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武鸣湖畔,七艘画舫并成一排。

    醉人的歌舞过后,二十余名姿容娇柔的妙龄女子,迈着芊芊细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站在岸上的人群立即发出一阵惊呼,双眼不停游移,一时之间竟不知究如何取舍。

    姑娘们人人都生的极美,脸蛋身材俱佳。

    携美泛舟,任尔东西,应是人生一大快事。

    可他们的眼睛看的却不是姑娘们出弹得破的脸蛋,柔柔不堪一握的腰肢。

    他们的眼睛全都盯在了姑娘们怀中抱着的书画上。

    这些装裱精美的书画,皆是大兴城名动一时的文人雅士们妙手偶得的佳作,轻易不会示人,更不会对外售卖。

    如今为了救济灾民,他们竟全部捐献了出来!

    船下不少人已经忍不住询问起了价钱,还没等竞拍开始就已经和人暗中较上了劲。

    反观人群后依旧稳坐轿中的那些竞拍者,却显得很是淡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间一艘画舫的雅室之中,陈子凌手拈长毫在砚台中饱蘸了一下浓墨,继续在面前的书案上泼墨挥毫。

    一阵龙飞凤舞之后,洋洋洒洒两千余言,字字珠玑,意境深远。

    “道可道,非恒道,名可名,非恒名,无名,万物之始也,有名,万物之母也……”

    绿猗嘴里磕着瓜子,看着桌案上陈子凌快速写就的书法作品,忍不住轻轻读了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她可是越来越服气,这位帅气多金的叶家男主人了。

    那本小册子上勾画标注的经脉图谱,她忙活了三天才在自己身上一一验证完毕,竟无一舛错。

    “钱小猗,你看我这份书帖,起拍价定多少合适?”

    陈子凌丢下毛趣÷阁,揉了揉自己的手腕,朝身边的红衣女子开口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绿猗满脸震惊,终于不再和他斗嘴,出奇地没用“那谁”来称呼他,不由自主地攀上了关系,夸赞道:

    “师哥,我看单就您写的这篇文章内容,就已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道之有无,玄之又玄,大道飘忽,凡人岂能窥测?

    师哥只数千字就将道之体、形、实、用、变论述的奥妙无比,堪称……有字天书!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手捧果盘的粉衣丫鬟,听到绿猗的这样的赞叹,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绿猗姑娘一向眼光甚高,诗书一道也有几分造诣,私底下那些自命不凡的太学院学子还被她骂的狗血淋头,今日难得见她对如此人如此奉承,更加震惊于那个师哥的称呼。

    钱小猗双手拿起桌案上的书作,双眼贪婪地看了又看,越看越觉面前的文字,蕴含着的道理神妙无比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将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向身旁的陈子凌,扯着他的胳膊可怜兮兮央求道:

    “师哥,我给你和叶姑娘做一个月的饭,这份书稿送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陈子凌还未答话,坐在绣墩上嗑瓜子的叶轻眉就主动开了口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用陈子凌随便写的几个字,换一个月的免费小厨娘实在是很划算的买卖。

    这两天她尝过这位红衣姑娘做的饭菜,和她的厨艺相比,似乎味道……还不错。

    钱小猗一听叶轻眉有些心动,立即乖巧地点了点头,“只要你们同意,我还可以免费帮你们洗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叶轻眉眯眼一笑,拍了拍小手。

    钱小猗双手拿着陈子凌的书作,生怕他们后悔,急忙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子凌无奈只得重新写过。

    叶轻眉缓缓踱到桌前,眼帘微垂,低头看着手里的墨块,轻声说道:“其实我知道你的书帖价值,只是想到钱小猗这些年做的事情,让我都觉得很是钦佩。”

    陈子凌听着她的解释,手里动作一停,知道她说的是钱小猗在魏国偷偷救治灾民的事情。

    叶轻眉之前故作姿态藏着的小心思,他怎么会不知道?

    迎着陈子凌的目光,叶轻眉神情显得很是温柔,继续道:

    “画舫卖笑娱人的姑娘们,听说了国内流民的事,很是大方捐了些银子,真是应了那句老话。”

    叶轻眉说着悠悠一叹,显得颇多感慨。

    二人相处多年,心意相通,相互之间话只需说一半,对方就能理解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陈子凌点了点头,主动补充道:“仗义每多屠狗辈,侠女自古出青楼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在这个世界也适用,并且在底层人中流传的很广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落魄过的人,更能明白雪中送炭的珍贵。

    经历过无助的人,才能更加真切地体会到流民们绝望的心情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地位低贱的女子们才会以己度人,做出很多富庶之家、高官显贵们也做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追根究底,大煞风景的话陈子凌自然不会说,于是他只握了握叶轻眉的小手,认真道:

    “这些姑娘们身如枯草浮萍,心却不输常人。

    国破山河之际,落难悲歌之时,曾经的所谓忠臣可能会瞬间倒戈,亲友会冷若路人。

    倒是这些青楼画舫内无足轻重的小女子,很有可能比常人多了几分忠贞,也多了一些善意。”

    叶轻眉对他的回答很是满意,看来这些年潜移默化间,她对陈子凌的价值观,还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一个价值观正确的女人能影响到自己的另一半,也能影响到自己未来的子女,她改变的是自己的小圈子。

    军人们在战场上用生命改变世界,女人们只需在家时常唠叨几句就够了。

    当然这样的话,她也没说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钱小猗的小翠轩这次能募集多少银子?”陈子凌怕她陷入伤感之中,立即转了话题。

    叶轻眉回过神来,心中一合计,估算了一下那些名家的作品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难登大雅之堂的所谓高官佳作,简直就是辣眼睛,完全被她无视了。

    “大概有三万两银子吧?”叶轻眉保守估计道。

    “我猜至少有五万两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有可能这么多?你不会觉得自己的书作能卖两万两吧?”叶轻眉说着眼中露出一丝促狭的笑意。

    陈子凌也有自知之明,觉得自己的作品确实卖不到这么多,嘿嘿笑道:“若是算上我的书作,至少有五万五千两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画舫上展示出的书画作品,很快就被竞购一空。

    一幅幅展开的书画收置在了木匣中,被姑娘们亲自送了下来,人们这才将注意力盯在了近在咫尺的佳人脸上。

    举止得体,斯文秀气的姑娘们,在乌压压的人群接连产引起不小的轰动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武鸣湖畔有这么多美女,为什么之前我从未听人提起过?”

    一位双脸如面团很是富态的中年人,朝身边的同伴疑惑道。

    一众同伴彼此交流了一下一无所知的眼神,心中很是失望。

    “这些歌姬卖艺不卖身,在文人雅士中很有名气,你自然是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一位身穿白色长衫的太学院学子,看了几人一眼,一脸同情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画舫上姑娘们又抱出来了十几幅书画。

    单纯喜好书法画艺的文人雅士、富家闲人,自是对这些庸作没有丁点兴趣,只看了几眼听了下作者的名字,立即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岸边乌压压的人群很快就散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原本停在后方的轿子被人向前抬了抬。

    轿内人掀开帘布探头看了看左右的轿子,若是有认识的熟人,免不得说些云里雾照的客套话,彼此寒暄一番。

    湖畔未走的看客,听着轿内人报出的价格,明显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这简直是天价!”众人忍不住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不是说价格比之前名家的画作昂贵,而是作品本身的价值和成交价严重不符。

    金子卖出金子的价格一点都不奇怪,然而一块破砖头却要人当成银子甚至金子来买,这就令人费解了。

    “路州散人是礼部尚书顾三元的趣÷阁名,那人若是礼部官员,或者将来准备去礼部谋差,自然舍得掏银子。”

    有知道内情的人,朝身周的同伴小声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喜欢听些趣闻的人,在人群中来回走动,哪里有热闹就立即蹭过去偷听。

    随着一幅幅书画作品的竞拍,越来越多的消息被人爆了出来。

    比如那副卖出千两高价的书帖,背后的作者是兵部尚书陆梧州。

    那副画了雪山行旅图的作者,是礼部尚书左念祖。

    那副亦书亦画的鹤唳图,是刑部侍郎古荣。

    甚至其中还有皇室中人的作品!

    比如有位趣÷阁名为落辰的作者,其实是当今陛下的胞弟楚王爷的小女儿——颜柔郡主的作品……

    只是后来不知为何,她竟将几个竞价的富家公子给打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这件事让她的身份漏了陷,恐怕大家还以为又是哪位朝中重臣的作品。

    最后还未展出的是一代书法大家——叶家家主的作品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幅作品撑着,估计湖畔看热闹的众人早就跑了。

    大兴城刚刚入秋,中午时分依旧闷热。

    颜柔郡主坐在轿子内擦了擦脸上细细的汗水,今天她没有穿男装,不便抛头露面只好憋在了轿子里。

    不是她来不及准备,而是另有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今天的任务,就是私下和洛川宋家的那位公子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看相貌似乎还不错……

    “这些人迟迟没有出手,看来多半是等着那位叶家主人的书作。”

    颜柔隔着薄薄的纱帘,朝旁边的一座小轿小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竞争者多……自然是价钱很高的意思。

    端正坐在绿色小轿中,未来的宋家主人宋明岳,摸了摸怀里厚厚的银票立即放下心来,颀长的脖子一扭,微笑道:“请郡主安心,在下一定击败群雄为郡主购来书帖。”

    “宋公子其志非小,勇气可嘉,”颜柔看了一眼远处躺在地上的富家公子,说了句一语双关的俏皮话。

    “能得郡主夸赞,在下敢不尽力?”宋明岳透过那层薄薄的丝纱看着轿内女子的侧脸,慨然应道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章节目录

免费玄幻小说推荐: 刚成鸿蒙至尊,就被榜单曝光了! 慕槿花开时 龙脉天师 拥有异能的我不想成为人下人 震惊!开局成为无敌王爷 嚣张萌宝:爹地,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,专杀气运之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