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叶轻眉听到车厢内陌生女子的声音,才突然醒悟过来车厢内还有外人在场,忙从陈子凌的怀中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前面透透气,你……好好审审她。”

    叶轻眉吸了吸鼻子,声音有些含糊,几个缕秀发被她纤细的手指拢了拢,遮住了有些发红的眼睛,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特意加重了些语气。

    怎么看这位和半闲居之事有关,擅长调制毒药的嫌疑人,这次意外落到了叶家手中,都该对她好好审问一番。

    妙妙就妙在,“好好”这二字上。

    它可能指是审问技巧,也可能是手段……

    躺在车厢内的歌姬绿猗,感受到二人的眼神,心中不免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她明明看到叶轻眉一双小拳头握了又松,松了又握,似乎随时都会发作。

    二人怎么突然之间一致对外了?

    陈子凌低头看着这位在半闲居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女子,朝她友好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双薄薄的羊皮手套,被他从画着红色十字的木箱中翻了出来,然后很斯文地戴在了手上。

    绿猗眨了眨眼睛,心中忽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一支银色小镊子,将她的牙齿一颗颗检查了一遍,确认没有夹带毒药后这才开始了接下来的问话。

    对方的举动一点也不斯文,甚至可以野蛮粗暴来形容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把自己当成了尸体?”

    绿猗想到陈子凌的一举一动,尤其是他能轻易将叶轻眉体内的毒药解除,更加肯定了双方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陈子凌看到面前的女子正眼泪汪汪地看着他,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。

    一支泛着寒芒的绣花针,被陈子凌捏在手里,施威般地看着面前的女子,“你是什么人?当时为什么会突然失踪?还有你的制毒本事是和谁学的?”

    陈子凌一连发出三声疑问,笑眯眯地看着对方,给人的感觉似乎若是对方的回答令他稍不满意,立即就会辣手摧花。

    他确实不介意做出什么严刑逼供的事情,在这样一个陌生的世界,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,这样简单的道理他懂。

    或许他和叶轻眉本就是一样的人,他们都有着现代人的思维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是个男人,少了些女性优柔寡断的缺点,对于敌人不会过于善良。

    绿猗仰头看着他,气呼呼道:“你还想动私刑?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保证你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刚一说完,一支绣花针就狠狠扎在了她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马车内立即传出一声杀猪似的尖叫,接着是一阵似乎永远不会停下来的娇笑,到最后转为了一阵瓮声瓮气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听声音,似乎那人的嘴巴被毛巾之类的塞住了,哭的很不痛快。

    叶轻眉将头扭向一旁,双手抱膝蹲坐在马车前,脸上的泪痕早已被风吹干,听到车厢内哼哼唧唧的求饶声,一掀车帘又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车厢内不停晃动的黄色光线照在女子的满是泪痕的小脸上,模样显得很是凄惨。

    女子脸颊上的妆容早已被泪水冲洗的一干二净,双眼红肿一片,泪水顺着眼角滴落在了车厢内,形成了两滩小小的水迹。

    只是她眼角似带着笑意,眼神中却透着一股子不肯屈服倔强,眼睛眨了眨又将两颗泪花花挤了回去。

    陈子凌朝她点了点头,“有时候毒药需要制毒者亲自吃下去试毒,因此称职的制毒师必须要忍受得了折磨,对痛苦的承受能力较常人更为出色,你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有的是时间,你一年半载不开口,我也没有什么损失,水滴能穿石,时间也会消磨人的意志,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抵抗。”

    如同端茶倒水,侍弄花草般,陈子凌伸出两根手指,将绿猗身上的一根银针又碾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从箱子内拿出一本厚厚的书籍,手里拿着根铅趣÷阁涂涂写写将对方的反应记录在案。

    看他的举动,竟是真的把她当成了试验品!

    可怜兮兮受了极大委屈的绿猗,嘴角扯动了几下,一串晶莹的泪花花,顺着她白皙的面颊流在了车厢内的木板上。

    叶轻眉蹲下,从怀里摸出一块白色小手帕,在她的小脸上来回擦了几下。

    感受到嘴巴里鼓囊囊的麻布被人扯出,女子嘴巴一撇,一口气终于痛痛快快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好好交代。”叶轻眉温柔地看了她一眼,耐心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是他小师妹——”

    绿猗眼泪汪汪地看了陈子凌一眼,抽抽噎噎说完这句话又委屈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都快能挤出水来的丝帕,叶轻眉扭头看了一眼若无其事的陈子凌,重重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其实陈子凌闻到叶轻眉身上的草药味时,心中就有了些怀疑,只是在他看来费介只能算是他半个师傅。

    双方间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厚,当初他为了治病叶家也付出了许多代价,他甚至被对方当了许多年小白鼠。

    老实讲,听对方亲口承认,陈子凌非但没有任何惊喜的感觉,反而受了不小的惊吓。

    费介可是南庆人,对方既然说自己是和他有位共同的老师,那岂不是说这位姑娘多半是南庆人?

    陈子凌挤出一脸震惊的神情,不敢置信地看着对方,惊讶问道:“你师父是哪位?”

    绿猗见对方欺负了她还不承认,哭的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她曾经听费介说过她并不是一脉单传,她还有个神秘的师兄。

    只是那人不喜张扬、身份特殊,就是她老子也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如今多年未见的师兄师妹一朝相见,师兄非但不疼惜她,反而对她狠下毒手……

    这,这说出谁信啊?

    叶轻眉动作利索地把她身上的二十余个银针拔了下来,拿出手帕在她精致的小脸上又擦了擦,安慰道:“不急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绿猗感受到身上的捆的结结实实的绳索,知道如果她的话一旦有假,那位冷血师兄一定会再次施加毒手。

    她稳了稳心神,红肿的双眼看着叶轻眉,“你们不要不承认,你们叶家和费介曾经有过密切交往,我的制毒老师就是费介。”

    陈子凌此刻对她的话已经信了八九分。

    叶轻眉本打算立即承认,可是想到最近经历的事情,转头看了一下陈子凌的反应,心中立即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马车内叶轻眉和陈子凌出奇地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五花大绑倒在马车中的绿猗,看到二人的反应,立即慌了神,心中将叶家所有人都问候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横,拿出了自己最后的底牌,带着哭腔,委屈地看着二人,道:“我那个便宜老子,钱掌柜你们总该认识吧?”

    “当年你们从城主府偷出来的东西,是谁帮你们兑换成了银子?你们总该有点良心吧?”

    叶轻眉自知理亏,面上微有些羞涩,螓首轻点。

    陈子凌伸手在她红肿的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,面带笑意,佯怒道: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叶轻眉刚要替她松绑,陈子凌轻咳了一下,给了她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陈子凌一脸自责地看着车厢内的绿猗,开口道:“师哥亲自赶车,这就把你送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路,他是个路痴。”叶轻眉避开了绿猗苦大仇深的眼神,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师哥,师哥,松绑,快给师妹松绑呀!”

    绿猗在马车内扭动了一下身体,挨了十几针的屁股上立即又传来一股钻心的痛意,可她这次愣是没呼痛,就连眉毛都没眨一下。

    隐忍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,那可能意味着事情更加糟糕,以及一位即将兽化的小女子疯狂报复的来临……

    “一叶,快去帮绿猗姑娘松绑。”

    陈子凌喊了一声,转身在一叶耳边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一叶一听双手直冒冷汗,脸上挤出一副比哭还还难看的笑脸,嘴角一颤,哎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少爷,小姐,这绑的太结实了,我解不开!”

    没一会车厢内传来一叶自责的回报声。

    叶轻眉一听,急忙钻进了车厢,一看绳索的结口,眉头一皱,轻声叹了口气,“一叶你怎么搞得?现在成了死结了。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叶家马车终于行驶到了钱掌柜开的胭脂铺门前。

    陈子凌简单解释了一下今晚的误会,双手将五花大绑的绿猗抱给了一脸迷糊的钱掌柜。

    “今晚我就不打扰了,改日亲自前来赔罪,正好听绿猗妹妹讲讲半闲居的小事。”

    也不管背后绿猗姑娘的苦苦挽留,陈子凌和叶轻眉快速钻进了马车。

    一叶将手里的马鞭高高扬起,抖了一个鞭花,啪的一声脆响,车前的两匹骏马受到惊吓,立即朝前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师哥!小师妹过两天亲自去看你!你可要注意身体啊!”

    五花大绑的绿猗姑娘望着远去的马车‘喜极而泣’,两颗泪花花立即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章节目录

免费玄幻小说推荐: 刚成鸿蒙至尊,就被榜单曝光了! 慕槿花开时 龙脉天师 拥有异能的我不想成为人下人 震惊!开局成为无敌王爷 嚣张萌宝:爹地,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,专杀气运之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