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刚过五更,东夷城内的天色依旧昏暗。

    五辆黑色马车在十余名护卫的保护下,整齐地排列在一家规模宏大的店铺前,等待着主人出发的命令。

    每名护卫都身披穿黑色披风,仔细看就会发现披风两侧还有两只宽大的袖子。

    只是袖子的款式有些特别,长度略短只到肘部,双手活动起来非常灵活。

    店铺门脸极大连着十几间铺面,中间一块匾额上写了个金色的叶字。

    也不知当初这家店铺的东家,究竟是脑袋抽了风还是抽了风,竟会将这么大的店面选在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。

    整条大街除了这家规模庞大的店铺外,就是沿街摆摊卖包子,凉茶,开夫妻店做小吃的。

    店铺方圆二里之内,一所豪奢的宅院都没有,街上来往的行人也多是些兜里没俩钱的苦哈哈,这不明摆着赔钱吗?

    不过明眼人也渐渐总结出了一定规律——这里的伙计每月都会在几个固定的日子忙的晕头转向,不停向外搬运着货物,店铺内柜台上的算盘被人打的劈啪作响,生意很是红火。

    一辆青色油壁车正沿着街道朝这边急急行来,一路上发出碌碌的响声。

    还未到店铺近前,油壁车就减缓了速度,红色的帘布一动,从中伸出一只娇嫩的小手显得特别醒目。

    “小姐,叶家商铺到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尖细的小姑娘兴奋地通报一声,将手又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车内的女子嘴巴紧抿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声音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待马车终于停了下来,一只白中露红如莲花初绽般的小手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一路上是被女子握的太紧,还是她本就是如此肤色。

    红色帘布微动,伸出一只藕色绣花小鞋,接着一双粉嫩嫩的小脸就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女子身穿一袭月白色长裙,肩披粉色风衣,肤色如皎皎明月般光彩照人,就连两旁灯笼都被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了看面前的黑色马车,女子嘴巴张了张,两只粉拳握的微微发抖,愣是没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“陈公子!我家小姐来了!”

    油壁车内的探出一个梳着双髻的小丫鬟,声音尖细地朝前面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声呼喊,陈子凌从中间一辆马车上跳了下来,朝立在后方马车上的女子挥了挥手,“小蛮,我们出发。”

    小蛮姑娘弯腰朝他福了一礼,重新坐进了马车。

    六辆马车缓缓驶动,沿着空荡荡的大街朝官道行去,身穿浅黄色长裙的叶轻眉似睡非睡地靠在车厢旁,时不时抬头打量一下旁边的陈子凌。

    陈子凌惴惴不安地端正坐好,接受着她灵魂般的拷问。

    “轻眉,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从小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你对我还不了解吗?”

    “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轻眉瞥了他一眼转口道:“体内的伤怎么样了?带药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初费介说三五年内将我治好,结果一直拖延到第八年才算痊愈,现在总该是彻底好了吧。”

    陈子凌提起当初的事情有点郁闷,如果他的身体能早一点痊愈,那里会像现在这样还在七品巅峰徘徊。

    “当心身体,我替你准备好了。”叶轻眉打了个哈欠,状似随意地说着将一个红色小药瓶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车辆行到东夷城外,一辆黑色马车中闪出一个黄色人影。

    叶轻眉站在马路边看着远去的车辆,扶了扶头顶的发簪,朝身边的黑衣少年交代道:

    “五竹你和子凌不要和神庙里的人打交道,平安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一路保重,我走啦。”叶轻眉朝后挥了挥手,身影一闪钻入一辆早就候在这里的马车中,迎着熹微的晨光朝东夷城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帮你盯着少爷”五竹歪着脑袋,没有任何情绪回复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子凌坐在黑色马车内,看了看坐在角落内的黑衣少年,提醒道:“五竹,这辆马车内外都包了一层铁皮,普通的弩箭都射不透,不用这么严肃,我喊小蛮过来给我们唱一曲怎么样?。”

    五竹眼睛上的黑布微动,摇了摇头,拒绝了他的建议。

    一路上五竹蹲在角落,如影随形般守了他五天。

    第六天时,陈子凌无聊到了极点,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独自发呆,后面的车队中传来小丫鬟杏儿的尖叫。

    陈子凌下意识地抽出了腰间的长剑,飞身跃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群衣衫褴褛的乞丐,双眼无助地看着车窗内的杏儿丫头,伸着一双双枯瘦的双手正在拦路乞讨。

    人群当中有三四岁的儿童,也有头发花白的老者,人人面无菜色,瘦骨嶙峋,有些人的肚子还发生了严重水肿,凄惨之相,难以名状。

    城外的惨剧和城内繁华景象相比,显得格外突兀,转换的也太过突然。

    陈子凌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的乞丐,可是面前这么多数量的流民还是震慑住了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“都给你们了!我家小姐的散碎银钱都给你们了!求求你们别缠着我们了——”车内的杏儿朝外不停大声解释。

    可是无论她怎么说,周围的人依旧不依不饶,期盼着车内的善人还能给自己点恩惠。

    “一叶!”陈子凌朝身后开口喊道。

    “少爷”一叶回应一声,朝身后的几个壮汉挥了挥手,“去把小蛮姑娘车边的流民赶开。”

    陈子凌止住了他们的举动,“留下一人发放一些粥饭,写封信让人送些银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。”一叶犹豫了一下,弯腰应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路行进,遇到了流民越来越多,他们大多是些老弱妇孺,生活无着,只得乞讨为生。

    陈子凌坐在黑色马车内,对沿途的流民越来越无力救助,如此大规模的流民已经不是靠银子可以解决的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天灾,这是人祸!即便叶家拿出所有的银子,也不见的能买来足够的粮食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说给车内的人听,还是讲给他自己,陈子凌没几天就停下了施舍,恐怕再施舍他自己就得沿途要饭去大兴帝都了。

    杏儿丫头点了点头,脆声道:“可不是嘛,沿途好多良田都无人耕种,这些人把城外的树皮都吃干净了,真是可怜啊!”

    小蛮姑娘将脑袋枕在杏儿的双腿上还在酣睡,听到二人的对话,缓缓睁开了惺忪的睡眼,看了看车内的陈子凌,忙将身体端正坐好。

    陈子凌有些手痒,捋了捋袖子,开口道:“杏儿,帮我砚墨,我要在前面的巨石上,留下一副墨迹。”

    黑色的马车缓缓停在了一块巨石前,陈子凌率先跳下车来,站在一块一人高的巨石前面,伸手接过一只长毫毛趣÷阁。

    青色衣袖一扯,手腕活动了一下,在石头上留下了两行浓浓的墨迹:

    “我希望这片土地上的人民,遇到灾害侵袭时有不受挫折之心;如有不正之事不惧修正之心,不向豺狼献媚——陈子凌代某人书。”

    陈子凌意犹未尽写完后,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字迹,啧啧赞叹两声。

    “已经快身无分文了,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杏儿,少爷的字怎么样?”

    身后的女子紧紧抿着嘴唇,想要夸赞几声可是又说不出来,双脸憋的通红,颤声“嗯”一下。

    陈子凌转头看着她,惊讶道:“小蛮姑娘你怎么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闷。”小蛮姑娘努力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哭了?”陈子凌借过她手里的砚台,伸手在她眼角点了点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位小蛮姑娘也是奇怪,长得小巧玲珑,楚楚可人,就是不怎么爱说话。

    嗓音只有在唱曲时才会显得格外优美,也亏得她有一副好嗓子,不然也不知她究竟是怎么在万花楼活下来的。

    没有客人听她的曲子,免不得晚上没有饭吃,有时还要挨师傅的打。

    两年前陈子凌去万花楼找一位歌喉好的艺人给自己唱几首曲子,好巧不巧地选中了这位小蛮姑娘。

    陈子凌只指点她简单唱了几句,没想到她唱的竟可圈可点,声音婉转悦耳如林中青泉,空中灵鹊,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为惊叹。

    平时名声不显的小蛮姑娘,便在那次之后一跃成为了万花楼的红牌艺人。

    今次二人一同前往大兴帝都,陈子凌就存了让她一鸣惊人,将叶家商号宣传一番的打算。

    陈子凌不擦还好,手指一接触小蛮姑娘的眼角,对方反而哭的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看二人的装束,倒有点像痞子书生,光天化日之下欺凌弱质小女子的场面。

    杏儿丫头站在马车上看着车下的二人,微有些难堪,对方可是东夷城实力强大的叶家男主人,她哪敢轻易得罪?

    可是眼睁睁地看着小蛮姑娘被他轻薄,她心里也有些愧疚,正欲找个借口提醒一下天色不早需尽快赶路的话。

    还没等她开口,道路前面就围堵过来了一群手持木棒,面色不善的流民。

    “留下马匹,留下马匹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气势汹汹的流民在一位黄皮肤少年的带领下,喊着口号,朝停在路边的黑色马车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不是车内的财务,而是场间的二十几匹骏马!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章节目录

免费玄幻小说推荐: 刚成鸿蒙至尊,就被榜单曝光了! 慕槿花开时 龙脉天师 拥有异能的我不想成为人下人 震惊!开局成为无敌王爷 嚣张萌宝:爹地,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,专杀气运之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