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来人心口一痛!

    这委屈的声音,是他第一次从这个女人的口中听到。

    她的脑袋,软软地耷拉了下去,男人高大的身子,一下子飞了过去:“我来晚了……”

    低沉的嗓音响起。

    冰桶中的女人,睁着无神的眼睛,眨眨眼,望着自己,那无助的模样……真的是她吗?

    心脏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捏住,有生以来,二爷第一次觉得,自己这样的人,也会将一个人疼入骨髓。

    他从没有见过这个女人,这样无助过,

    他也没有见到过,这个女人的眼神会有这样单纯的样子。

    深呼吸,压住那心口的沉闷,男人臂力一发,水声哗啦啦的响起来,连人带衣服,一下子从邴同忠抱出。

    他什么也没有说,修长的指尖,像是珍惜着世上最珍贵的东西,小心翼翼将她身上已经湿了的衣服脱下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在他的面前,不着寸缕,他却没有了任何一丝的欲念,此刻只希望,她不要再疼了,不要再受苦了。

    不加一丝欲望的,他的手,托在了她的腰际,将她扶坐好,女人像是一滩水一样,软软地靠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乖,不要乱动。”

    他道,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柔和。

    恐怕二爷自己也没有意识到,他的在意,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想。

    眼前只有这女人无助的模样,单纯的眼睛……她明明就是个心思缜密生有九窍玲珑心的女人,

    明明就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精……可是,今日,他才知道,

    这女人,也有这样单纯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内力一点点地灌入她的体内,这个宅子里,有个很厉害的老头子,他告诉自己,不要再来这里。

    萧瑾知道那老头儿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老头儿让他不要再来这里,是要他不要再为她输送内力了。

    否则……否则……

    没有否则!

    男人眼中,坚毅一闪,决绝无比。

    他听到了,她喊“疼”。

    他也听到了,她喊“疼”的时候,他的心口也在喊“疼”。

    怀中的女人,似乎舒服了些,不再拧着眉心,萧瑾始终一边为她缓解痛苦,一边察言观色,他的眼中,只有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可这女人呢,刚刚舒坦了一些,又开始了不安分。

    在他的怀中乱动。

    萧瑾心中叹了口气……要不是时机不对的话,现在就将她就地正法,

    正想着。

    怀中的女人抬了头,一双眼睛湿漉漉的,纯真得像是不问世事的道姑子……可他要是没有见到过她杀伐果断,她雷厉风行,真就被这模样骗住了,真就觉得,眼前这个女子,就是这样一个天真烂漫不知世事疾苦的姑娘家。

    “你乖一些,好不好?”他对她说,口气近乎哄骗一般。

    怀中的这女子,仰着那张小脸,忽地冲他一笑,

    这一笑,没有任何的算计,也没有其他姑娘家的腼腆害羞,

    这一笑,她越发的像个不问世事的道姑子,什么都不懂的女娃娃,

    这一笑,好看极了,萧瑾的心,都被笑得突然悸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恍惚之间,那双藕臂已经攀上了他的脖子,那张他人眼中并不出彩的小脸,朝着自己贴了过来,

    他呼吸一热,

    勾引……这绝对是勾引!

    眼中火辣辣地,盯着那张近在咫尺的面容,却瞧着她眼中湿漉漉的懵懂……那一股子火热,硬生生地截住了。

    她不清醒。

    清醒的她,绝不会有这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可这……该死的勾人呐!

    “妖精。”男人低沉又无奈的,盯着面前的“美食”,咬牙用上了无比的自制力,空粗来一只手,将她那双捣乱的藕臂拉开:

    “你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可没用,才拉开一会儿,她又像是蔓藤一样,缠绕了上来。

    萧瑾十分苦恼……这女人清醒的时候要是有现在的一半娇俏,他怕是要高兴得喝上一大杯了。

    偏偏想要见到这样的“美景”,却是要在这样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,我怎么替你梳理经络?嗯?”他鼻中轻哼,裹挟着滚烫的热浪。

    “你真好看。”女人眨巴眨巴着眼睛,那双被雾气蒙住的双眼,湿漉漉的带着水汽,就这样望着他瞧,

    萧瑾觉得,自己此刻要是不做些什么,真的对不住自己,埋首下,张嘴就咬住她的耳垂。

    “疼。”

    疼!……男人动作一滞,他眸中欲念退去,脑海里浮现出,他来时,她喊疼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欲念消散无踪,他心口像是被人抓住一样的疼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!”他喝道,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恼火她的不听话,也恼火自己从来想要什么,都有人送到自己面前来。什么时候需要在意一个女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孤说,不许动!”他低沉喝道,神色更加恼怒。

    就像是,你和醉鬼说话,醉鬼能够听得进去吗?

    他和不清醒的女人说话,这女人能够听他的?

    那才怪了去了。

    那双藕臂乱动乱摸,萧瑾那只手贴着她的穴位,不敢乱动,却还要左避一下,右避一下,躲避那只随时“占他便宜”的作乱的小手。

    从最开始的怒喝,到后来软了声音的无奈:“乖,乖,我们凤丫儿最乖了。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好言相劝,神色中露出无奈,对面前这女人的无奈,此刻萧瑾才发现,清醒的凤丫儿好对付,不清醒的凤丫儿,他拿她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可说来也有趣,清醒的女人,要是他与她这么说话,怕是又要被插一刀,

    可不清醒的女人,却好似很吃这一套。

    他哄着骗着,愣是在这又哄又骗中,堪堪将她的经络梳理了八九成,再有一分,她今日毒发的痛苦,也就熬过去了。

    外头有杂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脚步声杂乱,说明人多,且杂。

    床铺之上,男人神色一变:

    “谢九刀,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那声音是在院子外头的。

    屋外,谢九刀闻言,一愣……他怎么没有发现有人来了?

    于是特意专注下,竖耳聆听……哒哒哒……

    他脸色一变!

    果然是有人在往这边走!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他飞快而去。

    一会儿,又回来。

    回来时,紧张道:“爷,是抓贼,那边东园子里头,沈二小姐的手镯子丢了,于是整个府上都在抓贼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下,又把连凤丫和丁小六的事情,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谢九刀做梦也没有想到,当初叫丁小六偷镯子,最后事发时,却惹了一身腥臊。

    但他也知道,这并不是里头那女人的过失。

    只能说是,无巧不成书。

    丁小六什么时候偷镯子都好,怎么非得是今天偷。

    谢九刀又觉得,今天真是个倒霉透了的日子。

    所有的糟糕事儿,一下子都聚集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这也未免是太巧合了吧。

    “你想办法,拖延一会儿。”屋里,萧瑾低沉的嗓音,冷硬地命令道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,要是叫这些人,这个时候闯进来,会如何。

    他倒是无所谓,这女人是他萧瑾的女人,从始至终都是。

    要是换了从前,他不必这么费心,来就来吧,看到就看到吧,“抓奸在床”就“抓奸在床”吧,

    他本就是要给她一个名分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不愿意,就这么让她不光彩地入了他的后宫中。

    娶为妻奔为妾,未婚抓奸在床,她只能为妾了。

    再者,从前,他俯视于她,看她像是蝼蚁,丢个名分给她,便好似是施舍,

    但如今,他不光想要这个女人的人,他还想要这个女人的心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不能让外面那些人这时候闯进来。

    萧瑾手中内力输送更快,内力输送得太快,怀中女人有些疼起来,皱着小脸,可怜兮兮撅了撅嘴:

    “小哥哥,轻点,疼呢。”

    萧瑾好险差点儿没被自己给呛到,他一脸诡异地盯着她看:

    “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看的小哥哥。”

    可怜萧瑾这个“老古董”,不懂连凤丫上一世的追星文化。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拥有学习面板的神豪 傻子,别停啊 师傅忽悠我下山祸害师姐 怎么全家我战斗力最低? 直播:暴打东北虎,这叫小萝莉? 开着房车,去古代逃荒种田吧 都市魔道第一公子 偷香 娇妻别逃!boss非你不可! 不反着来就得病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