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站在城墙上巡守的护卫,下意识地看向那处小楼,心中不由一惊。

    只见,三楼窗外伴着一阵哗哗的水声,嘭地一声倒飞出一锦衣少年。

    似银瓶乍破,如江涛拍岸,静谧的夜晚随着一阵巨响被突然打破。

    陈子凌双手在身前挥舞成一道圆圆的光盾,水滴撞击在黄白色的光盾上,发出一阵阵金属般的脆响。

    奈何面前的水滴拖着一道道残影,如大江大河般滔滔不绝,破空声随着距离的增加反而俞发尖锐起来。

    叶轻眉的武道修为,已经隐隐有突破到九品的迹象了!

    如此迅猛的攻势,即便面前是一颗合抱粗细的大树,也会瞬间化为碎屑!

    陈子凌模样凄惨,衣袖变得破破烂烂,双手更是痛麻不堪,似乎有成千上万根绣花针,不停扎刺着他的肌肤。

    一阵阵入骨般的疼痛让他的双唇不由紧抿,脸色刷的一下变白。

    叶轻眉身披一床锦褥,一只雪足踏在窗台上,露出一节修长的小腿,望着在空中苦苦支撑的陈子凌一脸得意地。

    要知道魏国历史上最出名的武道天才——公孙策在二十岁时才到了八品上的境界。

    在东夷这样青涩的小姑娘也才刚论及婚嫁,简直难以想象叶轻眉不仅是个经商能手,还是位不世出的武道天才!

    “怎么样?服不服?”叶轻眉朝朝远处的陈子凌嘻嘻笑道。

    叶轻眉话刚说出,在空中急速倒掠的陈子凌,急急运起了天人合一的功法。

    双手无比轻柔地在空中的水滴上噗噗点按了几下,身子如弱柳扶风般飘摇而起,似乎成了毫无重量的落叶,闲适的流云。

    惊涛可以击碎坚硬的顽石,如何能撕碎一片凌波逐流的落叶?

    怒浪可以轻易席卷走东夷城的全部商船,如何能拍碎轻柔的流云?

    陈子凌竟真的避开了叶轻眉的全力一击,模样虽有点凄惨,身体却是毫发无损,右手不知扯住了什么,重新朝小楼快速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咿?”叶轻眉探头探脑在木窗四周搜寻了一番,发现了一根细细的绣花针,立即明悟了陈子凌能够重新飞回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叶轻眉小手一挥,空中一条细细的红线无声而断,接着木窗重重一关,外面响起一声闷响,似乎还有物体滑落的声音。

    待陈子凌换了一身衣服从楼下规规矩矩上来后,屋内梳妆镜前,正端坐着一位身穿浅黄色长裙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小姑娘眉眼尚带三分稚涩,一颦一笑却已经有了小女人的味道,身材修长蜂腰细细,十足的黄金分割,五官精致的如芙蓉照水般映在面前的妆镜上。

    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佛槛露华浓,如此出尘的容貌,果然到了祸国殃民的程度……

    陈子凌主动走了过去,很自觉地一手运起了红色功法,一手运起白色功决。

    劲风经过灼热的手掌加热后,瞬间变成了一股温暖的热浪,吹佛在小姑娘湿漉漉的秀发上。

    温度和风力大小被他控制的恰到好处,技术熟练到令人发指的程度……

    陈子凌单单凭借着对真气拿捏的如此精准的本事,都可令无数武道强者汗颜,只是如此惧内成何体统……

    关于这一点陈子凌没有任何自觉,在他看来帮未婚妻吹个头发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怎么就惧内了?

    叶轻眉双手揉搓着秀发,很舒服地轻轻嘘了口气,昏昏欲睡地闭上眼睛仰躺在椅子后面,一头如瀑布般的青丝在空中不停摆荡。

    “陈子凌,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柳轻眉如同刚睡醒般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这是什么?”陈子凌从怀里拿出一卷黄色丝绸,在叶轻眉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叶轻眉睁开眼睛,呆呆地在陈子凌的脸上看了几眼,眼角微翘,“难道当今魏国皇帝……?”

    陈子凌尴尬地楞在当场,身上不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叶轻眉的话如果被外人听到,估计这位不惹凡尘的小仙女形象会瞬间崩塌。

    “他还真召你进京?”叶轻眉双手展开圣旨,大吃一惊,暗悔刚才不该乌鸦嘴乱讲。

    如今应验了,陈子凌去大兴帝都自然不是游山玩水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叶家商号近些年一直低调发展闷声发大财,和南庆的商贾暗地里也多有来往。

    万一被人抓住把柄,陈子凌可是有叛国的嫌疑,魏国的大人物们能放过他这块肥肉吗?

    可是他们公然抗命又不太明智,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不只是我,魏国有实力的商人都被传召进大兴,参加万商大会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叶轻眉一颗悬着的心暂时放了下来,一针见血道:

    “商人地位低下连自耕农都远远不如,何德何能让魏国皇帝如此重视,大不了咱们捐些银子,破财免灾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想换点权利回来,赔本的买卖不长久。”陈子凌双眼贼兮兮看着叶轻眉的红唇得意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窗外有月,月下有座小楼,楼内有对少男少女。兴正起,豪情正发,偷香窃玉正是时候。

    叶轻眉双脸有些微红,神态略显羞涩。

    二人双眼呆呆地看着对方,相处十余年来还是双方的价值观比较吻合,不由齐齐咽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陈子凌搓了搓双手,俯身下就,正要一亲芳泽。

    “不行!还没成亲!过几年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即将得口的陈子凌瞬间功亏一篑,无奈地看了一眼躲进被窝的叶轻眉,正要回去收拾行李,提前安排一下出行的人手。

    叶轻眉听到脚步声,从被窝内钻出头来,拍了拍身边的被窝,故作镇静道:“过来一起睡,我们好久都没在一起睡了。”

    陈子凌摇了摇头,知道叶轻眉说的睡,就是纯粹的睡觉,没有多余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还不如独自回房睡的舒服,关键是和她在一起,只能看不能吃这谁受得了……

    叶轻眉看着正要离开的陈子凌轻嗯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只脚都已经迈了出去,一副不为美色所惑,十分光棍地正要转身将雕花木门带上的陈子凌,将脚又轻轻收了回来,双手一推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两个人躺在床上浅尝辄止,没有做出太出格的事情,堪称比较典型的纯情男女。

    一来是二人年龄还小,虽然青春萌动,还不至于猴急到乱性的地步,并且二人的思想和这个时代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比如年龄太小不能结婚,女孩子身体未完全长开,生孩子容易难产。

    比如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,不能违背另一方的意愿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楼下还住着五竹,二人在房间内发生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五竹的眼睛,实在没有任何隐私可言。

    陈子凌嗅着叶轻眉的发香,夸赞道:“那些高鼻蓝眼的异族人为我们提供着源源不断的香料,我们高价卖给他们香水,亏你想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叶轻眉躺在陈子凌的怀里没有接话,轻声道:“有五竹和飞白兄保护,在这个世界就没人能留的住你。

    万一出了意外,我们就一起乘船逃亡海外,说不定还能买个领主当当。”

    陈子凌不甘心道:“我们可是天脉者,被尘世间的规则赶到异域,实在太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叶轻眉解释道“如今这座城堡看似坚固,核心的位置也都有叶家村的属下看护,可是守卫在这里的护卫大多数是从东夷城招募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有五竹帮助,不用担心有高手潜入。万一军队将大山四周封锁,这座城堡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“现在南庆和魏国没有一方势力的军队愿意保护我们,你说过他们都靠不住。”

    单纯利用功法和金钱,与这个世界尘世间的规则抗衡,陈子凌已经给她无数次重复过了,‘不可取’。

    “将来我们会有自己的军队,如果有人以私利的名义想要我们两人的命,我希望你和我一起亲眼看着他们人头落地。”

    叶轻眉不知他为何会说出如此血腥的话,握了握他的手,一脸悲悯地看着他:“或许会有好的办法?”

    “如果会死人,我会努力让人死的少一些。你知道的,我不是个坏人,也不是什么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者,我只是个务实的商人,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世界和平。”

    叶轻眉摇了摇头,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,暂时将未来的烦恼抛掷一旁,调笑道:“就让一叶,五竹,白飞兄和你一起去‘和亲’吧。”

    陈子凌听她又提这件事,脸都快绿了。

    听到叶轻眉打算将身边的高手都派给他,心中很是感动,想到最近的烦心事忍不住提醒道:

    “如今城主夫人一直对叶家商号蠢蠢欲动,鼓动着城主大人将柳飞白的股份要回,实在是贪得无厌。”

    “柳飞白现在可是九品上的境界,在魏国也是屈指可数的高手,有他在这里坐镇,城主府的人总要有些顾忌。”

    陈子凌犹豫了一下,“我只带走五竹和一叶,另外我想带走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柳轻眉见他最后一句话很不干脆,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小蛮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路途太长,太闷了,另外我想通过她给我们叶家商号制造点影响打打广告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去睡吧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章节目录

免费玄幻小说推荐: 嚣张萌宝:爹地,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,专杀气运之子 修真:从娶漂亮师妹开始 乖,叫皇叔 万古无极神通 文道:华夏诗文镇异界 穿越到大秦改变大秦的命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