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管他是cp粉,还是老婆粉,还是姐姐粉,但凡看到自己的偶像,女人嘛,最先把自己年纪忘记了的就是她们了,追了喜欢的偶像就喊小哥哥,

    这样的例子,可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这声小哥哥,连凤丫这里,可没有多想什么,她此刻能够清醒点的话,怕是会直接给身前的男人一刀子。

    还会这样娇娇俏俏的喊着人家“小哥哥”?

    可在萧瑾这个老古董这儿……嗯……那威力可就堪比原子弹了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你弄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那双眼睛啊,湿润润带雾的,水晶晶得透亮,萧瑾看了过去,心脏像是被重击到了,他脸色越发奇怪起来。

    手中动作却有意放缓了下……啧,食髓知味,怎么就有些不太想让她太快恢复神智呢。

    外头,谢九刀和那群来人纠缠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萧瑾神色一肃,不敢再耽搁。

    只剩最后一丝,她就可以……

    “凤丫儿,再喊一声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小哥哥。”那乖巧的模样,萧瑾咬牙,闭上了眼睛,不去看那双娇俏懵懂的眼睛,这就是个人间祸水啊!

    狠了狠心,最后一丝内力,是为关键!

    一举贯通,怀中的女人身子猛地一颤,一口瘀血吐出。

    连凤丫清醒过来,耳畔传来外头争吵声,她一时没在意其他,竖着耳朵去听,约莫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眼中冷意一闪……抓贼?

    抓到她的院子里来了?

    眼角余光,有道熟悉的身影,静静靠着,

    她猛然才察觉,自己似乎和以往毒发后清醒时,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?”她扬着声音。

    萧瑾心中可惜地叹了一声,这勾唇道:“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我的凤丫儿,还真是翻脸不认人呢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这才觉得,身上好似并不疼了。她一脸狐疑看向那男人:“你又帮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是疑问,也是肯定。

    “本座不是说过吗?本座这月十五还会来的。怎么,凤丫儿如此健忘?”

    她垂眸,当然不。

    只是那样的话,她只当做他随口一说。

    这人向来是没个正形的。

    又与她非亲非故,帮她一次两次,她信,帮她无数次……怎么可能?

    她沉默,此刻心里也有些复杂,这人不管是什么身份,他靠近自己又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他却是实实在在帮过她许多次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怎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萧瑾更觉得可惜了……刚才还喊他小哥哥来着。

    现在又挂上这一副“你我不熟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没答她,朝着大门努了努下巴,

    连凤丫也明白此刻什么最重要。

    起身时,才察觉自己不着寸缕,“你又!!”

    那人无赖的摊了摊手,一笑。

    屋外,谢九刀显然撑不住了,她不欲与这人再纠缠,找了衣服,飞快地穿上:“你躲好了,被人看到,你可就要非我不娶了。”

    她冷笑,冲那人道。

    转身就朝着屋门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人能不能藏好不叫人发现,她是相信他有这个本事的。

    身后,男人唇角欣然一勾……好呀。

    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吱嘎——

    门一下子打开。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!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一下子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桃儿山前来:

    “是我家小姐的镯子丢了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挑了挑眉:“所以就找到我的院子里来了?”

    桃儿说着话,身后,沈微莲却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在门打开的那一刻,在看到这村姑的那一刻,沈微莲眼中奇异地露出一抹不信,怎么可能?

    她还记得那条给她的信上写着,凤淮县主有暗疾,缝月十五必发病。

    可这村姑怎么完好地立在这里?

    如果是有暗疾的话,不该是倒病在床吗?

    又怎么能够安然无恙地站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大姐姐,我的镯子丢了,并不是针对于谁,只是这府中上下,都要查一下。”她上前,道。

    连凤丫不喜沈微莲,从很早以前就不喜这个人,因为她虚伪。

    虚伪的人并不真的惹人厌,惹人厌恶的是虚伪却不自知,却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他人,好像唯有自己才是对的,和她意见不同的声音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这世间最可怜的,也不过是如此了罢。

    “你要搜,便搜么?”连凤丫淡淡问,神色已经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“倒是叨扰了大姐姐,微莲无心想要如此。一切按章办事。”沈微莲锋芒微露,道:“大姐姐也不愿意给人以机会,绕口舌吧?”

    威胁她?

    怎么,不让她搜,就是她心虚,心虚才不让查,所以会给人以机会绕口舌?

    “你叫我一声大姐姐之前,还要称我一声凤淮县主。”

    她淡淡道,

    威胁于她而言,不过是水中浮萍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沈微莲闻言,清美的容颜上,微微一变,连凤丫清晰地抓取到她这个“好妹妹”的眼中,那丝不甘和愤怒。

    一声嗤笑~不甘?愤怒?

    因为像她这样的草根出生,就应该烂在泥地里么?

    桃儿不服气,上前就指责:

    “我们家小姐丢了贵重东西,你不让查,是不是心虚啊?”

    连凤丫的眼,冷冷地落在那小丫头的脸上,“九刀,掌嘴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谢九刀闻言,上前去,不等有人反应过来,立即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他这练武之人的一巴掌打下去,桃儿那张脸,立即肿了大半。

    一切发生的太快,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,直到那一声巴掌声,响彻半个夜空。

    伴随着桃儿的尖叫声,这个时候,才有人反应了过来,转头一看桃儿:“桃儿姐姐,你的脸!”一个丫鬟捂着嘴巴,惊恐地指着桃儿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沈微莲一转头,她眸子缩了缩,桃儿那张脸,已经肿起来像馒头一样。

    一股怒意平胸而起:“你未免太欺负人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欺负人?”连凤丫挑着眉头:“你领着一群人,跑到我的院子里来找我的麻烦,怎么?只允许你欺负人,不允许我反手?”

    沈微莲立在那里,粉面冷冷:

    “我丢了镯子,理当要找到贼人。何谈欺负人?你打人才是真真正正欺负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就找到我的院子?怎么,你是认定我偷了你的镯子?”她道,“我倒不知道,是怎样精贵的镯子。

    难不成比陛下赏赐给我父亲的东西还要值钱么?”

    她这话一落下,周围其他人,也是一震……对啊,大房一家子认祖归宗的时候,天家赏赐下来那些,随便拿出一件,恐怕都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就算二小姐的镯子再如何精贵,怕是也比不上那些金银财宝珍珠首饰吧。

    沈微莲也是眸子一缩,她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本也不是真的要在这凤淮雅居里找镯子抓贼人来的,就是想要亲眼看看,当初那个神秘人给自己递的消息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凤淮县主有暗疾,缝月十五必发病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密信,她实则是信了的,还记得那会夜宴的时候,这个村姑当时跑出去了,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宴会上。

    虽然当时没有亲眼见证,但那夜宴时候,她就很可疑。

    自然,借着丢镯子的机会,今日,她便要亲自验证那道密信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如密信所言,凤淮县主有暗疾,那自然是“亲眼”见证的人,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事后都不必她费力,恐怕今日在场之人中,就会有人将这事情说出去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她要看看这个村姑,还怎么端着县主的架子。

    这个村姑又凭什么霸占着沈家嫡长的身份,

    明明就是泥潭里的低贱之人,凭什么从她沈微莲这里抢走她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这样,自己却反而忽略了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比如,眼下。

    沈微莲面色不惧,反应也快:

    “未必是大姐姐,许是大姐姐院子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闻言,一下恍然大悟,对呀,凤淮县主看不上那只镯子,当奴才的那就是宝贝了。

    二小姐的那只镯子,这里很多人都是见过的,就那么一只镯子,也要好几百两白银。

    连凤丫听闻沈微莲的话,并不急着反驳,侧首看向谢九刀:

    “九刀,你告诉沈二小姐,我给你的月俸,一个月多少银?”

    “属下月例银子一百两。”谢九刀站出来,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哗然——

    “一百两???”

    这个数字出来,就是沈微莲也惊了惊。

    “英国公府上,奴才奴婢们的月银都是有数的,有规制的。”她在质疑,这村姑又怎么能够越制:

    “大姐姐既然是沈家的人,规矩就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连凤丫唇角讽刺地勾起:

    “我的人,我愿意对他们好。

    别说一百两,高兴时,千两万两又如何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:关——你——屁——事——

    吃你家大米了么?

    用你家银子了么?

章节目录

免费都市小说推荐: 凤倾天下:邪帝,别惹我 闪婚甜妻:不做你的女人 嫡女医妃之冷王诱爱 重生娇妻太妖娆:军少,超给力! 我和26岁美女房客 穿越之锦书难托 霍小姐是个蜜罐子精 撩妻成瘾:叶少太凶猛 长女复难为 史上最强农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