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画舫尾部丫鬟们居住的区域,有一处房间依旧亮着灯。

    留心静听还能从外面的丝竹管弦声中,分辨出房间内瓶瓶罐罐碰撞的轻响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黑衣的瘦弱小厮,透过门口的木缝朝内看了一眼,一道薄薄的丝质帷幕遮住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奇怪的药草味从门缝中飘了出来,小厮灵敏的鼻子向上挺了挺,双眼一亮,激动幸福的神情,从眼中不可抑制地流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感觉就像一只饥饿的小狗终于找到了美味的骨头,勤劳的小蜜蜂终于发现了大片油菜地。

    身穿红色衣裙的绿猗,将袖子高高挽起,露出两只白腻腻的胳膊,双手在一堆瓶瓶罐罐间不停穿梭。

    她正为画舫内的莺莺燕燕们配置春药,这药自然不是给她们用的。

    姑娘们趁男人们酒席宴饮,听曲戏谑之时,稍稍将指甲缝内的药粉融进酒中,端给多金的如意郎君饮了,画舫自然多了一份进项。

    费介老师曾经告诉她,配置药剂并不是什么难事,能让目标吃下自己亲手配置的毒药,才是最困难的。

    今晚她闲来无事,正好配置些姑娘们常用的药剂,练习一下生疏的手法。

    这艘画舫本就是她的,说到底终归还是为了自家生意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哪个把自己喝迷糊的傻姑娘,竟跑到这里耍起了酒疯。

    房间的木门被人嘭嘭嘭一连拍了几下,接着传来几句乱七八糟的醉话。

    绿猗手里动作一停,朝身后的贴身丫鬟吩咐了一句,继续忙着眼前的工作。

    房门一开,丫鬟还未开口呵斥,突然双眼一黑。

    黑色虚影一记手刀砍出速度不减,快若闪电继续朝红衣女子掠去。

    木门仍在咯咯作响,翠衣丫鬟尚未倒地,房内的烛火还未偏斜,黑色虚影已经闪现到了红衣女子的身后,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。

    绿猗手里拿着两只红色小瓷瓶,感受到脖颈间的凉风,全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,论起武道修为甚至不输一些经过名师指点的世家子弟。

    十岁那年,她就已经到了三品巅峰,后来在南庆又意外结识了费介,学了许多制毒的绝技,现在更是到了六品中的境界。

    不要说小小毛贼,就是遇到七品高手,她有毒药在手,也不怕被人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可是今晚面对这人,她竟生出了无力反抗的惧意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就像一只低头吃草的小鹿,突然一睁眼发现自己正和一头猛虎四目相对,除了绝望地等待悲惨命运的到来,它还能做什么呢?

    既然对方能做出如此卑鄙无耻的举动,诱骗自己上当,显然不是魏国朝廷的人。

    实际上她现在更希望对方是魏国朝廷的人,哪怕对方是臭名昭著的魏国缇骑,也好过不按常理出牌的神秘势力。

    生死之间有大恐怖,她不想就此放弃,虽然很不切实际,但是她想试试。

    两只红色小瓷瓶从她手里掉落在了一堆瓶瓶罐罐中间,炸裂成了数十块毫无规则的小瓷片。

    一朵如小蘑菇般的白色烟尘,从面前的桌子上朝四周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叶轻眉一记手刀挥出,急忙掩住自己的口鼻,一只手揽住红衣女子的腰肢,将她抱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过后,一个黑衣小厮背着着醉酒的同伴,从画舫上走了下来,钻进了侯在远处的黑色马车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艘画舫的平台上,莺莺燕燕们彩裙蹁跹,衣袖飘飘。

    姑娘们一双双妙目盯着面前的三位少年,当然大多数目光都盯在了一位青衫公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众人一眼就看的出来,这位俊美的少年郎才是多金的正主。

    梁半潮和储小六一脸羞涩,被姑娘们盯的一颗心嘭嘭乱跳。

    陈子凌站在画舫的平台上,听着姑娘们的歌声,一脸陶醉。

    姑娘们看着他,他看着远处的马车。

    香风乱飘,心儿乱跳,手下的琴弦弹错了数次。

    几首小曲唱罢,远处马车上的灯笼有规律地闪了几下。

    陈子凌从怀里掏出一张千两银票,交给了一位姑娘,让她和姐妹们分一分。

    梁半潮和储小六在他的示意下,被姑娘们强行留在了船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是不是她?”叶轻眉见陈子凌上了马车,指着车厢内的女子问道。

    陈子凌仔细确认一番,朝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黑色马车缓缓驶动,叶轻眉一把摘下自己的帽子,又将领子扯了扯,还是觉得身上有股烦人的燥意。

    看着身旁的陈子凌,叶轻眉朝他靠了靠,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体内的燥意令她越发难受,鬓角的发丝湿成了丝丝缕缕。

    陈子凌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怀里叶轻眉,如果按照她的性格,这样危险的事,她是不敢做的。

    虽知道这件事有些古怪,可他毕竟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,更何况二人的关系本就殊。

    陈子凌当下也不再矜持,一手揽着偎躺在他怀里的叶轻眉,另一只手变得不安分起来。

    叶轻眉嘤咛一声,鼻端呼出一阵热气,将脑袋埋在陈子凌的怀里,如同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兽身体瑟缩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不成,不成,还不到时候呢。”

    陈子凌听她这么一说,闻着她身上几不可闻的草药味,顿时明白了她今晚秉性大变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是他良心发现,不打算趁人之危。

    心急不吃不了热豆腐,急色也不能强推叶轻眉,这是个送分题。

    陈子凌知道怀里的这位姑娘,小便宜他可以占,人生大事上面他要是敢草率,这头外表纯蠢的小兽,头上一但冒出犄角,他多半是会送命的……

    占了大半路便宜的陈子凌,看到怀里差点虚脱的叶轻眉,终于良心发现从怀里拿出一瓶解药,倒了一粒红色小药丸喂进了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即将放弃抵抗的叶轻眉,如同一只扑火的飞蛾,迷离的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陈子凌,唇角勾起一抹迷人的微笑。

    此时的叶轻眉像极了一朵犹带岭南香气的梅花,北风一来,便在一夜之间突然怒放。

    养分尚未准备充足,花蕾尚未完全抽展,寒风抚过枝蔓后,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陈子凌看着怀里的叶轻眉,一时失神,暗呼一声糟糕。

    一粒有些咸腥的小药丸,突然落入了叶轻眉的口中。

    像是亮起的烛火突然被人罩上了轻纱、北风刚一过境,和煦春风随后便至,原本准备扑火的飞蛾精疲力竭从灯纱上落了下来,舒展的梅花突然失了水分再没了傲意。

    迷离的双眼,渐渐恢复神采,叶轻眉仰头看着陈子凌,抱在他身后的两只小手突然握拳。

    马车内的香艳暧昧的气氛,突然变得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陈子凌一脸无辜地看着叶轻眉,揽在她身后的一只手悄悄逃离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?”

    叶轻眉楚楚可怜地看着他,声音显得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她不是自轻的姑娘,尤其是她付出了很多,却依然没有对方得到足够的尊重和珍惜。

    那位小蛮姑娘之事她没有太过计较,可是今晚他怎么能眼睁睁看自己出了这么久的丑?

    两滴充满委屈的泪水,终于还是从她的眼角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喜怒哀乐这些情绪她也有,她并不是没有情绪的小仙女,受了委屈依然会伤心,也想找人诉诉苦,撒撒气。

    陈子凌伸手帮她擦了擦脸上得泪珠,接着双手很大胆地将她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想死吗?”

    叶轻眉吸了吸鼻子,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天你不开心,有五竹的原因,也有我的原因,想来想去终究还是我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陈子凌叹了一口气,主动将事情揽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想到解药的副作用,他在心中问候了费介家中的所有女人。

    叶轻眉听到他的话,心中不由一酸,一滴滴滚烫的眼泪立即又从眼眶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她不是爱哭鼻子的傻女人啊!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最近不顺心的事,她现在就想痛痛快快哭一场,或者说发发脾气……撒撒娇。

    隐隐的抽泣声从马车内穿了出来,坐在前面赶车的一叶,吓得后背湿汗连连,随时准备弃车逃窜。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叶轻眉武道修为的厉害,这要是两位叶家主人一言不合打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一叶打了个寒颤,屁股又朝外挪了挪。

    哭的梨花带雨的叶轻眉,吸了吸鼻子,将眼泪在陈子凌的肩膀上又蹭了蹭。

    哭着哭着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失态了,好在她的样子没被陈子凌看到。

    “这一哭还真舒服了许多!”叶轻眉想到这点,突然破涕为笑,眼中闪过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她吸了吸鼻子,将脑袋靠在陈子凌的肩头。

    感受到他身后的冷汗,叶轻眉心中不免自责起来,两股无形的真气从她的掌心逸出,化为阵阵清风,不停吹拂着二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女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躺在马车内看了半天戏的绿猗,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。

    睁开眼她一眼就认出来了陈子凌,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她在二人亲热的时候就已经醒了,本以为可以看场好戏,哪里知道,这一出一出又一出,雷声大雨点小,最后竟还化为了绕指柔的春风。

    绿猗想起今晚受到的无妄之灾,气愤地看着二人,嘲笑道:“你们倒是打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章节目录

免费玄幻小说推荐: 嚣张萌宝:爹地,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,专杀气运之子 修真:从娶漂亮师妹开始 乖,叫皇叔 万古无极神通 文道:华夏诗文镇异界 穿越到大秦改变大秦的命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