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【零一小说wWw.db229.Com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听到宋明岳的话,粉纱小轿中的女子鼓了鼓嘴,继续和身旁的杏儿丫头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小蛮姑娘和陈子凌返回大兴城后,便被礼部官员恭敬地请去了神庙。

    来人理由说的很充分,“陛下敬奉神庙,一念大师远道而来,理应被魏国奉为上宾,路途收下的关门弟子更是我魏国臣民的骄傲,礼部怎可轻慢?”

    一脸拘谨的杏儿丫头,很快就将小蛮姑娘如何遇到一念的趣事,细细说给了身边的颜柔郡主。

    颜柔郡主以手扇风的动作一停,看着杏儿丫头惊“欧”了一声,“你是说当初小蛮是不得已才答应的一念,后来却是一念死缠着你家小姐,非要收她作徒弟?”

    “嗯,嗯,可不是嘛,”杏儿头上的双丫髻上下晃了晃,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,这有什么不好的?一念可舍不得让他这位女弟子吃苦受罪,在神庙好吃好喝,还有人专门侍候,我还羡慕她呢~”

    颜柔郡主将自己和小蛮姑娘两相对比之后,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连连叹息,不过数息时间失落的情绪,就从她的脸上消失的无影无踪,转口道:

    “这两天我怎么没见她去花园玩?那些苦修士听到我的问话也支支吾吾的,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。”

    神庙与楚王府只隔了一堵墙的距离,当初为了进出方便,楚王特意命人在后花园开了一扇门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小蛮姑娘闲来无事常去后花园赏花,她与颜柔郡主便是因此结识。

    杏儿丫头听她问到这个敏感问题,低头搅着自己的手指,小嘴闭得极紧。

    颜柔郡主见她成了哑巴,心中更加好奇,一双大眼睛施威般看着她,一连问了数次。

    杏儿丫头眼神不停闪躲,实在禁受不住对方的眼神,可怜巴巴地看着颜柔郡主,道:“我告诉您,您可不要向外说出去呀!”

    颜柔郡主拍了拍自己胸脯,鼓励地看着她,“放心!我这人你还不了解吗?靠谱!”

    杏儿丫头见对方如此义气,很有几分巾帼英雄的气势心中稍安,附耳对她小声嘀咕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生了?她没怀孕哪来的孩子?”

    颜柔郡主如同白日见鬼般看着杏儿丫头,忍不住道:“难道是因为小蛮姑娘身子瘦了些,不显怀?”

    她真的很惆怅啊!

    那位小蛮姑娘怎么如此异于常人?

    通音律声音甜美也就罢了,修行天赋高这是天生的没办法,怎么同是女人,她生孩子也这么快?

    这难道就叫,不鸣则已一鸣惊人?

    真是个怪才呢……

    杏儿丫头涨红了脸,野了摇头,忙纠正道:“不是生孩子,反正就是变厉害,武功很高的意思,”

    “那叫突破!哎——,你吓我一跳!”颜柔郡顺了一口气,揉了揉自己的小心脏,嗔怒地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对,突破,突破!”杏儿丫头伸了伸舌头,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铺床叠被、端茶递水、擦拭琴弦之类的俗事,那懂得这些修行上的用词?

    在她看来什么破啊破的,不是不好的意思吗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湖畔上吵吵嚷嚷,声音显的很是嘈杂。

    那些原本坐在轿子内的贵人们,竞价到关键时刻,终于安奈不住亲身上阵了。

    为了竞买到看中的书画,增添几分机缘,也顾不得什么交情脸面的问题,相互之间冷嘲热讽之语不绝于口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们说的比较文雅、含蓄,什么‘资质愚鲁,徒费钱财’;‘缘分已定,莫惹事端’之类的话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直接吹胡子瞪眼睛,一跳三尺高,朝对方高呼什么“长者在此,不得造次”。

    也不知他们脑子是怎么长的,怎么一句简单的话,竟被他们说出了这么多弯弯绕?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听的云山雾罩、一脸迷糊,完全猜测不出他们的真实身份,只是看个热闹罢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后,台上的二十一副书画,终于被人一一买走。

    购到心仪书画者自然欢喜异常,没有买到的人一脸垂头丧气,也不知是他们没带够银子,还是被真的被对方的气势唬到了。

    竞拍一结束,几十顶花花绿绿的轿子立即匆匆离开此间。

    围观众人看着混入远处人群中的轿子,哑然无语。

    风拂柳枝,人在树下,鸟在树梢。

    晴空无云,湖畔寂寂。

    “当”的一声轻响从画舫中传出,原本静止的众人突然‘活’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位身穿紫衣的半老徐娘,站在近前的平台上,朝众人福了一礼,落落大方道:

    “钱小小再次谢过诸位捧场,今儿已募集到了五万三千两银子。

    两万流民入秋后的口粮算是够了,只是入冬的吃食和御寒棉服尚有不足。

    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幅书作,依老婆子的眼光来看,这副作品便是要价百万也毫不足贵,现在只一万两起价,也不知这份大便宜能被谁捡了去。”

    妇人一脸可惜,无声一叹,说着还拿手绢沾了沾自己的眼角。

    湖畔上的众人一听她这话立即炸了锅。

    “一万两还说便宜!”

    “价值百万两?这可真能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是半老徐娘,余韵犹存的钱小小听到众人的话,娇笑一声朝后挥了挥手绢。

    六位模样清秀的歌姬,纤细的手指轻拈着字纸的边角,一张三尺长的书作在众人面前缓缓展开。

    看着前方飘若浮云,矫若惊龙的字迹,众人忍不住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那些只带了五千余两银子的竞拍者,一脸沮丧暗暗摇头。

    这次叶家家主竟然写了这么多字!

    不是被对方的字数吓到了,那些带足了银票的竞拍者,看着白色字纸上的内容,脸上激动地显出一层隐隐的红来。

    “值这个价!值!”

    一名身穿锦衣瘦骨嶙峋的老头,将头顶的帽子一下子扔到了空中,立即从怀中掏出一沓银票,张开缺了门牙的嘴巴,高声道:“都不要和我抢!一万两千两我要了!”

    还没等他爬到画舫的平台上,就被后面两位一脸富贵的老者给拖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说不竞价了吗?往常是往常,今天不行!”

    “这幅作品我得带到棺材里去!”

    二人你一言我一语,开始争执了起来。

    站在轿子旁的索元礼,看着前方争执的崖山三老心中一惊,这要是跌了跤摔出个好歹,可如何是好!

    索元礼忙朝轿子中的宋明岳解释一句,艰难推开人群挪到前方,伸手就要扯开相互争执的三人,恰看到呆立一旁无动于衷的庄墨韩,心中腾地生出一股怒火。

    “庄墨韩!你身为弟子,怎能眼睁睁看着三位教谕如此争执!”

    庄墨韩听到对方的指责声,一脸无奈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“拦不得啊!拦不得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拦不得!”索元礼被对方气得怒极而笑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索元礼如何劝阻,三人始终争执不下,谁也不肯退让。

    竞价的众人看着意图登上画舫的三位老者也不敢阻拦,只顾在岸边不停竞价。

    索元礼看着如此失态的崖山三老却始终束手无策,抬头看了看台上的那副书作,立即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庄墨韩扭头看了看神态木然若泥雕木塑的索元礼,无奈一叹。

    稳坐轿中的宋明岳一脸淡定,他并不着急出价,等到无人竞价时他才会突然杀出,一举夺魁。

    只是这幅作品竞价时间似乎稍长了些……

    躲在轿子中的颜柔郡主,透过布帘的缝隙看着前方乱作一团的众人,皱了皱鼻子,“这家伙写的什么东西,卖的这么贵!”

    如果将来她真的下嫁到了洛川宋家,今天叶家痛宰的可不就是她的银子吗?

    想到这三万两足够装好几箱的银子,颜柔郡主心中一阵肉疼。

    “你去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擦了擦额角的汗水,立即朝轿外的老管事吩咐一句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老管事才回来,出奇的是直到此刻,那张书作竟还在被人争抢!

    听到外面五万两的天价,颜柔心绪有些不宁,朝老管事招了招手,急切道:“写的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老管事听到她的话,立即从恍惚中醒过神来,将自己能记下的字句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……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……窈兮冥兮,其中有精,其精甚真,其中有信……”

    颜柔郡主听着老管事的声音,睁大了眼睛,待他讲完后,激动地一拍自己的大腿,朝前方爽快道:“八万两就八万两,本郡主要了!”

    待这句话出口她便立即后悔了起来,她可没有八万两,恐怕现在就是把王府抄了,也搜刮不出这多银子。

    前方还在七万五千两的价格争执的众人,一听她这话大眼睁小眼讪讪住了嘴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看向粉色小轿,估摸着这幅书作应该会被她买走。

    “交钱!”颜柔朝宋明岳轻声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宋明岳心有余悸地擦了擦额角的冷汗,将怀里厚厚一沓银票,交给了轿子外面的护卫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朝画舫走去的一众虎背熊腰的护卫们,暗暗咋舌,不知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,竟有这么大的手趣÷阁。

    还未等一众侍卫们护送着银票穿过人群,坐在马车内的一人突然开了口,“且慢,在下出十万两!”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章节目录

免费玄幻小说推荐: 龙脉天师 拥有异能的我不想成为人下人 震惊!开局成为无敌王爷 嚣张萌宝:爹地,投降吧 御兽进化之我有随身空间 科技修仙法力无边 突然来到异界大陆 立地成圣,专杀气运之子 修真:从娶漂亮师妹开始 乖,叫皇叔