说听得很认真,眼底露出沉思。

    等到那人把在连凤丫从前那小院里所见的情景一一禀报完,一先生却露出了狐疑之色,

    今天城中发生的事情,他都清楚。

    不只清楚,从白天起,一直忙碌到夜深。

    温泉庄子的事情,他及快的收到消息,收到消息时,却也已经耽搁到了。

    皇宫里的狗东西,动作太快,发现地道口,立即就加派无数的人手,这京都城中,暂且能够让那狗东西调派出来的人手,全部都被调遣来用了。

    狗东西一面让人全城挖地,一面又让另一部分人去顺着温泉庄子下的地道,一路延伸往下挖去。

    地道不只是地道,弯曲变化的地道,沟壑丛生,分支极多,没人带路,会迷失其中,但就是这些无数个细分支,还链接着蚁群的地下驻地。

    驻地是用来联系勾连整个蚁群的。

    像是一个中转地,消息的对换互通。

    本是极为隐秘的重要之地,今天被人打个措手不及,整个地下驻地,全部被连根拔起,连同当时驻地之中,负责传递消息的蚁众,共数一百二十一人。

    除了驻地被连根拔起,五城兵马司的人手,在整个京都城地面上,这里铲一铲子,那里挖几大块土,

    选择挖地的地方,很随即,说难听点就是碰运气。

    但耐不住,五城兵马司手下的人太多,这个人东边动一块土,那个人西边挖一铲子,总有被碰到的。

    加之,一先生在这京都城中,布局已经不是一两日,布局那么久的好处就是,地下城的建立,随着时间,越发的完善。

    坏处是,

    正因为地下沟渠分布已经完善到几乎整个京都城的地底下都分布着。

    因为分布之广之多,再碰上地上挖土掘地的人手充足,

    结果不必想,只半日时间,地底下被挖出十几条地道,这些地道,通往各处的都有。

    一先生被这一招打的措手不及,自然分身乏术,一面要防,一面要守,

    要销毁地下驻地中,其他没有被发现的驻地中的所有线索,抹除痕迹。

    要安置蚁群。

    那么浩大的一群人,往哪里安置。

    一先生第一次觉得,对他而言可有可无的蚁群,那些算不得人的一群东西,成了此刻让他头疼不已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能弃,也不可以弃。

    这城里是没办法藏人的。

    这不是十几二十人,这是……一先生闭了闭眼,那庞大的数字,从前用起来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儿的时候,不觉得如何,死了还有,没了再补,从来不心疼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知道,一千余人,平时藏在这京都城的地底下,一切可以安枕无忧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天然的藏匿地点被那皇宫里的狗东西发现了,

    蚁群千余人,这一刻成了不能舍弃的累赘。

    已经死在狗东西的爪牙手里的蚁群人数,已经达三五百人了,没有失去这样多的手下人时,这些人在一先生眼中,真的好不重要,用时拿出来,不用时刻丢弃。

    死了就死了……那是今日之前的一先生。

    但现在,一先生因为今天这一遭,被重重削弱了实力。

    而造成这一切的,是那位凤淮县主。

    从事发到夜半无人声,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,之前发生的一切,一先生已经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从种种迹象来看,时间、地点、人,造成现下这个局面的矛头,直指那位曾经的酒娘子,如今的凤淮县主。

    所以才有了一先生派人深夜往连凤丫曾经居住的柳南巷子,潜入那座宅子,想要查探是否有留下一些线索。

    其实,要确认整件事的关键是不是那位凤淮县主,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抓了那女子,亲自审问就好。

    但此刻敏感关头,一先生不会傻的在这个时候,派人去夜闯英国公府。

    所以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这是没有想到,这派出去的八个死士,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了。

    一先生又转身,再次看向那八具尸体,眼中疑云遍布:杀死这八人,江湖上能够做到的人,很多。

    但是瞬杀八人,死因是被内力活活震死的,能够做到的,这江湖之上,非宗师境的大能不能。

    那位凤淮县主,有什么能耐能够请得动宗师境的大能?

    可如果对方不是那女子请来的,又为什么要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宗师境,轻易不出手。

    再者,那位沈家嫡女狗皇帝封的凤淮县主,她身边就那些人手,并没有什么宗师境的大能在。

    倒是狗皇帝的身边,那深宫之中……也许藏着不世出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如此……到底,温泉庄子上那件事,是这位凤淮县主发现的,还是那狗皇帝早就已经知道,却始终无从发落这件事,借了这个女子的由头行事?

    又或者……当真是陆家那三子在害他?

    到底,是谁在背地里与他为敌。

    一先生眼神阴沉,种种猜测,在心中一个接一个划过。

    他内心深处,打一开始,就并不太相信,能够破坏了他十几年布局的人,会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先生,派去接近陆三郎的人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边有人禀报,门外小门一动,四道人影一跃而入。

    首先见到小院里摆着的八具尸体,这四人心中一凛,见老者那透着贵气的身影,齐齐一跪:

    “一先生。”

    老者朝这死人看去,眼神十分犀利,在那四人身上伤处一转,

    “陆家三子如何?”

    只看这四人身上受了伤,一先生心中已经有了另一个猜测。

    “先生,属下们跟着陆三郎去到花街,陆三郎玩闹了好几个时辰,子夜时分才醉醺醺的从花楼里出来,

    属下们几个跟上去,把他挡在幽暗小巷里。

    陆三郎就跟传闻里一样,陆家纨绔子,身手不好。

    但他却伤了属下四人,后有陆家侍卫赶来,属下们看不宜久留,先行回来禀报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纨绔子?”一先生眼中冷意泛起:“身手不好,怎么能从你们四人手中逃脱,还能够反过来伤到你们。”

    人人都传,陆家子嗣各个优秀,惟独这陆三郎是个混不吝。

    上街打架,调戏民女,遛鸟斗蛐蛐儿,不成四五的事情样样精通,惟独就是不像他兄长叔伯们出息。

    一先生老眸中闪过一丝幽光……只知道玩儿的人,能够轻易打伤他手底下的人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的功夫虽然不是一流,也算是二流顶尖了。

    四个二流顶尖,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纨绔子能够一人敌之?

    又想起今天温泉庄子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先生心中那点疑云的阴影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陆三郎不简单。

    他此刻越发对于,地道是凤淮县主发现这件事,产生疑惑。

    但他性格向来谨慎,只凭借眼前这一切,还不能够让他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“喝了醉醺醺”的陆三郎,在被那四个黑衣死士盯上时,就又一阵咬牙切齿,在心里把连凤丫给臭骂了一顿,

    你瞧瞧,他一个京都城里,有了名的纨绔子弟,也能招惹上这样的事儿。

    想他陆岚这辈子,吃吃喝喝玩玩闹闹的事情,多开心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死士都上来了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儿?

    他就是个混吃等死的陆三郎啊,他是无辜的啊,

    无辜的!

    打人这活多累啊,又费力气有不讨好,

    他多冤啊——

    这混账的凤淮县主!

    在家丁护卫的搀扶护拥之下,回到了陆家。

    “三爷,您要往哪儿去?”

    管家喊住了想要趁隙溜走的陆岚。

    “我喝多了,当然是回屋大被蒙头睡觉去啊。”

    管家笑嘻嘻地一礼,嘴里却道:

    “那恐怕三爷这觉,一时半会儿是睡不了了。老太太在厅堂等着您。”

    陆岚听到,简直想要尖叫一声,晕过去算了。

    但他堂堂一个大男儿,怎么也做不出这后宅妇道人家做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只能硬着头皮苦着脸:“陆叔,您看啊,我这不是喝多了吗,要是见着祖母到时候嘴里乱说话,您看看啊,能给祖母说一说,我明儿再去给她老人家请安么?”

    陆管家嘿嘿一笑:“三爷您懂,老太太的话,我哪儿敢违背。三爷要是真醉了,也不怕,我让下头人,抬着三爷往老太太那儿去。”

    陆三郎头疼啊……陆叔这人,怎么这么执拗。

    只能呵呵哈哈,一脸嬉皮笑脸地,跟着老管家往厅堂去见老太太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正是酣睡时,陆家的正厅,那是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大堂两扇大门大开,一条青石路十分宽敞,直通正厅,

    陆岚转个弯,一眼看到灯红通明的大堂,两列立在青石路两边的玳瑁小厮,他一阵头疼,只觉得,身体某处隐隐传来了痛。

    看到两扇正门旁,一左一右两道亭亭玉立的身影,一个穿蓝,一个穿粉,他眼神一亮,正要喊道:“渃染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门旁两道亭亭玉立的身影,朝他盈盈一笑,示意他看前头。

    陆三郎一抬头,正好就对上了大厅正中央端坐着的老太太,慈眉善目的笑眼。

    完了……陆三郎暗道一声,苦涩得跟吃了黄连一样,这一刻,他只觉得,屁股上那处更痛了。

    “都这么晚了,祖母怎么还没有睡,睡得太晚,对身体不好,祖母,孙儿送你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他殷勤道,

    老太太看着他,“人老了,觉少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声音平和,慢吞吞的,陆三郎却听得眼皮子直跳。

    忽,

    “跪下。”老太太突然发难。

    果然——陆三郎心里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“今天你在外头干的好事,陆管家已经都与我说过了。”老太太不紧不慢道。

    陆三郎嬉笑着抬起头:

    “祖母知道我,就是个混不吝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朝他瞅一眼,似笑非笑:

    “三郎似乎知道,祖母为哪一桩事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陆三郎此刻觉得,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,人老成精……古人诚不欺我。

    老太太似乎根本不想跟陆三郎掰扯明了,只说道:

    “温泉庄子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地道的事情,你怎么掺和进去了?”

    只说了这么两句话,老太太起了身,让外头房中丫头来扶她,渃染温柔得体,上前扶住老太太。

    陆三郎看着这架势,只以为老太太是要回房休息了,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也没看他,只道:

    “去祠堂跪着吧,面对祖宗们好生反省着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太太提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陆三郎泄了气的球一样,心里再一次地把连凤丫给骂得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这狗屁的县主!

    这混账的女人!

    这黑心肠子的沈凤丫!

    直到陆三郎随着老管家身后,进了陆家家祠,面对着一排排灵位木牌时,此处除了他一个大活人,再没有一个活物,

    陆三郎怨气冲天,憋了大半天,终于再也克制不住,仰天大吼:

    “沈凤丫!老子跟你没完——!”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官途纵横,从镇委大院开始 团宠锦鲤小福宝,旺家旺夫旺全村 屌丝逆袭,我让圣人入轮回 多日,多情 随身空间:重返山村去种田 灰空 女友分手后,他获得了透视异能 穿到病娇反派黑化前 重生之回到2010年 天价片酬,我反手捧红路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